金鋼蝴蝶

by 林小混

以前,離學校不遠處,就有直達陽明山的巴士站,遠遠望去,候車處盡是一片灰白髮,因此陽明山總被我歸類為老年人才去的地方;年輕時再怎麼往高山海邊跑,陽明山永遠不會是我的目的地。

海芋裡的小青蛙。林小混提供
海芋裡的小青蛙。林小混提供

今年(2014)卻是我的「陽明山年」,幾乎每週都來此報到,還接連去了海芋季、蝴蝶季與繡球花季。

在大屯山蜿蜒而上的陡坡車道、夢幻湖通往教育廣播電臺的山路,我重新認識蝴蝶。

小時候,我們總說「毛毛蟲長大變蝴蝶」,但其實,蝶的幼蟲就叫「蝶的幼蟲」,長大後結了蛹,羽化變為蝴蝶;在野外欄杆、椅子上常見有剌、有毛的多是「毛毛蟲」,吐絲結繭後,會變成蛾喔!

不經意看到掛懸在樹葉上的蛹,想像20多天前,牠還只是剛從卵殼孵化出來、米粒般大的幼蟲,為了填飽無底洞般的胃,每天狂吃、拼命長大,一邊努力練習讓多雙腳同時前進後退,而不會絆到自己。

棲息在野當歸上的紅邊黃小灰蝶,轉回正面的牠看來鬥志十足。林小混提供
棲息在野當歸上的紅邊黃小灰蝶,轉回正面的牠看來鬥志十足。林小混提供

然後,身體的DNA告訴牠,是時候要安定下來了!把握一兩天的時間「拉肚子」,將體內的廢物排除乾淨,挑個安全又隱密的地段,吐絲,再吐絲,這是牠僅有的建材,生命中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座「絲質套房」開工囉!

看似休眠的蝶蛹,其實裡頭正默默進行一場乾坤大挪移,不只改頭換面,連組織器官、習性及食物全部大改造,咀嚼的嘴巴不見了!腳變超細!7~10天後 「復出」,牠將改以長長的吸管覓食,並擁有輕盈的翅膀;這樣的整型實在徹底,「完全變態」的歷程簡直比變形金鋼更精采,封牠為「金鋼蝴蝶」應該不為過吧?

蝶兒的變態過程,總讓我想起美人魚用聲音換來雙腳的故事,美麗的同時卻也必須承擔代價。試想女人從懷孕到生產,子宮撐大又縮回,五臟六腑移位,都覺得元氣大傷了,蛹期的牠分解時會痛嗎?承襲自老祖先的生理時鐘,是否被如今太熱、太乾或太濕的異常氣候干擾?即使順利脫殼而出,新生的蝶仍沒得做坐月子,休息一兩個小時就要自立自強,真是太了不起了!

仰著頭、弓起身子,剛「出闈」的蝶或許有點害怕,但不退縮;挺起胸,耐心等待熱切的體液充滿,好讓翅膀伸展。薄翼向日光取暖,與身體達成共識,一、二、三,乘著氣流,唰~~順勢扶搖而上,飛起來了!

雲淡風輕,現在的牠不只擁有大地,還多了一片廣闊的天空。

光著腳丫在擎天崗大草原做瑜珈,天地合補!林小混提供
光著腳丫在擎天崗大草原做瑜珈,天地合補!林小混提供

回想國小時,為了完成暑假作業,帶著塑膠桶,就到菜園徒手撲蝶。灰白的粉蝶飛行速度不快,很快就有所斬獲,動作粗魯又毫無要領的我們,一時興起,竟還比賽起誰捉的數量最多。短短幾小時,我們的手指沾滿了蝶翼上的麟粉,桶裡的蝶兒也早被震得七葷八素、奄奄一息,即使放行,受損的翅膀,怕是再無法飛行或因飛行不平衡,只能在地上爬行而致餓死了。

現在應該沒有如此殘忍的作業了吧?能看到彩蝶翩翩飛舞,是值得珍惜、賀彩的,這表示「金鋼蝴蝶」不僅安然度過幼蟲階段,羽化時未被自己的殼卡住、未遭逢敵人、未被無知的小孩作弄……,每個環節的成功,才能造就飛翔那美妙的一刻!無怪乎「展翅高飛」會成為喻意深長的祝福!

今夏的迷蝶,讓我對動植物學家或素人專家,之於物種研究的那份執念、情感,有了一丁點兒的明白,當聽到一路跟著我訪蝶、尋蝶的孩子,即使大字不認得一個,也能脫口而出:「媽媽你看,紅邊黃小灰蝶。」那小心翼翼的眼神、深怕驚擾牠的輕聲細語,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未來好有希望!

瀏覽更多小混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