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盡鉛華聽命神旨

by 蘇金衛口述、蘇福男撰文

蘇金衛(26年次)
紫微殿住持
訪談日期:2014.04.25

我興建紫微殿,又來當廟公(住持),完全是身不由己、不得已的事。

紫微殿住持蘇金衛。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
紫微殿住持蘇金衛。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

我是路竹大社人(大社蘇),出身大家族,宗親多達上百人,我父親蘇文禎是醫生,在路竹開設育生診所,當過公醫(法醫),他娶了4個老婆,所以我有21個兄弟姊妹,以前家裡吃飯要敲鐘。

身為住持仍參加教會活動

小時候我很喜歡唱歌,8、9歲就到路竹長老教會唱聖歌,後來入教,結婚後、20多歲受洗,雖然現在擔任紫微殿住持,但每年聖誕節我還是會去參加教會平安夜活動,關於這一點,三官大帝一點也不介意,我覺得甚麼宗教都好,不要排斥,宗教很多事情都是人在自我設限,我在教會也有感應,但細節不便明說。

我是一般高中畢業,25歲結婚,婚前在高醫寄生蟲科上班,我先生是醫生,大我10歲,以前在屏東開業行醫(施外科),由於醫院工作太忙碌,疏於身體照顧,35歲那年我罹患嚴重腎臟病,血尿、腎臟一直萎縮,我自認死劫難逃,因此深感絕望。

重病時三官大帝指示蓋廟

有一天半夜2點多,三官大帝突然來找我,祂叫我信女,說「妳這世天命是要來蓋紫微殿的」,我是基督教友當然不相信,兩週後大姊叫我去台北找一位吳榕青老先生,結果吳老先生講的內容,就如同三官大帝給我的指示,我半信半疑答應後,就印善書送給人家看,說也奇怪,在完全沒有藥物治療下,我的病果然就逐漸好起來,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事!

我先生有3個醫學博士,2個兒子也都是醫生,2個媳婦分別是護理長和醫生,女兒在美國是律師,原先他/她們也都不相信,但我確實是活過來了,而且我在半夜就能看到素未謀面兒子的女朋友,兒子聽我描述後大吃一驚,從此他們都很怕我,也很虔誠在膜拜。

在這之前,我完全不認識三官大帝,我只知道觀世音菩薩和媽祖,我不知道為什麼神明會選我來蓋廟,還當廟公,到目前為止,我每天半夜2點半必定會醒來,通常三官大帝都在這個時刻教導我。

坦白說,原來我是個愛唱歌、跳舞、打麻將的人,我和一群商業鉅子的太太結為七姊八妹,天天在一起玩樂,三官大帝要我蓋廟,我原先抱著敷衍應付心態,但在玩樂之餘,心中老是莫名惦記著建廟的事,所以後來就向三官大帝擲筊請示。

作息像當兵  下班最高興

剛開始光是廟名就折騰了我好久,我跪拜擲筊請示三官大帝:是要蓋一間「紫微堂」、「紫微宮」還是「紫微府」?搞了2個多小時都擲沒筊,最後「紫微殿」才連允12筊杯,老實說我只是想要應付而已,沒錢蓋廟,我就探問三官大帝:我捐地,請祂幫我賣地,結果祂連允3聖筊,我祈求不要讓我臨老還借錢來蓋廟,祂又再允1聖筊,當晚並讓我看紫微殿的建築樣貌,所以不管廟名或廟貌,一切都是三官大帝的主意。

我68歲決定興建紫微殿,投入畢生積蓄,由於過程相當順利,2年就蓋好,當時有4塊地可供選擇,最後是三官大帝指定這裡,廟地佔地1甲多,除晉禾企業蔡永裕董事長捐地1600坪外,其餘廟地都是我捐獻的,因為不懂蓋廟,所以當時多花了很多錢。


(高雄市阿蓮區婦女口述歷史~蘇金衛。大崗山人文協會製作)

蓋好廟,我以為從此功德圓滿,又可以恢復自由身、與七姊八妹們過著貴婦生活,沒想到廟落成後,我還要當廟公看顧這間廟!如果早知道這樣,廟我就慢慢蓋,當時我哭著抱怨、抗議,當晚三官大帝又來找我,對我曉以大義說:「蓋廟、當廟公消了妳多少業障,妳知道嗎?」我這才釋懷。但11年來我都被綁在這裡跑不開,全年無休,每天都要從高雄市區來這裡上班,曾經想偷懶不來或請人暫代,但當天整個人就覺得渾身不對勁,最後還是乖乖地來,這種痛苦無人知影!

每天一到下午4點多,我就開心不已,就像小學生一到週六、日不必上學般的高興,「我的作息就像在當兵」,每天早上5點高雄圓山飯店晨泳後,就趕來開門顧廟,下午5點一到就迫不及待下班回家,過年除夕我想休息一下,但朝拜人潮一波接一波,很多人都要來找我,對我來說「這是很淒慘的事」,我歡迎大家來拜拜,但不要來找我,因為是三官大帝厲害,不是我厲害。

紫微殿開廟至今,固定每個月4日舉辦捐血活動,捐1袋250CC鮮血、廟方就贈送1包4公斤白米,捐血活動是三官大帝叫我做的,祂說這活動有三層功德:一是生病的人來捐血,會發現疾病;二是捐血給人也是功德;三捐米也是功德一件,我不是貪圖功德才做這件事,而是憑良心在做,過去白米都是我捐獻,這2年才由蔡董捐助。

當住持孤獨卻無煩惱

我們的信徒外來客較多,高雄、台南都有,廟落成時,我開始煩惱要如何幫人相命,三官大帝叫我不必煩惱,我只要坐在那裏就好,三官自然就會引領我相命,我脫口而出的話語都不是我講的,相命會洩漏天機,所以後來我改為信眾靈療,信眾有病、有厄運,我手一按就會出來,也是三官大帝借我的手來做,符仔我也研究得很深入,符仔的有效期是3個月,當時學符時,老師要我發願:「是要得孤、還是要得獨?」原來學符仔的人,不是落得孤獨就是貧窮的下場,我說這兩樣我最怕、都不要,結果我得到孤獨,因為每天要離家來顧廟。

蓋廟、幫信眾相命、靈療,我都不跟人家拿錢,因為拿錢要替人消災,通常我都是農曆7月14日代三官大帝靈療,前一晚我要上三官真經充實能量,平時早晚也要上三官真經,一般人上經要花半小時,我6分鐘就可搞定,來紫微殿最大的好處,就是永遠不會煩惱,我對未來沒有打算,只能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

(感謝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轉載自《宗教‧信仰 阮的一生──2014高雄市阿蓮區婦女口述歷史專輯(叁)》)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