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通的路,還是走下去

by 平順口述、徐緩採訪撰文

小時候我家有傭人,幫忙照顧我們小孩,他領薪水時會買東西給我們,我要求他買男性化的衣服給我。那時候社會觀念保守,喜歡女生不敢表達,只用暗戀的方式。

Trail. Photo by Chakoteya
Trail. Photo by Chakoteya

稍大之後,我到圖書館找書看,像心理學的書,看它怎麼說?有一個說法是父母將女兒當男生養,長大後女兒是同性戀,這只講到T,至於說到婆,有的說天生的,有的講不出理由。T看起來很明顯,是天生的,這就跟人的興趣一樣,喜歡刀槍之類的玩具,很難改變。我覺得我有天生的因子。

知道這條路走不通,我不敢走

我知道這條路走不通,我不敢走,自己做過嘗試,也有人幫我介紹男朋友。喜歡男生只有一點點,舉個例子,假如很帥的男影星追我的話,只限於純欣賞而已,不會想對他產生愛情。

我一直在探索自己,不喜歡和男人聊,圈內看到的是T多,太男性化的T硬梆梆的很無趣,我不喜歡,雖然我外表打扮比較男生樣,比較喜歡當男生,但是百分之百的女生個性,喜歡和婆在一起,和非剛硬的T可以合得來,太剛硬的就不喜歡。

我在那段11年的同事戀愛中,媽媽的朋友曾提醒她,說我常外住,要注意一下,一般朋友不會那麼常不在家啊!還有問我怎麼不交男朋友?我有交啊!只是人家沒追我,有個男生相親完後打電話來,我那伴就坐在我隔壁,她在聽,我只能小聲偷講;她的男朋友打電話來,她都講得很高興,沒在意我。

我沒喜歡上男生,不敢說我是忠實的(她同時交男朋友),我有參加婚姻社,真的想嘗試婚姻,不敢走這條同志的路。我想我媽有在懷疑,我就是沒男人緣,長得也沒有姊姊們好看。我爸沒懷疑,我無意中聽過爸爸和大姊講電話:「……男女沒關係,只要有個伴就好,怕進了圈子,碰到壞人……結婚的話,如果碰到壞男人,不幸福,離婚,又有小孩的話……更倒霉。」爸爸應該是知道的,只是沒說。

十一年的戀情

以前的公司同事有幾十人,我完全是女性打扮。後來人數慢慢縮減,我和一位同事戀愛在一起十一年,有人知道,但沒說。公司縮編到最後只剩下三位同事,有一天那位比較新來的同事說她知道我和某某在一起,那應該是較資深的同事告訴她的,既然同事都知道了,我就將頭髮剪短,做比較中性的打扮。

我是她的第一個戀情。我們在一起幾年後,她家人知道,逼她辭職,另外找工作,就是要拆散我們,我們還是繼續在一起。後面幾年她同時和男生來往,我很痛苦,這句「妳跟著我」不敢跟她說,她曾說過:「那我就永遠待在黑暗裏。」執著的人比較苦,我想花一點,不一定要劈腿,但不會這麼做,舊人還在的話,不會去找新的人。

談戀情重感覺

我比較吸引年輕的婆,對年輕的她們也不排斥,不過自己對她們比較沒Fu,覺得比較沒味道,相處下去會有問題。有的T會覺得雙性戀的女生不保險,可能去跟男人結婚,我覺得雙性戀不是重點,她可能去找別的T。我覺得異性戀的交往比較看條件,同性戀的話,感覺放在較前面(緩提醒我,異性戀可能會結婚,結婚就不光只考慮感覺而已,也是)。

很多T會說,婆都愛錢(她們都碰到愛錢的婆),我是比較喜歡感覺。有的T跟婆會騎驢找馬,我覺得這樣很不道德。

我追人時,不會那麼直接,會先暗戀,再觀察她喜不喜歡我?在她的行為、神情上觀察她有沒有喜歡我?如果沒有的話,我也不會表達。

我曾在某個網站上認識了一位跨性別者,她(他)要跟我在一起,我無法愛上一個跨性別者,因此我回拒了。後來又陸續認識了跨性別者(都是男跨女),讓我瞭解到人類是多元化的,跨性別人數只是又大大少於同性戀人數,也沒甚麼奇怪的,人們該要有寬廣的思維,更該多點耐心,傾聽異己人的心理狀況,多點愛心、耐心去替別人想。

接受宗教信仰 進入女同圈

我因為身為同性戀及家人破壞我的感情很困擾,求助於一位老師,跟他說完後,他告訴我,妳電腦打開,鍵入「同性交友」,就找到同伴了,從此有了宗教信仰,和進入女同志圈子。我和那位11年的女友分手心很痛,不明白我家人什麼都有了,有婚姻、配偶和孩子,我只有那麼一點躲在暗處的愛情,她為什麼要破壞我的?

我進入女同圈之後,跟每個姊姊說,沒跟哥哥說。爸爸常打小孩,他不在家時,哥哥作威作福,總是打最小的我,我跟他很疏遠,我曾以為我是女同志是我爸和哥造成的,他們讓我討厭男人,只是有一天突然想到,那我為什麼不當婆的角色呢?所以同志是天生的啦!

十多年前進圈子後,衣著打扮等更是依自己的意思,不過去佛堂時會稍微留意一下。

短暫做生意 和爸爸同住

後來那家公司關門,我換了幾家公司,都合不來,改行做外場、送貨等,也不適合,因為我辦聚會,認識的人多,就做生意開店,都是拉子客人,我沒認識男人,異女朋友也很少(都是拉子朋友帶來的)。

生意做沒多久,沒賺多少,也損健康,就不做了。現在領勞保退休金,一個月有一萬多元,我買的房子這幾年的房租收入大於貸款金額,還有一點收入。我原和爸爸同住,這房子是爸爸買的,用我和沒結婚的姊姊的名字,不過有需要的人都可以住,那姊姊偶而回來,要住一個房間,爸爸不久前過世,她說之後就不會常回來了。爸爸辛苦養我們,還為我們考慮週到,也買了一間房給哥哥,沒讓我們費什麼事,真的很感激他。

爸爸長壽,他自己出錢請外勞照顧,也沒什麼病痛,就是老化,生活費也是他出的,我去買菜,陪他去醫院看病。

希望有個伴,沒放棄希望

我現60歲,獨居,目前的生活是每週去佛堂2次,有朋友常找我吃喝玩樂,有些人邀的我不想去,但還是去了。晚上會去公園快走,吊吊單槓,也沒能吊多久。我個性獨立,不一定非要朋友陪不可,可以自己在電腦前坐很久。不喜歡在外面跑,會暈車,平常騎摩托車,只到摩托車能到的範圍。

現在沒伴,我還是希望有伴,沒放棄希望,如果2個人身體還好的話,分開住比較好;若有些情況要跟我住的話,這些收入2個人用會比較辛苦。將來老了,身體不好時,一起住可以互相照顧,這些都是現在的想法。

我的遺產不會全給另一半,部分用來捐贈,師父說布施比較有福報,來生還是自己的,這也是我目前的想法,真的碰到伴了,會不會這麼做也不知道。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