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伴單身樂逍遙

by BJ4

我和男友是羽球隊的球友,他是我的前女友的女友的大學學長,當初他是因為女友年紀比他大,婚事遭母親反對告吹,心情沮喪,前女友才找他來打球,散心兼運動。我們參加羽球隊打了好幾個月的球,彼此都沒有留下什麼太深的印象,我只記得他的球技很爛,因此不太有人喜歡和他搭檔或同時上場,因為二個小時下來打不了幾球。

A Couple Walking with Shadows.Photo by Nick Page
A Couple Walking with Shadows.Photo by Nick Page

不過,我倒是常在沒有人要上場時,自告奮勇和他搭檔,或許是因為這種善意,為兩人的友誼搭起了橋梁,後來進一步聊天,發現兩人有許多共同興趣,才開始交往。因為兩人的關係比較像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因此在交往的過程中也不隱瞞過往的情史,甚至予以分析評論,提供另一種視角的觀察,做為互相學習的材料。

他是個專情的人,不過和前兩任女友的關係都無疾而終,前前女友交往了十二年,卻因為在論及婚嫁時,眼球突然有些凸起,讓他母親懷疑女方的健康狀態而反對;前女友則因為年紀比他大遭到母親反對,最後兩段關係都告吹。因此在我們一開始交往之初,就知道這是一個不太可能走向婚姻的關係。

除此之外,他的姐姐因為考司法官不利而轉考公務員高考,過著宛如苦讀寒士的生活;他哥哥本來在金融界工作,卻因為不適應職場生態而離職,又因為遇到金融風暴而失業至今。因為兩人都是已屆中年的人,談感情若要有進一步的生涯規畫,不但有時間上的急迫性,也有很多實際的問題要考量;因此在雙方互有好感之初,他甚至還勸我最好認真考慮是否要和他交往,一來兩人結婚的可能性不大,二來若他的兄姐持續失業,他的經濟負擔會很沈重。

剛好我因為父母的婚姻關係不佳,所以也不想進入婚姻;至於他兄姐的經濟困境,再怎麼樣也輪不到我來負擔,所以他擔憂的問題對我來說並不存在;而他歷經兩次結婚受阻,對婚姻的憧憬也灰飛煙滅了,於是我們就在不以結婚為前提的情況下交往;雖然這種不婚的關係有其現實上的限制,但也符合我們的主觀意願,所以兩人實行起來如魚得水,在相處上也相對輕鬆愉快,因為我們不用面對對方的家庭與家族,及相應而來的社會角色及責任。

兩人如今交往快兩年,不但沒結婚,也沒有同居,晚上不留宿,過年則各自待在自己家;我尚未見過對方的父母,他則因為常來我家並和母親很聊得來,感覺上比我和她更像一家人。少了社會對關係約定俗成的婚姻框架,經濟設定,人與人的關係較能建立在價值觀與個性是否真正契合之上;而且彼此沒有強迫性的責任與義務,能給予對方更多自由與尊重,而非要求與限制;對對方付出也是發自內心,不求回報。讓關係回歸感情的本質,就是維繫關係的祕訣。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Doris

    非常喜歡這篇作者的想法。
    或許因為年紀邁入3字頭,今年過年特別多長輩以關心之名對我行逼婚之實。但到了這個年紀,我怎麼會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以前都是打混過去,現在開始試著跟長輩們解釋我的想法:結婚不是必須,只想要有一個伴可以互相陪伴分享生活,想在一起的時候在一起,又可以保有自己的空間時間,更不需要面對各自家庭中的負擔。
    或許,會有人覺得這樣太自私,但人生嘛,快樂自在最重要。

  • Bj4

    傳統的婚姻制度就像古代的纏小腳一樣,已經自由發展成天足的女性拒絕再穿,也穿不下;不願接受婚姻的束縛,又想擁有穩固的情感關係及生活空間上的自由,或許有伴不婚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