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生子的反骨女人

by 蕭華口述、莊蕙綺採訪撰文

女人,一定要結婚才能生子?當女人所建構的家庭藍圖裡頭只有自己和孩子,如何能成真?

蕭華與兩個兒子合照。蕭華提供
蕭華與兩個兒子合照。蕭華提供

現年五十歲的蕭華,育有二子,大兒子出生於民國七○年代民風保守的社會,當時蕭華承受了許多責難和歧視,相隔十年後,她依舊執意不婚生下小兒子,由於蕭華的家人看著十年來她所經歷的風雨,也理解了她有獨立生活、照養小孩的能力,轉而支持她的決定,讓蕭華走出「與一般女人不同」的路。

我跟一般女人不同

從國中開始,蕭華的家庭藍圖就是只有她跟小孩,沒有先生。要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蕭華說這是雞生蛋或蛋生雞的問題,究竟是因為先有一個原因才不想有婚姻,亦或她就是天生反骨,不願落入傳統對女人的桎梏,答案她也說不上來。蕭華很不喜歡做「女人的工作」,或許是從小就看著媽媽總是得伺候爸爸,覺得女人幹嘛要這樣,心中有很多疑惑,尤其是小時候外婆和媽媽,都會說:「弟弟他們不用洗衣服、不用洗碗、不用學煮菜,理由很簡單,因為你是女人,你要嫁人啊!你不學嗎?」因此蕭華從小就痛恨那些話,養成到現在都不願意做家事,也可能因為從小聽著媽媽那些話,她就更反叛,更不要做。說著自己或許是天生反骨的蕭華,對於外婆及媽媽講的每句女人應當如何如何的話語,總是有著抗拒、拒絕的感受。尤其蕭華對「嫁人」這個字眼很排斥,總想著「為什麼我要嫁人?難道我不可以就不嫁人嗎」?因此當母親對她說,「女人就是要嫁人」,她便回道:「我跟一般女人不同!」。

民風保守的七○年代,非婚生子備受歧視

蕭華二十三歲跟一名男性伴侶交往,特意不避孕而懷了小孩,雖然當時伴侶對她非常好,照顧了她懷孕八個月的生活起居,但是蕭華不想結婚,因此在預產期前離開孩子的爸爸,偷偷去阿姨家待產,然而阿姨卻在她生產後通知家人,她被逼迫一定要結婚,否則家人就要將孩子送走,讓她一輩子都找不到。家人覺得她非婚生子很丟家族的臉,當時媽媽給了她兩個選擇,一個是結婚嫁人,一個是跟家族所有人斷絕往來,因此蕭華只好答應結婚。家人當時甚至不管她跟誰結婚,只要有個已經結婚的名義就好,蕭華本想找一個陌生人來辦假結婚,婚後再給他一筆錢請他離婚,但又想想若一個男人願意收錢假結婚,他也可能反悔不願離婚、不會善待她們母子,因此蕭華還是打電話給孩子的爸爸,跟他協議先寫好離婚協議書後結婚,弭平家庭風暴。

商討結婚的過程,因論及嫁妝、結婚各大小事務,導致雙方家庭不甚愉快,男方的家人認為,反正孩子都生了,你不嫁也不行,而想壓低聘金。但是蕭華家中因為經濟上需要協助,她每個月都會拿錢回家給父母,提供經濟上的資助,她希望出嫁後能夠讓家人有一些聘金可以生活無虞;然而男方母親卻說,「就算有那個行情,也沒這個價」,這句話對蕭華和其家人而言,是一個莫大的污辱,婆婆對蕭華的不尊重,更加深了她婚後一定要離婚的念頭。

母子被迫分離十多年才相會

婚後原先同意離婚的先生不肯離了,希望她們母子都能在身邊,離婚約莫是在結婚五、六年後才順利談成。其實在夫家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蕭華就帶著孩子出去開店做生意;身為新手媽媽因為缺乏照顧寶寶的經驗及本身較隨性的個性使然,她自認無法把孩子照顧好,便將大兒子託給保姆帶,婚姻近一年蕭華實在無法忍受婆婆用傳統觀念要求她,便決定將店頂讓,獨自北上工作,等生活安頓好以後要回去帶孩子時,夫家的父母卻找上保母施壓,不讓她將兒子帶走,蕭華說道:「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保母家有個大院子,她連院子的大門都不開,在裡面喊說,不要為難她了……」。

蕭華就這麼跟大兒子分離了十幾年,直到蕭華生了跟大兒子相差十歲的小兒子之後,因小兒子五歲時吵著問,「爸爸在哪裡?想要看爸爸」,讓蕭華不禁想,「那大兒子從來都沒有跟他爸爸說,想找媽媽嗎」?讓她再度興起跟大兒子相認的念頭,進而取得大兒子的E-mail信箱,與他當了一段時間的網友,,在大兒子十五歲時,母子終於再相會。到了後期蕭華跟前夫比較像是朋友關係。

十年後,非婚生子的待遇差很多

蕭華決定再生小兒子,是因為她跟大兒子分離了十年,認為失去大兒子那麼久,卻相認不了,但仍然想要一個孩子,因此有計畫地懷孕生下小兒子。不若當年的無助、被逼婚,蕭華找了一位帥氣的男性伴侶,表明不會跟他結婚,選擇好受孕日期(連孩子的星座也在規劃內),並且跟爸媽說她要再生一個。

這一次,她爸媽不再說「丟家族的臉」這一類的話,媽媽轉而支持她的決定。因為爸媽看她這十年來有能力自主生活,也因他們曾經逼迫她結婚,卻導致她骨肉分離,甚至他們帶著禮物想去看外孫,男方父母也不讓他們相見,讓蕭華的父母懊悔不已。因此,爸媽轉而支持她的決定,還由媽媽陪同她到美國待產。當生完小孩,從美國回來,遇到他人詢問:「妳女兒長那麼漂亮,結婚沒?」媽媽也能大方的說:「我女兒很有能力,不見得要結婚啦!」

學習對孩子平等、自由的教育方式

蕭華生下小兒子後,因為有工作能力、經濟收入漸趨穩定,當小兒子五歲時,吵著要找爸爸,問爸爸在哪裡時,她便以比較平等的方式跟孩子溝通,問孩子為什麼想找爸爸,並且知道了小兒子想知道爸爸長什麼樣子、愛不愛他;而後,在一次的因緣際會下,小兒子如願見到親生父親。直到小兒子國小二、三年級的時候,她便跟小兒子說:「我真的沒有辦法跟一個男人在同個屋簷下,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嘛?你要把我當成爸爸也可以啊!」早熟的小兒子便接受了。蕭華分享道,現在小兒子長大了,也不會覺得沒有爸爸很丟臉,他甚至覺得這樣滿不錯的,因為少個人管他,他看到的不同面向是,他朋友同時有父母關愛,反而是一種壓迫,而他擁有一個觀念開明的媽媽,讓他可以很自由的做自己。

大兒子在十五歲跟蕭華相認後,努力考上北部的公立高中,也和蕭華同住,不同於前夫以嚴厲的方式教養孩子,對於大兒子的生活及學業給予許多尊重,給他許多空間和自由。蕭華學習跟孩子平等的溝通,也任由孩子適性發展,現在大兒子交大碩士畢業在服兵役,小兒子則喜歡玩音樂,兩個兒子都能理解媽媽就是不想結婚,而且非常的愛他們。

不否認自己,單親要勇於尋求支援和資源

從國中開始就決定不婚,生下兩個兒子的蕭華,自認不是生活困苦、需要同時兼顧工作又照顧小孩的單親媽媽,她的工作足以養活自己和孩子,並且勇於尋求協助;無論是找人幫忙帶小孩,或者找免費資源諮詢、上課。她認為單親最怕的就是不懂得怎麼找幫手,有些未婚的單親媽媽不敢求助於人,可能是抱持「我不值得被幫忙」、「我不值得被好好對待」等心情,而陷入生活困境。

蕭華說道:「可能小時候常聽媽媽說,『妳這樣人家怎麼看妳』?我就覺得我幹嘛要在乎別人眼光,我為自己活,不是活給別人看的,所以一直反叛……」她抗拒這些規訓女人的聲音,認為要做不一樣的事,更不要成為眾所期待的那個人,應該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她不會因為非婚生子覺得丟臉,因為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是自己,「這些全部都是我自己,都是我,所以我不會否認任何一個東西」爽朗的蕭華自信地說著。

當志工回饋社會,老後要跟一群女人同住

蕭華現在生活無虞,閒暇時候便在國小、國中擔任志工,也在曾幫助她許多的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當義工,協助單親家庭,並且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希望能夠帶給其他單親家庭一些力量和鼓舞,讓不敢主動找資源的人多一點膽量和嘗試。

至於老後生活,她希望跟一群女人住在一起,讓生活有趣,比如起床就一起唱唱歌,一起去郊遊、照相,彼此互相照顧像是一個大家庭,將會是很幸福的事。

蕭華受訪後,囑咐務必於文中一併提供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資訊,使需要資源的未婚單親媽媽得以獲得所需幫助。

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
地址:108台北市萬華區中華路二段598-1 號7樓之1
電話:(02)2333-1333

(莊蕙綺為婦女新知基金會文宣部副主任)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 Yang Chien-hui

    真希望這故事可以被拍成電影。我好欣賞這位反骨女人的勇氣與決心,如果我被原生家庭這樣不當干涉而導致我的人生斷裂,我一定會耗費很大心力在怨懟他們的無知…然而這位女鬥士卻仍積極走上自己想要的人生道路並且還獲得家人支持,我想這其中的心量與智慧肯定很不簡單!但也許受限於文章篇幅無法在這方面多著墨,看不過癮啦!(敲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