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平等:各黨總統候選人長照政見中的那頭大象

by 覃玉蓉

民進黨在今年(2015)母親節進行民調,調查台灣媽媽們不滿意政府哪些施政,長期照顧名列第二,顯見許多女性非常關心長照這個切身議題。目前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三黨總統候選人都已提出長照政見(註),三份政見方向非常不同,偏偏「對於落實性別平等價值缺乏明確承諾」正是三份天差地別的政見之間少數的共通點。

家庭照顧者以女性為主力,卻未見到三黨總統候選人提出符合性別平等價值的長照政見架構。Photo by chiang
家庭照顧者以女性為主力,卻未見到三黨總統候選人提出符合性別平等價值的長照政見架構。Photo by chiang

主流的長照政策一直以來延續「照顧靠家庭」的現狀,向來避談「促進性別平等」,早已產生「鼓勵女人為難女人」的效果。女性平均餘命高於男性,年長失能女性人數也多於男性,且未來比例會越來越高,真正重視財富重分配、把接受良好照顧當人民權益的長照政策,對高齡女性更顯重要;然而,現行政策仍不承認接受良好照顧是人民權益,反而認為這是個別家庭的責任,偏偏家庭照顧又普遍被視為女人的責任,於是為了維持年長女性的生活品質,女兒、媳婦必須妥協自己的人生;女兒、媳婦要喘息,就得想辦法聘外籍看護,但眾所皆知外籍看護在台灣毫無保障,經常受到嚴重剝削,而在台外籍看護99.2%都是女性。

三位總統候選人中,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顯然完全沒有看到「照顧靠家庭」、「鼓勵女人為難女人」,才是現行長照政策令人不滿的癥結,竟在政見中直言「鼓勵子女奉養父母及三代同堂制度」。事實上,正是1990年代郝柏村當行政院長時期推動的「三代同堂」政策,導致今日長期照顧責任全由個別家庭、女性家屬承擔,國家卻完全沒有能力的困境,宋楚瑜的政見等同拿毒藥醫重病,只會繼續惡化高齡社會中的性別不平等。

國民黨候選人洪秀柱的政見內容,看起來則是跟行政院、衛生福利部這些年談的政策方向差不多,這些看起來四平八穩的主張,細究其實非常空洞。例如「都市偏鄉都有長照服務據點」,但所謂「長照服務據點」到底會保證給民眾什麼樣的服務?完全沒有說明;「提昇照顧管理中心功能」更是政府已經喊了十年以上的政策目標,2016年總統大選前夕,候選人該回答的也許是「照顧管理中心功能到底有什麼問題,該透過哪些具體措施改善」,而不是繼續跳針。至於「推動長照保險,真正確保財源」的主張,也與目前執政的國民黨方向一致,但洪秀柱在提出長照政見時,完全沒有回應婦女團體對目前長照保險版本的質疑。

婦女團體早已批評,在現行執政黨的設計下,長照保險法草案讓衛福部保留龐大行政裁量權,例如可以片面決定哪些服務是長照保險會先給的、哪些是還不會給的,換句話說,只要某項服務做不出來,衛福部就可以直接說長照保險不給付,不管民眾多麼迫切需要這項服務;同時又開了一個可以領現金的選項,好讓大家可以先領點東西回去,避免服務不足、大家排隊排很久、保險無法給付的尷尬狀況。最後長照保險所確保的那筆財源,只是讓民眾領了一點點小錢回去,最終效果依然是「照顧靠家庭」、「鼓勵女人為難女人」,照顧者恐怕還是得面對每天睡眠不足、照顧負擔沈重的身心壓力,性別不平等將持續惡化。

三位候選人當中,只有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在政見中提到「照顧長者不只是家庭的責任,更是政府的責任」,並指出民進黨 「經歷了多年的研討,推出了『托育、長照、婦女就業三合一照顧政策』,來分擔家庭,尤其是家庭中之女性,所負擔的老幼照顧責任」,明確宣示政府應改變「照顧靠家庭」的現狀。

然而,蔡英文的長照政見受到的質疑之一,就是第一年財源只有三百三十億,遠比目前執政的國民黨開出的一千億少許多,民進黨若執政,是否真的能發展出完善的長照服務體系?此外,外籍看護過勞、沒休假問題嚴重,民間團體早已呼籲政府應提供足夠的喘息服務,不該逼失能者與外籍看護弱弱相殘,但蔡英文提出的長照政見,並沒有說明未來長照服務體系,要如何面對眾多女性家庭外籍看護,早已填補國家長照政策多年來不願面對的照顧赤字,卻毫無外援、不受任何保障的現狀;如果家庭照顧大量倚賴血汗外籍看護,政府的長照政策卻對此毫無作為,實在難說政府到底有沒有誠意要分攤照顧長者的責任。

此外,針對長照人力嚴重短缺且勞動條件不佳的問題,蔡英文的政見中,最明確的作法,竟是「將外籍配偶納入長期照顧人力培育計畫,增加長期照顧服務潛在人力資源」,而不是廣納所有失業者、待業年輕人、特別是男性,好打破長久以來照顧的性別化與種族化,平衡照顧領域的權力關係;同時,蔡英文雖然提到將「提昇照顧服務的職業價值與社會地位,保障其勞動條件與人身安全」,卻沒有提到具體該怎麼做,這跟國民黨候選人洪秀柱談的「提昇照顧服務專業形象,運用相關政策措施改善薪資待遇及勞動條件」同樣空洞。這樣一來一往,顯示蔡英文拓展長照人力的作法,毫無性別與種族敏感度,引發婦女新知基金會發表聲明,針對蔡英文的長照政見無視性別正義與種族正義,表達憂慮與失望(見 台灣長照困境不該再靠外勞與外配 請小英正視長照政策中的性別、族群、階級正義)。

其實高齡社會並不可怕,讓人憂慮的是,整個社會制度為了配合人口結構的快速變遷,在急就章的過程中,只為了交出短線成果而犧牲長期改革,放棄堅持某些非常重要的基本價值。然而,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的政見,給了一個安心的答案。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停止訴求,請爭取2016執政的諸位總統候選人,明確提出一個高齡社會的願景:未來年老的我們,能不能生活在一個重視性別平等、階級平等、種族平等的社會?

註:國民黨中常會於10月7日決議,將於10月17日召開臨時全國代表大會決議是否廢止提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因此最後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可能非本文提及之洪秀柱。然由於洪秀柱已於8月25日,以國民黨總統參選人的身分先公布了長照政見,且內容與目前國民黨執政下的政策幾乎相同,因此本文之評析仍以洪秀柱於8月提出之長照政見為主。

(作者為婦女新知基金會政策部主任)

相關網站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