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最好的自己,其實並不需要努力

by 張瀞文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在2016年5月發表的紀錄片中(編註:乘願再來九百年),說了以下的話:「快樂在哪裡可以找到?他不在遠處或是外面的什麼地方,是苦?是樂?只是取決於自己的心。不是說把佛法變成一種信仰與儀式,要運用佛法的方法去解決問題,你要改善你自己的心,要慢慢去了解別人的痛苦。要為未來打算,此生是暫時,未來是無盡的。」

恐懼是自我提昇的障礙。photo credit:unsplash@Azrul Aziz
恐懼是自我提昇的障礙。photo credit:unsplash@Azrul Aziz

放棄扮演做盡好事的壞人角色

作為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如我,了解別人的痛苦,特別是親人的痛苦,常常讓我陷入惡性循環,他們數十年來痛苦的心,未必因為我的瞭解與愛而得到改善,這麼多年了,我終於知道如果不能先理解自己的痛苦與恐懼,這輩子就只能在這齣家庭偶像劇中一直演著優秀的、做盡好事的壞人角色。

在能了解別人的痛苦之前,必須先能理解自己的痛苦。

能成為最好的自己之前,必須先能知道自己為何不太好的原因。

放棄捨己愛人的妄想症,放下身邊熱愛扮演受害者的親人們,生命中的一切才能默默回歸自然的秩序,然後才能成為最好的自己,最好的自己並非努力作為而來,只能回歸,無法創造,如同佛性。

恐懼是自我提昇的障礙

恐懼是痛苦的根源,有些人因為恐懼而訓練自己成為一個依賴者,有些人因為恐懼把自己變成一個被依靠的人,所有的關係都是恐懼而衍生的共生關係。

恐懼是成為最好的自己的動力與障礙。

起初,恐懼是動力,實則恐懼一直都是障礙。

為何想成為最好的自己?其實無法說出任何理由,從小我就是想成就最好的自己。或許是自卑?或許是缺錢?或許只因為我從小就立志要離開三重夜市那條街?

但是所有的或許都是後設假想,難道不能只是因為想成為最好的自己而去成為最好的自己嗎?能的,我能,你也能。

恐懼一開始是動力,我怕一輩子與三重夜市的鄰居與我的父母有相同的人生(這並不表示我看不起社會基層的人民,我只是不要過夜市人生),所以我不斷思考如何可以脫離夜市人生。有錢不一定能脫離,唯有成為知識分子與專業人士才可以跳脫這個圈圈,於是我在極度吵雜混亂窘迫的環境中,努力唸書在聯考中取得高分。

但是全家只有我如此思考,我並沒有得到支持與鼓勵,弟妹們也不跟進。成為異類的我,努力想跳脫那個圈圈時,恐懼不斷質變,罪咎、憐憫、悲傷、生氣……攪拌成一潭沼澤,讓我舉步艱難。

每當我取得成就時,很難得到肯定與榮耀,得到的話語只能是「豬不肥反倒肥了狗(台語諺語)」,我成了連豬狗都不如的東西,只因為我不如市場中賣魚賣雞賣內衣攤販的能幹孩子那般有現時的經濟價值。

無論過去有那些故事,我的恐懼僅僅只是我自己的而已,並沒有人害我恐懼。

當我帶著我的恐懼去理解別人的恐懼時,只有兩種可能會發生,第一種是結為聯盟,大家一起恐懼;另一是幻想自己是救世主去幫助與拯救恐懼的人,以上兩種遊戲我都玩過,現在不玩了。

因為我終於知道,我的恐懼只是我的,他的恐懼只是他的,沒有任何轉帳與借貸的可能性。

洞悉三本恐懼存摺

最近盤點出從小至今,我有三本恐懼存摺,如影隨形跟著我數十年。

第一本是,餓死路邊或是只能在路邊做飢餓乞丐的恐懼。

這個恐懼很荒唐,但是很真確地隱藏在我的意識中,如水底漫遊的蛇,神出鬼沒。最高級的幻想是覺得我會死在街頭無人來收屍。這個恐懼來自小時候媽媽常常對我說,我們家沒錢了,我們要去做乞丐了,我們要去睡路邊了,我們快要沒飯吃了……也與從小我求助時,總是被拒絕或是只能獲得非常不甘願又充滿負面言語的幫助有關,「將無助地死去的恐懼」在成長中不斷加碼儲存,遇到緊要關頭時能癱瘓掉一切智能與理性判斷。在身體上,讓身體自動儲備脂肪,以便在飢餓將死時拯救自己,因為心底一直在鬧飢荒,所以怕自己餓死街頭的恐懼竟然也是瘦不下來的原因之一。

我的第二本恐懼存摺是,老虎永遠在後面要吃我,隨時處於戰鬥與逃跑的亢奮恐懼中,而我並不常常逃跑,而是常常戰鬥。我的原生家庭經驗、學校經驗、就業經驗、婚姻經驗都是原始叢林等級,每天都真實上演fight and flight,如果我選擇flight,老虎依舊緊追不捨,只好轉頭去fight。直到定居麗江,外面才沒有老虎追,但是心裡的幻影老虎依舊,當我停止對外戰鬥,終於有機會看清楚幻影老虎,而知道我可以不再恐懼。

第三本恐懼存摺是,成就恐懼,沒成就—賺不到錢時,有活不下去的恐懼,有成就—賺到錢時,卻有成就恐懼,於是故意讓自己的成就停頓或是退轉,或是變形而覺得自己能力不足,自動放棄繼續向前進。

雞群中的鳳凰是很尷尬的,因怕所愛的家人難堪,而這些我愛的家人也會因我的少許成就而有隱匿的負面情緒,如忌妒這類的,即使我把一切榮耀與物質所得都與他們分享,都無法讓他們衷心歡喜,反而會聽到與看到怪異的負面的言語行為,我對他們的在意讓我得了內傷。

為了表達對家人的愛並維持親情,為了避免自己成為告狀與抱怨劇情的惡人主角,並且不讓親戚中流傳著我是不肖又無情的傳說,更為了不讓罪咎感淹死自己,錯綜複雜的混種恐懼,讓我寧願停頓自己甚至讓自己倒退,以成全親情的圓滿。

成就恐懼也發生在婚姻關係中,婚姻中的伴侶與姻親已經很積極在障礙我的成就進展,我自己的成就恐懼自動配合他們的意圖。

第三本恐懼存摺是最強大的。

現在,這個當下,博士班已經放榜的這個當下,這三種恐懼對我的繫縛,我願全部剪斷。

做自己,做最好的自己,圓滿一切夢想,任誰都阻止不了我的步伐,卻不必再努力奮鬥。

大寶法王說:「要為未來打算,此生是暫時,未來是無盡的。」

未來不再矇著恐懼的陰影,我不想在死亡時充滿遺憾,不願讓恐懼繼續耽誤了未來,再也不讓從不正面思量未來的某些人繼續吞蝕了我的人生,終於知道,即使把所擁有的一切都給了他們,也無法消除他們的恐懼,我能做的只有讓自己不再恐懼而能回歸最好的自己,對這個世界做出我能做的最大貢獻。

分享瀞文在麗江生活記事

分享瀞文2011年之前生命記事「女巫散記」專欄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