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人,我有話大聲說

by 莊豪隆

會選擇參加「男人有話大聲說」的團體,有幾個原因吸引我:

  1. 這個團體標榜以生理上是男性為主體,讓我想像在團體中,是否有機會可以聽聽不同性向的同性朋友,彼此內心的聲音。
  2. 團體以各個發展期為主軸,讓我更想藉此回顧自己的上半生,以及預期自己未來生活可能面對的挑戰。
  3. 講師有操作社區劇場的經驗,吸引我參與每次活動的暖身遊戲……
面對自己。photo credit:unsplash@Jared Erondu
面對自己。photo credit:unsplash@Jared Erondu

團體初期:我們每個人都對自己的童年經驗做些回顧,原擔心自己對於童年的記憶有限,但我覺得團體有個很大的好處,就是當我們在聽別人的故事時,也會勾起自己在那段時期的回憶,特別是一些美好的回憶,若能重新回顧,總讓人覺得很開心;而一些不好的回憶,也可透過這樣的回顧,去重新檢視自己此刻是否又有其他的想法。

團體中期:我們試著從每個人的小故事中去抽絲剝繭,這個團體很特別,在於我們有來自四年級到七年級生,當不同世代面對同樣的問題,或者當同個年代面對如親子之間的溝通,不同世代選擇用什麼樣的方式去面對,都讓我覺得很有趣。

團體末期:每個人製作自己的作品,可以剪紙,也可以用些小裝飾品調整,有夥伴做出對自己的想像,有夥伴完成參與團體的感受,我則是給自己的一生,畫了一張願景圖,例如,寫給自己的生命記事本,將生命中的重要他人,與重要事件用各種圖像表示,另一部份,則是想傳遞人與環境是息息相關的…

團體結束後:當我重新檢視自己參與團體的動機,回顧自己當初對團體的期待,一方面覺得輕鬆,可以不需每週五趕著與大家聚會;另一方面也重新喚醒自己,我們最終得面對的仍是自己。

有夥伴曾分享,人無法作真正的自己,然對我來說,我比較難去斷定人是否真能做自己,但我比較有的感受是,不論團體能帶給我什麼,我終究離不開面對自己所將經歷的,這也許不是來自團體,而是當下我正可能會經歷的。

好比我過去職場遇到的問題,假設問題來自我自己,即使我當時選擇逃避,未來卻可能仍會遇到;人與人的相處可能也是,今天我與某人有衝突,當我覺得是對方的問題,自己也未改變,那可能我下次再遇到其他人,衝突仍會發生;另部分較有趣的是,人與人的衝突是不是不好?人與人的表面和諧相處,可能彼此內心有許多的衝突;或人與人的表面衝突,卻可能有機會促成彼此內心更加的和諧。當然,這些的這些,都有待我們再從生命中,慢慢的去體會。

(本文由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提供)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