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女性給前妻的一封信~但願時間沖淡噩夢,我們重新建立友誼

by 黃欣琴

珮華:

妳好嗎 ? 給妳短信一直沒有回覆,妳應還是很惱我吧 !

起初,我也是和妳一樣,很惱妳的 !

那天,看到妳發給我的律師信,我心碎了!我知道,超過20年的感情,已經走到盡頭,再無挽回的餘地了!所以,我決定搬走,匆匆地找到了新的棲身之所,悄然地走了!接著,我們離了婚,被公司辭退。前面再無退路,幾個月後,我接受了手術,開始了我的新生,我恨我的過去,我也恨妳,親手把我們結婚的巨型油畫照,用螺絲刀鑿穿,丟往垃圾站。於是,我們的過去,正式灰飛煙滅了 !

做不成夫妻,也可以是朋友。photo credit:unsplash@Logan Adermatt

現在回頭去想,我是太過衝動了。對妳來說,我出櫃代表了妳的痛苦和損失,就好像丈夫突然去世,亦讓妳在親戚朋友面前蒙羞,妳當日的悲傷,絕望,愛恨與困惑,是正常不過的。妳和凱麒,就像突然被黑暗所籠罩,不知如何進退!

變性六年了,生活上的物質享受,遠遠不及以前,但對於尋回自己的喜樂,卻又非富足的生活所能比擬。以前不開心的日子,像被囚禁著的靈魂,和妳去參加活動,我總是木訥地坐在一旁,若有所思,提不起勁去交際。每天上班下班,努力工作,養妻活兒,變了唯一目標,生活平淡,毫無色彩。

6年來,我心境開朗了,說話多了,朋友也多了。我平日擔任義工,也協助社群人去走我以前走過的路,和增加社會對社群的理解。我仍然是以前的我,辦事很努力,很有責任心。所以,現在和我一起合作的人,大都評價甚佳,知道我曾經改變性別的,也未因此而厭棄我。有一家社福機構,起初對變性人好抗拒,但現在合作多了,還成為他們優先考慮的義工呢!

我也很努力融入女性的生活。我的目標,是和普通女性看齊,洗脫以往男人的痕跡。50多年男性賀爾蒙的遺害,能擺脫多少便多少。過去的舉止形態,我不想有任何殘存。這幾年間,我不斷進出醫院,受了不少肉體上的痛苦,只是為了自己更像一個女人。到了這個年紀,要成為美女,機會渺茫,但要成為優雅的女人,仍然是充滿希望的。

如果我們不是離了婚,今年便是珍珠婚紀念了。30年不是短時間,而我們也從未曾大吵大鬧,所以,我還是記掛著妳的。

這些年來,我們沒有見面,也沒有溝通,妳的近況,我完全不知道。如果愉景灣的單位沒有賣掉,以今天的租值,已經可以過得不錯,比我好上多倍了。我們不再是夫妻,我也希望妳活得好,這樣,我也會安心點。我很希望我們仍能做朋友,有空大家可以相約見面,當是朋友間的聚舊,可以嗎?

妳有沒有找到新的伴侶呢? 平日生活如何渡過? 寫不寫意呢? 凱麒現在怎樣了? 他今年29歲了,臉書上偶爾看見他的照片,非常瀟灑英俊呢!他現在如何?在哪裡工作?擔任甚麼職位?工作愉快嗎?是否已經成家立室?他比妳更早斷絕和我溝通,心腸好硬呢 ! 我掛念他,總希望有一天,願意和我相見。大家稱呼大家的名字,便不會尷尬了。妳可以安排嗎 ?

妳是善良的,妳顧家也顧孩子,妳是一位美麗的女性。曾經和妳一起,是我的榮幸。我希望妳快樂,也希望妳幸福。我曾是妳的噩夢,但希望時間能沖淡一切,讓我們的友情,能夠重新建立。無論如何,我都會永遠惦記著妳的!祝一切!

欣琴上

(黃欣琴,曾是資深專業人員,任職於國際金融機構的資訊科技部。8年前,她決定變性,失去了工作和家庭。無法再次覓職之下,轉往擔崗義務工作,主要從事社會服務,照顧長者、智障、受家暴傷害人士等弱勢社群。她並創立了世界公民協會香港分部,致力協助跨性別人士充權和更新,融入理想的性別生活,教育社會大眾,讓社會了解跨性別的真貌,以達至共融的目標,並爭取和維護跨性別人士應有的平等權利。香港導演許鞍華以她的故事拍攝完成《我的路My Way》)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