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response to “律師存在的目的,不在贏得官司,而是不讓司法程序成為受害人療癒的阻力”

  1. 羅苡蓉

    您好
    我是一名在去年遭受性侵的受害者
    所有的感受與經歷就如同您的文章內容
    想請求協助尋找不會傷害我的律師及心理諮商師和精神科醫師
    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