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彩鳳一顆如西西弗斯般的清潔良心

by 陳怡樺

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期間,台南分社編輯委員會約在永康火車站外的永康樹屋開會,以配合彼此的行程。3月20日早上近十點,委員們陸陸續續搭火車、騎摩托車前來,陳彩鳳穿著工作雨鞋緩步從車站裡走來。等會議結束,她將回到車站,繼續未完成的清潔服務工作。

陳彩鳳從事公共空間清潔服務,像西西弗斯推石頭般,整理完很快又髒了。Photo by 陳郁玲

整理出自己的風景

高中畢業後,陳彩鳳與所有的青春靈魂一樣想離家遠遠的,二十歲離開嘉義縣朴子市,到高雄市岡山區空軍機械學校(現為空軍航空技術學院)唸書,之後隨著抽籤分發北上新竹空軍基地服役三年。「我不喜歡軍中太封閉、刺激太少的環境,想到外面闖一闖。」三年役期一滿申請退伍,前後在臺中、桃園、屏東等地或長或短停留,直到2011年落腳臺南新化。

「從小就喜歡整理、喜歡打掃……,加上受不了被拘束,不想和上班族領差不多的薪水,時間卻被綁得死死的,清潔服務的彈性很符合我的個性。」十多年前參與彭婉如文教基金會「家事管理員」培訓後,陳彩鳳即以居家清潔服務為業至今。她想起18歲時去看牙醫,「牙科助理是我的國中同學。38歲時,我再去同一個診所看牙,牙科助理還是那位老同學。我問自己:『可以20年坐在同一個位置,做一樣的工作嗎?』我真的沒辦法!」

居家清潔服務的工作內容看似大同小異,對陳彩鳳而言,每次到不同房子都是有趣的經驗,就算是週期性客戶,新鮮度不減。「服務採鐘點計費,由客戶提出需求,配合當次工作時間完成。」每接到一個新工作,她會先和客戶約時間看環境,再細談工作內容、工作頻率、清潔重點、注意事項等細節。「清潔時間通常以四小時為單位,我常一口氣工作到結束,中間經常忘了休息,頂多停下來喝水、上廁所。會過勞不是沒有原因的。」她笑說,這是自己的壞習慣。

聊到有趣的工作經驗,陳彩鳳坦言,怕耽誤工作而避免和客戶一邊工作、一邊聊天。不過,一位過去長時間擔任看護、因為嚴重五十肩而外請清潔服務的阿嬸,是個例外。幾次相處後,發現阿嬸很需要有人願意聽她說話,聊聊家人、身體病痛、在松年大學上課的事,聽她說話很像在聽媽媽講家裡的事,沒什麼負擔。阿嬸和先生各用一間浴室,阿嬸自用的那間維持得很乾淨,「有次我問她,妳先生的廁所突然整理得這麼乾淨,他會不會嚇一跳?」「伊對厝內事都無感覺啦!」也就理解了阿嬸的無奈。清潔服務讓她在不同的家庭空間,看到各自的世界角落。

另外特別有意思的是,例如幫客戶折衣服的經驗中,增進推理能力。有次,一張靠窗的床上堆了小山般的衣服。陳彩鳳想不通的是,衣服堆在床的內側,不是外側,一邊折衣服一邊推測,可能是客戶在後陽臺收衣服時,把窗戶打開,一邊收一邊往裡面扔,以致床上滿滿都是衣服。

目前不少客戶是熟客介紹,「請人打掃,又擔心對方打混摸魚,彼此不信任,我不喜歡。互相信任是很重要的關係。」陳彩鳳對工作的期待是,做到超過客戶預期的付出,除了收入外,更喜歡與客戶建立信任的互動關係。合作久了,當她到熟客家工作時,客戶與家人如同平常一樣做自己的事,不會互相打擾;有時因為了解該戶作息,她會調整工作順序,先避開還沒醒來的家人臥房,或是加強清潔最容易髒亂的地方。

成為彼此的照顧

2007年底,陳彩鳳加入主婦聯盟合作社,與多數媽媽社員的入社原因一樣:為了孩子的食材。對「主婦聯盟」的印象從倡導垃圾分類的環保團體開始,又因曾參觀臺中的體制外學校,該幼兒園園方提到使用主婦聯盟合作社的食材,因而萌生入社的念頭。沒想到,接續而來的是合作人帶來的感動。

當時負責入社解說的解說員是已故的第二屆理事主席謝麗芬、當時「衛道新世界班」班長鄭毓仁。「鄭毓仁是個很特別、很有服務熱忱的人,只要能力所及都盡力而為。記得我在她的班時,她說全職帶小孩很辛苦,來領菜時,小孩臨托在這裡也沒問題,很多班員可以陪小孩玩。」陳彩鳳原本想申請個人宅配,在她的建議下成了衛道新世界班班員。取菜的地方有一張茶几,桌上總有新品試吃或手做點心,班員們一邊喝下午茶、一邊聊天,從環境議題聊到家常瑣事。「過去我從沒有參加過這樣的社交活動,很驚喜這群婆婆媽媽的行動力,很喜歡這裡的氣氛。」

參與越深,當時三民站站長洪春生看到陳彩鳳帶女兒去站所採買,與她討論:「現在大部分家庭只有一個孩子,想讓孩子有玩伴。」之後邀請社員共組「PG親子團」,約在三民站共玩;這一團玩著玩著,竟也玩遍了台中分社各站所。因為家庭因素,她搬離臺中回到嘉義老家,依然心繫臺中這群夥伴,連續幾個月帶著女兒搭高鐵回臺中參加台中分社營運委員會。對她來說,那是在老家時唯一且珍貴的喘息片段。

2011年秋天,陳彩鳳在臺南安頓下來,因為常到海安站上課而被海安站站長陳怡蓁「發現」,邀請加入海安站地區營運委員會,2015年接任主委。成為主委前,已由台南分社組織課地區營運專員黃淑禎邀請參加台南分社教育委員會,「當時我想,可以第一時間知道課程,和大家一起討論課程,真是太好了!」同時也參與台南分社編輯委員會,她笑說因為出席率最高,因此當時的主委蔡青玿詢問接任主委意願。「剛開始,我常常聽不懂大家在講什麼。我抱著不懂就問、去學去看的態度參加。在合作社上課習慣了,開會也是一種上課。」她說,如果沒有組織課職員的陪伴、地區營運委員會委員的支持,也不會這樣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踩。

回想一路走來,「剛入社時,我和鄭毓仁『熱線』不斷,我是個不懂就問的好奇寶寶,她更是有問必答、知無不言。對我來說,參與合作社最珍貴的部分,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助。」想起2016年8月編輯委員會共識營時,當時新竹分社編輯委員會主委詹武龍提到,現在的新進社員少了像「班」這樣的組織,少了「被照顧」的機會。對陳彩鳳來說,當時確實受到班長許多照顧,後來自己當班長,覺得能回答社員的問題、回應社員的需求,都是一種自我成長。「在合作社,我得到的幫助實在太多了!直到現在,我的付出還遠遠少於我得到的支持。」聲音頓住、眼眶泛紅,她喝了一口水潤了潤講了兩個小時的喉嚨。身旁的女兒「適時」催促,「媽媽好了沒呀?」她側身露出笑容,「好了!去主婦聯盟買愛吃的點心吧!」

2017年3月底,陳彩鳳將結束永康火車站的清潔服務,採訪這天,正好遇上她將工作細節交接給新同事。Photo by 陳郁玲

後記:更少的髒亂,更多的良心

清潔服務是一件不容易被看見的工作,但髒亂常常一眼就能看見。陳彩鳳平常以居家清潔服務為主,經親友介紹接下永康火車站公共空間清潔服務,包含車站內外垃圾桶整理、盆栽澆灑,以及廁所、月臺、樓梯清潔。這天正好是她帶新人熟悉環境,「上面明明寫了分類方式,但有些人看也沒看,或是根本不在乎隨便丟。」她站在垃圾桶前,一邊重新分類,一邊碎念。

越整理發現越多「根本不須使用」的塑膠袋,比如早餐和飲料的手提袋;以及普遍的未分類垃圾,比如沒喝完的飲料杯插著吸管、用橡皮筋捆著帶著廚餘的便當盒。順手扔進垃圾桶,之後呢?陳彩鳳先把飲料杯上的吸管拿起來、撕掉塑膠膜、倒掉飲料,接著解開橡皮筋、倒掉廚餘,飲料杯、便當盒才能回收。打掃公共空間,另一個傷腦筋的是,被塞在花臺縫隙很難撿到且永遠撿不完的煙屁股。

抓著水柱噴槍,沖洗廁所時對新同事說明,「沒有人的時候再整理,抓緊時間動作快!飲料打翻也要馬上處理,不然跟著腳印沾來沾去,更難清!」與居家清潔不一樣的是,公共空間像西西弗斯推石頭般,整理完很快又髒了,維持不了太久,不太有成就感。陳彩鳳說完嘆口氣,繼續專心工作。

(作者為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台南分社社員。本文原標題「陳彩鳳:清潔生命的角落」,原刊載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05月,163期)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