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怡慧/胸罩有正當性 那束胸呢?

by 吳怡慧

基於生理的、社會的與主體的因素,「怎麼把胸部壓平」成為這群青春期青少女身體發育的第一個課題。在同儕的奔相走告之下,陽剛少女大仔、小京、小華都是從國一就開始穿束胸,陽陽則至國三開始。從此,束胸不只是一個服裝上的名詞,更成為她們性別操演上的動詞。穿起束胸之後,隱藏陰性的身體,展現陽剛氣質,拘束的是胸部,解放的卻是自我。

束胸是流行?亦或是異端?隨著時代演變,束胸也產生不同的意義。Photo by Jeremy Bishop on Unsplash

陽剛少女對於束胸的知識與採購,也是透過媒體,主要來自於網路,正如小京所說的:「我上網,然後打聊天室,然後就知道有這個東西……所以我剛開始第一件束胸是在聊天室買的。」偶爾也會到西門町的實體店面,並接受店員的指導。

當束胸到手之後,除了享受「封胸」的愉悅之外,還涉及到日常生活的家務勞動。自己洗內衣,對國中生而言,或許不是什麼特別的事,但是清洗前、清洗中與清洗後的偷偷摸摸過程,就是一般國中女學生較難體會的經驗。陽剛少女大仔、小華與陽陽每天必須瞞著家人清洗她們的束胸,大仔要先把束胸包裹在毛巾裡,以免被家人撞見束胸的存在,然後她們都一樣不能光明正大讓束胸與其他衣物一起曝曬,只能躲進房間,為自己的陽剛氣質工具吹乾、晾乾。

束胸的妖魔化與污名化

異性戀女性所穿的胸罩,在生理機能上是否比束胸更具正當性?事實上,女性穿胸罩這件事,並非與生俱來,亦非理所當然。現今的理所當然是經過教導、規訓後的教化結果所呈現的現象。如果,女性穿胸罩是身體被規訓而來的,依照Foucault理論的說法,這種規訓乃透過不同層面、不同領域、不同方式、不同方向傳遞與教導所產生的,以各種相異的方式灌輸女性一套身體概念和穿胸罩的方法。久而久之,這套概念和方法成為知識,產生權威,發揮權力的作用。甚至,是進到私領域,在私密的部位與領域中作用、發酵,生產影響力。

例如,成人最常用來規勸未成年少女不要穿束胸的理由之一是,穿束胸會讓你的呼吸不順暢,大仔卻說:

可是我感覺還好,它〔指束胸〕不會〔讓人〕喘不過氣來啊。不會啊,可我從一開始到現在都不會喘不過氣,我覺得那些人好奇怪。

異性戀思維會以「束胸會讓人喘不過氣」,但大仔卻以自身經驗表示穿束胸並不會喘不過氣。穿束胸會不會喘不過氣,或許因人而異,但是異性戀霸權,若要以會喘不過氣造成身體負荷來否定束胸的存在的話,這套邏輯恐怕不攻自破。因為,若要說喘不過氣,異性戀女人常用的馬甲或塑身衣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者,成年人會以「束胸妨礙胸部發育」來規勸青少女回頭是岸,別再穿束胸,以免後悔終生。大仔對此,她回應:

就像那個老師講說,會什麼影響胸部什麼的之類的,可是事實上不會,那個就是,你就要調整好,然後呢,因為它不是整個垂下來壓,它是就是你只是集中,然後就是這樣子。集中然後再……對,它只是不會讓它再長大,可是它不會下垂,可是他/她們就覺得那個會下垂怎麼樣,就會叫妳不要穿。

Photo by Alisa Olaivar on Unsplash

正如Fouacult所言「知識就是權力」,社會對於乳房,對於女生的制約而生產的論述,形成具有正當性的知識,並用以妖魔化不服膺此論述者,例如,不穿胸罩的女人就是放蕩 ,穿束胸的女人就是想當男人。

陽剛少女對自己的身體治理,時常會受到成人的「指導」,更多時候是干擾與侵犯,尤其是同住的家人,因為必須共享許多生活上的私密,因而產生許多衝突。大仔的家人就直接以「鐵衣」 稱呼束胸,並以「這是歐巴桑在穿的」來評價陽剛少女的束胸行為。

陽陽的母親則是擔心束胸有礙發育,怕她長大會後悔。「可是我跟她說:『我絕對不會後悔,所以妳也不要擔心。』」我媽就說:『黑妳ㄟ代誌(台語:那是你自己要負責的事)。』……『以後後悔,就不要跟我哭訴。』」

大仔則說家人還有更不堪的說法:「就會罵,說什麼講不聽啊,你那麼喜歡當男生的話,你就去變性算啦,然後就那個態度很不好,然後就很刺人的那種東西,很刺耳。她就說那你乾脆直接走啊,現在直接變性啊,你把胸部切掉啊,然後什麼去變性啊。」

歷史流變談束胸

在我故事中的陽剛少女,雖然對胸部有排斥感,但她們還不屬於極端的厭惡,還沒有想要把乳房切除的念頭。她們只是對乳房不滿意,只要用束胸把胸部「集中壓扁壓平」,讓胸部變成直線,一片平靜;正如異性戀女性對胸部不滿意,就用胸罩將胸部「集中加深托高」,讓胸部有更明顯的曲線,波濤洶湧。但家人則以極端的字眼,如「變性」、「切掉胸部」來攻擊穿著束胸的行為,凸顯異性戀的恐同及父權被顛覆的恐慌。

Photo by Vil Son on Unsplash

事實上,束胸不是一種前衛的新玩意,甚至可以說是復古行動。學者趙彥寧指出,在中國,自古以來,束乳乃是中華文化的「美德」。在古代漢文化圈,女性的胸部一直只承擔哺乳功能,不具備如纏足所代表的性吸引力。學者張小虹也說,直到近代,女性的胸部才被做為女性特質與女性性徵可資辨識與表述的符號。民國初年流行的「文明新裝」,女性穿起小馬甲,「多半以絲織品為主(小家則用布),對胸有秘密的鈕釦,把人捆住,因以前的年輕女子,以胸前雙方高聳為羞,故百計掩護之」。

同樣是「百計掩護之」的束胸行為,在民國初年是一種社會流行,在民國100年後卻成為異端。不但在東方,西方的乳房歷史上也曾經流行束胸行為。14世紀初,緊身內衣是時髦的代表。「一種名為cotte的緊身褡,僵硬緊貼著身體,塑造出瘦削的女體新美感。乳房豐滿的女性用布條緊緊紮捆胸部,以趕上小胸部的潮流」。20世紀的二○年代也風行束胸,俗稱「窄奶罩」(bandeau)。張小虹說:「二○年代是史上少數幾波平胸風潮之一,初入社交界的女孩努力使身材平扁如紙板,好讓長串珍珠項鍊可以美美地順著連身長衣直直垂下。服裝界順勢推出窄奶罩,將女人的乳房壓縮成男孩般平板。」不同的是,過去的平胸潮流是一種女性集體的服裝與身體的流行文化,展現的是世代的美學差異,而今的束胸,則是一種性/別的認同政治。

了解怡慧與陽剛少女的更多手記: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