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打破沈默 #MeToo運動的華人圈效應

by 何旻燁、謝幸吟

美國《時代》(Time)週刊於12月6日評選出2017年度風雲人物,雀屏中選的是包括影星艾許莉賈德(Ashley Judd)在內,5個勇於說出自己曾遭受性侵或性騷擾的「打破沉默者」(The Silence Breakers),他們勇敢的舉動迅速獲得全球廣大迴響,並造就了這起美國六十年來第二波打破沈默的反性侵運動,後續的效應仍在延燒中(見 時代風雲人物 得獎的是…打破沉默的性侵受害者)。反觀台灣或華人社會卻一片悄然無聲,只有香港發出一點微弱的聲響,或許這是台灣婦女運動發展30年後應該思考的問題。

《時代》雜誌公布2017年度風雲人物,#MeToo運動亦榜上有名。Photo by surdumihail

規模浩大的全球社會運動#Me Too緣起

與弟弟鮑勃韋恩斯坦(Bob Weinstein)先後創辦米拉麥克斯和韋恩斯坦影業,曾策劃過好萊塢知名電影《莎翁情史》、《黑色追緝令》等名作的好萊塢電影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10月初(2017)遭到多名女性指控,過去30年來不斷對圈內女星進行性侵及性騷擾。

演藝圈中的權勢性侵可說是一項不成文的潛規則,知名導演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2013年就坦承,1972年的電影「巴黎最後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中,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與瑪莉亞施奈德(Maria Schneider)性侵戲的部份細節就未經女方同意,這段訪談去年浮上檯面時曾引發眾怒(見 貝托魯奇承認《巴黎最後探戈》馬龍·白蘭度「牛油強姦」戲未經女演員同意)。

沒想到今年由「紐約客」記者羅南法羅(Ronan Farrow)(女星米亞法羅之子)花了10個月調查採訪踢爆哈維韋恩斯坦的惡行,更像是一場龍捲風,從好萊塢到媒體界甚至政壇都捲入其中,包括知名女星葛妮絲派特羅(Gwyneth Paltrow)與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都指控坦承曾受其害;HBO電視影集「海濱帝國」女演員帕茲德拉維爾塔(Paz de la Huerta)也指控,韋恩斯坦2010年兩度性侵她。

除了韋恩斯坦幾乎被逐出好萊塢之外,其他曾是性侵及性騷擾慣犯的男星也紛紛被舉報,然而真正掀起濤天巨浪的是女星艾莉莎米蘭諾(Alyssa Milano)於10月15日在推特上發起的「#Me Too」運動。這個運動呼籲女性表明自己曾遭受性侵或騷擾的經歷,藉此提高社會的關注度,並改變此一行之有年的犯罪現象,此舉在社群媒體上引起熱烈響應及認同,形成了一場規模浩大的全球社會運動。

華人圈屈指可數的「打破沉默者」

比如《時代》週刊就報導,此網路標籤 #MeToo運動至少在全球85個國家被使用數以百萬次;許多人公開講述了自己曾經的遭遇,其中包括一些男性。這些人將祕密公開說出來,促使所有人不再對性騷擾及性侵視而不見。但是相較於美國娛樂圈的沸沸揚揚,華人社會相關的響應卻寥寥可數,只有香港,12月時有跨欄皇后呂麗瑤公佈自己被前教練性侵,讓反性侵運動得到一點公眾注意(見 【呂麗瑤揭性侵】是你令沉默掩蓋醜惡? 別讓受害者成無援孤島)。

其實台灣在全球性別議題上缺席或反應冷淡,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早在今年初美國總統川普宣誓就職第二天,首都華盛頓就發起了一場盛大的 women’s march,數十萬人上街遊行,抗議川普諸多違反性別平等意識的言論及政策方向(見 2017年女性大遊行 )。流行天后瑪丹娜甚至現身會場,上台二度爆粗口對川普怒嗆「去你的」(見 瑪丹娜氣炸 驚動白宮 )。

而瑪丹娜怒罵髒話的畫面,也透過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放送至全世界,在世界各國也有各式各樣的抗議,最終形成全球婦女大遊行,從美國華府到歐洲柏林、羅馬、阿姆斯特丹,以及澳洲、紐西蘭,台灣人最熟悉的日本東京也沒有缺席,全球共有近700場示威,超過兩百萬人參加,一同反對川普的仇女言論。台灣,同樣在這波串連行動中缺席。

12月18日刊登在風傳媒上的「跑步修行元年」,或許可算是台灣#MeToo運動打破沈默的第一槍,作者謝幸吟自述參加路跑的過程中被性騷擾的經過。她表示,11月4日在台北大佳河濱公園的比賽,是跑步旅程中最值得紀念的初半馬,當天她一口氣跑了19公里,眼看終點就在眼前,開心地請一名跑友幫忙拍照。當她詢問對方,是否有照到19K標語?沒想到這位跑友卻回:「有照到你的大胸部!」突如其來的性騷擾,讓她當場傻眼,「除了意識到性騷擾的事實,下意識立刻搶回手機,其他的,因為太過驚嚇,什麼都不來及說,來不及記下號碼布,就眼睜睜看著這名跑友跑遠了」。

雖然謝幸吟在以性別公義為使命的勵馨基金會工作,但她說這並沒有讓她在事發當下產生更多的勇氣,她其實和大多數人一樣,遇到性騷擾,只會害怕,什麼都沒辦法做。事後她曾經想找主辦單位調閱錄影帶,找出這個人,但又擔心在看影帶的過程,要再次回想那些片刻,心裡會覺得不舒服,於是放棄了。

最後她還是決定以投書媒體的方式公開這件事,因為,台灣每年有700場路跑,參與人次約100萬,跑友約40萬(見 用圖表回顧 2016 台灣路跑賽事)。如果她的不愉快經驗,能夠喚起所有路跑主辦單位,為防範性騷擾盡一份心力,讓參加路跑的每一個人,不因性別外貎而受到任何言語/身體騷擾或歧視,她願意公開自己的經驗。可惜12月22日向主辦單位反應了,直到12月27日截稿日還沒有收到回覆。

在華人社會中,向來重視人際關係的和諧與長幼尊卑的倫理輩份,不鼓勵人發展個性,凸顯自我的主張,因此要打破一般人對公共事務的沈默,都已經很困難,遑論要女性在公眾場合公開談論自己被性侵或性騷擾的經驗,然而即便一般人缺乏響應#Me Too的勇氣,但是台灣各領域的名人也沒有人發聲(見 「#Me Too」勇揭性侵 事件仍在延燒),這就頗值得玩味了,究竟婦女運動發展的這30年間,性別平權運動達成性別主流化之外,在社會文化中造成的改變有多少?恐怕是個需要重新思考的問題。

(作者何旻燁為勵馨基金會媒體專員、謝幸吟為公民對話處主任)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