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子景/女性罷工開啟婦運 一群人做出一個人做不到的事

by 高子景

3月8日(2018)這一天好熱鬧。慶祝活動、罷工抗議、主流媒體的國際婦女節報導,當然還有#MeToo 運動持續的性侵報導與反省。節慶心情不足,憤慨激昂有餘。回到百年前婦運剛開始時,相比之下,今日的婦權的確是大幅提升。看著以前的抗爭畫面,婦女運動前輩們從水深火熱的工作環境和女性權益低下的狀況裡,幫助今日婦女提升到如今的地位,想想未來,今天的我們可以如何提升下一個10年、20年與100年的婦女地位?

國際婦女節歷史圖片。取自cheshirelife.co.uk

婦女節的開端就是女性的團結與罷工

英國《獨立報(The Indipendent)》在3月8日「婦女罷工:勿忘婦女節來源」(註一)一文中,帶讀者回到1857年3月8日的紐約市,女性工人抗議惡劣的工作環境,該抗議雖沒有成功,但是催生了第一個女性為主的工會。在19世紀轉變之初與社會主義的國際運動結合,爭取婦女投票權,訂定了所謂的國際婦女節。1911年在美國的三角工廠大火燒死了140名貧窮女工(見 改變美國的三角大火),爆發女性勞工權益等平權意識與社會運動。

文中強調女性罷工在婦權路上一直都是爭取權利的重要策略,在英國尤是如此:1888年倫敦的火柴女工罷工(見 東倫敦火柴女工抗爭事件)、1968年的福特工廠女工要求同工同酬(見 男女同工同酬,否則沒商量!),以及1970年為時2年的格林威克罷工(見 工運臉譜(八):德賽(Jayaben Desai 1933-2010)」。

圖中腋下夾黑色皮包者,即為格林威克罷工關鍵人物德賽女士。取自pinterest.co.uk

一百年後的今天,2018年3月8日共有54個國家的女人離開工作崗位,為了不同女性和性別族群的權利事務走上街頭。在西班牙的全國單日罷工人數超過500萬人,同時獲得大城市的市長們與十大工會的支持(註二)。巴塞隆納的卡勞市長(Ada Colau Ballano) 加入罷工遊行隊伍,呼應婦運前輩們的運動核心信念——沒了女性的付出,世界是無法運行的,女性勞工的團結罷工為的就是幫自己的工作爭取公平合理的尊嚴與待遇(註三)。

有些婦權運動者對於社會變革的進展不滿意,或質疑目前的女力熱潮依舊不會在父權資本主義裡面快速產生實際的改變。絕大多數的女權運動者仍是樂觀積極的,趁著珍貴的輿論機會以及街頭運動所擴大的批評脈絡,結合團體行動,進行跨國串連,咸認為女權此後只能更好,不再走回頭路(註四)。

2018在印度新德里舉辦的國際婦女節海報展。photo credit:flickr@British High Commission, New Delhi CC BY-NC-ND 2.0

成功經驗將啟發更多的成功

1888年在倫敦市底層打工的愛爾蘭女性移工透過罷工,強迫工廠改善工作環境與提高工資;1911年美國三角工廠大火之後的集體罷工反抗運動持續二年,勞工階級和關心女性投票權的中產階級女性合作,最後達到訴求的縮短工時、加薪以及工會權利;1968年倫敦福特廠的187位女工要求「同工同酬」的連日罷工行動,最後成為英國頒布「公平工資法案」的前導事件。這是多年抗爭具體的成果,但也不是成就斐然,如今英國和美國的職業婦女仍舊為了「同工同酬」在抗議著。罷工行動常常是緩進一步而快退三步,2016年在台灣發生的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即是最靠近我們的實例(註五)。

3月8日婦女節的早期歷史以及罷工策略,再次提醒我們團結抗爭與跨階或跨界合作策略,以及勞動經濟等杯葛手段。美國學者帕蒂絲馬達維(Pardis Mahdavi)在《外交政策》雜誌一文「#MeToo成為全球運動是因為前人已經搭好舞台」(註六),寫下她對於女權運動的未來感到樂觀,原因正是「前人種樹,後人繼續努力」這種階段性的抗爭,前人的成功經驗成為後人思考與動力來源。在網路連結的時代,不同地方的女性運動家不但從婦運前輩的成功經驗裡獲得啟發,也從彼此的抗爭活動裡面獲得共鳴,話語權以及論述的內容已經改變,這些幫助了更年輕的世代,對於壓迫的制度更敢說不,面對新的改革時,不必感到恐懼,態度更堅定。

(作者曾就讀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國際發展學程,目前從事會議同傳與翻譯工作。個人網站 www.kaotranslation.com

註一:“Don’t forget what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is really about – striking” (「女性罷工:勿忘婦女節來源」)。

中文對應文「三八國際婦女節 它的前世今生超出你我想像」,以及「國際婦女節」。

註二:“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Spain’s women’s strike”, The Local, March 7, 2018. (西班牙女性罷工懶人包) 。

中文對應文「比男性薪水少13% 西班牙530萬女性罷工討公道」、「3.8婦女節 婦女24小時大罷工 西班牙逾300列車停駛 」 。

註三:”Spanish women give up work for a day in first ‘feminist strike’“, The Irish Times, March 8, 2018. (西班牙婦女離工一日參加首次全國的女性大罷工)

註四:”Leading feminists on why Time’s Up and #MeToo mean there’s no going back“, The Guardian, March 8, 2018.(女性主義者認為2018年之後女權絕不再倒退)

註五:見2017年報導「華航罷工滿週年 運輸業工會團結爭休時 交通部丟水球抗議
、2018年「華航大賺、勞工「做功德」? 工會號召千人辦餐會、爭年終18萬

註六:”How #MeToo Became a Global Movement“, Mahdavi, Pardis, Foreign Affairs, March 6, 2018 (#MeToo成為全球運動是因為前人已經搭好舞台)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