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分手,親子劇本怎麼發展:父母合作為首要

by 鄭玉蓮

童年的你,是否曾經歷「失去」的故事?當時你失去什麼?誰在身邊傾聽你的心情?甚至陪著你找尋它?

高衝突家庭中的球球兒在兒童團體中訴說自己的心聲,與朋友分享彼此故事。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日本導演北野武執導「菊次郎的夏天」,述說了小學三年級「正男」男孩與無所事事的中年痞子大叔的故事。大綱簡單說,大叔看在錢的份上帶著正男展開尋母之旅,正男只知道母親到很遠的地方工作,有個地址。兩人跌跌撞撞到達旅途目的,正男親眼看到母親已有幸福的家庭與小孩,才知道殘酷的現實:他原來被母親拋棄了!他轉身離去哭泣。這一幕也帶出大叔相同經歷的童年,變得安靜的他,特地探訪住在養老所的母親,他遠處看著,直到離去都沒有上前說一句話,疏離的親情要說些什麼呢?大叔後來用盡辦法安慰正男,正男體驗了歡樂又溫暖的陪伴,撫慰了正男,也撫慰了大叔同樣遺憾的童年。這是一個失去親情的故事,也是疏離的親情故事,身邊要是有理解心情的大人們,伸出溫暖無私的手陪著孩子渡過悲傷難關,也是一段溫馨又激勵的故事。

做為一個法院社工,對於大人的感情世界走上分離後,接下來是否走上友善親職旅程十分關切!父母們在感情分離過程很不好受,但離婚並非是人走了就好,諸多糾葛議題加上訴訟龐大壓力,彷彿生活中發生大地震,必須靠自己一步步建立生活節奏、正向信念與安全感。我很敬佩接受「親子會面服務」的父母,在這種過程中展開了親子會面,儘管路途跌撞曲折,至少都努力著。

球球兒在兒童團體活動中一景。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成為孩子信任的大人

親子會面服務變動性很高,只要父母一方不願意繼續接受服務,社工跟孩子可能無法再碰面。所以,只要有機會,社工就要把握跟孩子建立關係,讓孩子知道我們會陪著他,一起跨越種種障礙;像學齡前孩子願意跟我獨處、牽手探險等,獲得孩子信任感,對孩子來說也是個被愛的經驗。我很喜歡看到孩子從初期緊張不安,轉變成輕鬆與安心,給予我很大的成就感。

成為合作父母的夥伴

服務過程中看到父母心情起落很大,我會主動問候與關心,能了解那種酸酸痛痛恨恨的感覺,真的需要地方可以傾訴。隨著時間累積,我衷心感謝父母願意交付這個任務給我,大人在這裡抒發了情緒,還帶著踏實感朝著「友善父母」方向修煉、甚至訴訟案件沒再增加,對社工而言有很大的意義。親眼看到真的有人做得到,衷心相信人生劇本已不同了。

期許未來我要像故事劇中的大叔一樣,成為孩子信任的大人;比大叔更多身份,陪伴「合作父母」有機會改寫人生劇本。

(作者為現代婦女基金會駐台北地院家暴暨家事服務中心社工)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