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後悔,人工流產的污名卻令人難以啟齒

by Hsuh

購買驗孕棒很羞愧

當時大約是24歲,跟男友交往1年多,在關係裡第一次發生不安全性行為,後來生理期一直沒來,非常焦慮,直到某天早晨鼓起勇氣去家裡附近的藥局買了2支驗孕棒,買的當下很羞愧;回到家後獨自在廁所驗孕,第一支驗孕棒呈現淡淡的第二條線,不敢置信的驗了第二支呈現明顯兩條線,當時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和男友的關係是不是會就此完蛋,顫抖著傳訊息告知男友,男友鎮定回:「妳還好嗎?」他很了解我吧,看到他的反應我也比較冷靜,也知道擔任替代役的男友現在也沒辦法趕過來,所以我回:「還好。」

和小生命短暫的緣分,一切很奇幻。Photo by Allef Vinicius on Unsplash

開始整理腦袋,先打給同事告知今天沒辦法上班,是不是可以代班,邊顫抖邊說邊哭了出來,同事得知後,先安撫我的情緒,並建議我先到醫院,我聯繫了一個不到深交的同志朋友一同去醫院,當下是覺得一個人去肯定會承受不住,但想得到對性別較友善的,就是這位朋友了吧。

告知男友決定,他沒有反對

到了醫院,再次驗孕後拍攝超音波,醫師說檢驗結果確實是懷孕了,但目前沒看到胚胎著床,因為我有子宮內膜異位,有可能子宮外孕需觀察一週,詢問子宮外孕及著床的差別;醫師表示,若子宮外孕就必須得用手術來處理,對身體的傷害會比較大。

之後回到家,不知道是心理因素還是什麼,開始感覺身體發熱,好像真的有生命在身體裡的感覺,當時其實已經決定要拿掉這個孩子了,因為心底知道,以現在跟男友的經濟狀況,無法給予其安全穩定的環境。男友聽到這個決定也並沒有反對。

一週後到醫院確認胚胎著床,我坐在診間詢問醫生實行人工流產的流程,醫師說因剛著床,所以可以使用藥物流產,問我確定了嗎?有需要再多加考慮嗎?我說確定了,醫師點點頭,開始說明藥物流產的程序,今天會先服用第一顆藥,這顆藥會讓身體停止懷孕的準備,接著3天後服用第2顆藥,第2顆藥就是會有大出血的狀況,看我要不要來醫院吃,還是在家吃也可以,在醫院吃就是有護理人員隨時監測,我表示要在醫院吃,醫師替我預約了病床,開了第一顆的藥單請我待會先去拿藥,藥師也會在旁確認我確實有吞藥,我表示了解。

友善的友人、同事、門診陪伴非常重要。Photo by Christin Noelle on Unsplash

和小生命短暫的緣分,一切很奇幻

走出門診間時,我有些恍神的掉了藥單,男友扶了扶我說:「不要這麼緊張。」後來我們一起拿藥在藥師的監督下吞了藥,一切都很奇幻,我跟這個生命短短的緣分;到了吃第二顆藥當天,我和男友到醫院報到,吃下藥後,子宮開始非常劇烈的疼痛,以及開始暈眩、嘔吐、下體出血,一切都非常的不舒服,護理師幾次來確認出血狀況,提醒若不走動會流不乾淨,這樣可能需要再次服藥,我太害怕要吃第二次,硬著頭皮在走廊走了幾圈,整路上都非常的暈眩及疼痛,幾個小時後,有醫師前來說要去拍攝超音波,確認是否有流乾淨,確認後是流乾淨了,便安排出院,出院返家路上,我在路上又吐了一次,回到家,我在床上熟睡了很久,很沉、很沉的。

友善的友人、同事、門診陪伴非常重要

現在想起來,身旁的人的反應是非常重要的,當時同事也完全沒有過問為什麼進行不安全性行為,只是關心我的身體是否安好,所以即使混亂,但因為旁人的反應並沒有讓我有更多的自責,較能鎮定下來重新去考量自身的情境,很幸運的,當時看診的醫師是一名女醫師,專業的針對我的決定清楚告知後續的作法,讓我不至於太未知而恐懼,友善門診這件事非常、非常重要。

人工流產後,除了當時知情的同事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好像隨著沒有提起好像也慢慢模糊了,但又很真實的存在在心底,曾詢問過男友說:「如果我當時決定生下來,他怎麼想?」他說:「會很苦惱吧,因為我們實在養不起。」後來跟男友交往到第3年開始考量要結婚時,很擔心這個流產會讓身體一輩子再也無法懷孕,把擔憂告訴男友時,他回:「若是這樣也是緣分吧。」後來跟男友交往第5年分手了,現在想起來也並沒有後悔這個決定,只是對我而言,這還是一個難以啟齒的事情吧。

(本文由網氏進行標題、分段、標點符號編輯。感謝台灣女人連線授權轉載,原文取自「曾經在人工流產決定上徘徊的那些身影」)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