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著人間的飛行

by 謝佩玲

在國際機場裡,準備飛往另一個國度。

登機前,無可避免的一整套check in程序:大件行李交出托運、雷射掃瞄、重量控管……,一道又一道、彷彿一次又一次的淨空隔離,讓妳所隨身的不再有危險或多餘的雜物,日常的零零總總,經過這些程序的大刀闊斧之下,化繁為簡。人在交出所有不迫切必要的之後,也等同暫時將目前生活中的一切,逐漸脫去。

入關後,會有一小段休息等待的片刻,是感受「機場的美好與寬厚」之良機。感受它是如此舒適乾淨,那些窗明几淨、可供眺望或休憩的角落,允許你隨興的自由意志。在此時此地,妳可以開始預習沒有負擔的呼吸,也可以悠閒自在的走動放鬆,或者,只是靜靜的凝視、沈思。如果妳眺望,天地近在眉睫,遠方未知一下子湧到眼前,卻是安靜無聲。

而這一切寬厚與允許,隱藏著這道程序的最後精華,有助於讓妳臨到登機的那一刻,狀態幾乎是歸零的,妳只是妳、妳和妳自己。

這至關重要。因為,當機門關起、飛機開始起飛,人間宣告暫停,既有的人生也暫停了。

離了地的飛機,目標是前方無垠的天際,從機艙的小小視窗中,一場天上人間交錯的戲碼上演。妳看著人間繁華不斷在眼前落盡,曾與妳相接相依的舊有過往,以更快速狠烈的方式被拋甩出去,一大片、像碎片,不斷退去、遠去……隨著飛機的前進升空,碎片如煙消散,終也像被吸進深不見底的黑洞中,那個所有感官經驗都失效之處。直到凌空於雲端之上,見到光的剎那,人彷彿已是出了殼的靈魂,一種更徹底的孑然一身,人間一切也羽落到底,在白亮亮的浩瀚天光照耀下,似連最後一絲氣息也蒸發了。

Photo by 【J】
Photo by 【J】

當妳再次感受此時此刻,會更簡單明瞭地知道能做的不多,就是純然投入即將而來的旅程。只是這趟旅程當中,人間暫時與妳無關,妳的人生也暫時與妳無關。唯一的依靠與聯結,是機上的一切以及它所領航的旅程。

相對這樣巨大的抽離,被安排坐在有限機艙中的某個小小位子上,反倒像是安身立命似的,讓人在踏不到地、時速幾百公里的高速飛行中,感到安頓和實在的好處。然而,除了安穩的位子,妳還有更大的幸運 — 靠窗的位子!得以擁有更多機會凝視眺望,所以,延伸的不只有飛行,還有妳的眼光。

窗外的光景完全迥異於人間。沒有其他,只是無際無限的天光和偶爾層雲裸裸,或者不同的形狀、光色、分佈。有時,天上有雲、雲上有天;有時,只是萬里湛藍,景致單純卻不單調。或許因為這樣一整個無可計算、開展延伸的純然景致,讓原本是相當快速的飛行,實際卻感覺時光空間的變化緩慢得近乎靜止,時間似乎變成無限、空間也變成無限,像進行得不知不覺,又像暫停得不知不覺。飛行中,一切有關空間與時間的感受,似乎都要獨立於俗,奇妙而詭異。

穿梭在雲空之中,雲層廣厚,綿綿不絕的在機身下,有如鋪展出一片康莊大地,上頭有天,彷彿又身處另一個陸地空間,並且有著更浩然巨大的存在,於此,自我顯得特別渺小,但卻不感到害怕,只覺得一種莫名的謙卑、放下,一種被包圍、接納於中的感受。在這空間,看不到雜陳俗物堆積眼前,只有純淨俐落的視界,思緒被引導得悠悠長長,卻安靜輕盈,像一個甜美靜謐的夢境。在陶然之中飄忽地想著:「這是否就是置身天堂?」的感受油然升起。雖然不知天堂的樣子,但是天體的飛行中,那種雖孑然一身,心情卻豁然無懼,只有致遠的寧靜感覺,讓人恍惚中有種置身天堂的懷想。

偶爾雲朵鋪展的縫隙間,忽又人間光景閃現,一種從化外回望人間路的感覺。底下滾滾紅塵,聽不到熙熙攘攘的人間聲響,只有不斷的縫隙間的驚鴻一瞥。快速的時候,人間與人生一起交疊;緩慢的時候,彷彿一切暫停在某時某處。雲隙視界的曠逸淨朗,以無聲的力量傳遞著心靈的穿透和覺察,讓過往的向望,充滿著旁觀者的冷靜,姿態超然,不涉入、不驅離、也不感到負擔。然縫隙一過,人間視窗又關閉,回歸純然的視界。開關之間,起伏隱晦而淡然,僅留一抹人間如是的念頭。

原來,放下了偵測時空線索的習慣、也同時放下了眼耳鼻舌身意的勞役;放下對理所當然的生活模式的依賴、也等同離開「作想行事、亦復如是」的綑綁;當人不再急著往那裡去、也不趕著要完成什麼事情,「存在感」更真實昭然的向妳顯現。

這是重生的喜悅,好像走過了天堂、也去了一趟不帶批判的無間道,讓滿身的塵埃障厲都剝落,才露出一隅這樣遠闊自在的心境。

從此,真真實實愛上這樣不著前後的時空旅行,讓人暫時脫離滿是批判、擁擠、汲汲營營的狀態,享受一段只是純然開闊、無限接納、真實與共的時光。

就像一趟不著人間的飛行,妳只是妳,只有妳和妳自己,親密和諧,時空無限,而妳的存在是當中美好而寧靜的一點亮光與永恆。

(本文經作者同意,由女書店部落格寫作班提供)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