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害被害人的司法下一站,幸福嗎?

by 姚淑文

週日偶像劇「下一站,幸福」連創收視率新高,我們肯定編劇社會教育的用心,卻也從劇情中看到司法正義不彰的控訴。在1月10日劇情男主角任光晞身為律師,為性侵害加害人打贏了官司,卻導致被害人以自殺表達其心中憤怒的結果,任因而遭受媒體及社會輿論的撻伐壓力。其中劇情片段出現婦女團體批判任間接殺害被害人,並被指控為不尊重女權的訟棍。

對此劇情,婦女團體有話要說:23年來一直投入性侵害被害人保護工作的現代婦女基金會,對此劇情的鋪陳表示遺憾。的確,在現實生活中,性侵害被害人的司法控訴之路,常是一個充滿煎熬的二度傷害歷程。因為在講求證據的司法審判過程中,唯有證據才能說話,無奈性侵害案件卻通常缺乏證人與證據;在此情況下,被害人面對司法審判、交互詰問的歷程,在加害人辯護律師咄咄逼人的詰問下,許多被害人可能遭遇事實難以申冤的困境,加上加害人律師本著專業與倫理為其辯護,確實也可能在過程中用制度與態度「殺」了被害人。

Ag198但是,婦女團體為性侵害被害人的申訴與抗議的倡議過程中,我們很清楚在無罪推定的前提下,加害人律師為其辯護的專業角色。雖然辯護過程中涉及性歷史及污名化的責難,確實對被害人而言是難以面對的重大二度傷害;然而婦女團體抗議重點仍會放在司法程序制度上,被害人訴訟角色的不彰、司法程序正義的缺乏及二度傷害的來源,而非著重在辯護律師的立場。因為在司法審判中,若公訴檢察官角色不彰,在交互詰問的司法制度下,確實只見辯護律師擁有聲請調查證據、辯護權等優勢程序法的司法地位,且如同該劇大肆詰問的場面一般,令被害人難以招架,並造成難以平復的心理創傷。因此身為被害人保護的婦女團體,我們要抗議的是現今司法制度明顯不公,其司法程序正義難以站在被害人角度上設計,使得被害人要在被害與缺乏程序正義的雙重弱勢下,繼續遭受司法的二度傷害。

民國86年現代婦女基金會推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通過,並在1月22日迎接第十四週年的來臨。十四年來,性侵害被害人的保護工作逐漸改善,除了減少性侵害被害人重複陳述的方案,讓被害人獲得一站式的服務,也讓被害人在偵查階段可以獲得更多的保護與減少重複偵訊的必要。然而現今司法程序卻仍呈現枉顧被害人聲音的缺憾,因此我們呼籲建立性侵害被害人對等的司法權利,畢竟兩造擁有對等的權利,才可能達到實質的平等與正義。

(作者為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