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小品般的姊弟婚姻

by 小土豆

這段姊弟戀萌芽於心碎地離開初戀男友、短暫地當了第三者的混亂與脆弱意志的土壤上,弟弟想要拯救我,他說:「我覺得自己是繁空中不起眼的星星,妳是月亮,我願意靜靜地環繞著妳。」他那股一種不自量力的、可愛的、青春無敵的氣味吸引我投入這段關係,我無意談姊弟戀,卻談了像小品般的一段。他不是我的理想對象,我卻跟他結婚了!也離婚了!沒有後悔,或者說已經走出後悔,我不確定這段關係有多少愛的成分?但我想有一種複雜的感謝!

這部小品令人雋永處是我們曾經相互扶持好些時光。不像初戀學長當精神導師比當情人稱職,想碰觸他的喜怒哀樂,你只會碰到個滿鼻子灰;弟弟顯得有血有肉,平易近人許多,甚至妳可以用經驗的優勢幫助他。回報他想拯救我脫離有婦之夫,我完整的課程筆記挽救他岌岌可危的學業;運用一點點助人工作特質及所學就能召喚他跳出前一段情感的泥沼、找到人際關係想要尋求的自信、滿足他母親要他參與宗教性的社團期待!他母親特別高興他的改變,所以他去當兵時,就邀請我搬去他們家住。對一個從異鄉到台北求學、工作,獨自留在台北,時飄感泊的人來說,這是很自在的歸屬。

星與月。Photo by timo_w2s

弟弟說過:「我想當無限寬闊的草原,讓喜歡自在的妳無拘無束地奔向夢想。」我喜歡學習,到處上課,有二年的時間,我每週五從台北到台南上課,再從台南回到台北。到台北的時間通常是凌晨兩三點,他就熬夜等到兩三點到車站接我回家!從小媽媽教育我家務是女人的事情,第一次經驗他們家洗碗槽的碗已經不動如山堆積好幾天無人理睬時很震撼,我很猶豫跟疑惑要不要動手洗碗?他說:「你高興想洗再洗。」他的「你高興就好」哲學解構了我很多男女家務分工的「應該」。婚後,他包辦了洗衣服,晾衣服,拖地等不少家務,我則在他的工作發揮識途老馬的支持性伙伴功能,並在我高興的狀態性偶爾買買菜、煮煮飯。

儘管和他的家人相處的很融洽,但迥異的興趣卻是關係的凝結劑。他喜歡當同學聚首的吆喝者,一群人唱歌、打保齡球、打wii,融入他的朋友圈時,我不能否認「我想要有個有深度思想、陪我吟詩作對、談古論今的伴侶」的念頭經常湧現。除了婚宴,我想不起來他是否有跟我的朋友吃過飯?他有排願意和我哪些姊妹淘吃飯見面的名單,但第一順位都還來不及吃,他已經偷吃去了!

心思老早奔跑出他的青青草原的我,感謝弟弟很衝動?或者很有種?弟弟劈腿去了,讓我不用當說出「你不是我的菜!我們離婚吧」的壞人,我想繼續耗下去,可能會得外遇臭名的是我;或者繼續躲在婚姻安全的框架下卻過著不忠於自己想要的日子。花了一些力氣重建生活,定位自己想要的關係,我可以理解,也可以體諒他當時的所為,最後還是感謝還在青青草原時,有強烈自尊需求的他,卻得服侍常常以自己理想喜好為優先的姊姊。小品般的姊弟戀無法永浴愛河,卻讓我著著實實地摸清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伴侶;因為沒有太多關係裡的權力控制糾葛,放手轉身,我們又可以各自勇敢飛翔!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