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識讀一】別讓佩琪不開心

by   林靜儀

從2014年九合一的選舉中觀察,台北市長選舉除了兩位候選人受到注目以外,兩位候選人的妻子也同樣受到諸多檢視。無論是媒體或是選戰陣營都常提到「夫人牌」這個詞。所謂「夫人」,是依附在「當官的先生」這個角色之上,是個附屬在丈夫才有的身分,語意封建、意識父權,這不是一個對於民意選出的公僕,以及對他獨立自主存在的妻子,應該用的語句。即使是身為候選人的太太,女性也有她絕對的個體自主性。用「夫人」這個意象去框架女性,完全去除了那個女性的獨立存在性。借用九合一選舉的時事梗「別讓勝文不開心」,我們也要大聲地說「別讓查某人不開心」。

選舉當中的夫人牌

旺夫說法看不見女性獨立的主體位置。網路截圖
旺夫說法看不見女性獨立的主體位置。網路截圖

從過去到現在,很多在選戰中的政治操作認為「夫人牌」有用;2012年總統大選時,國民黨有個選戰策略是希望大家因為周美青小姐而投票給馬英九,這對於選舉這種民主行為來說,相當匪夷所思。不是說候選人的妻子不能協助爭取選民支持,而是候選人妻子在選舉過程中、在選民的心裡,到底應該/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陳佩琪因醫師的專業形象及在網路上的犀利言論,有人稱她是「新女性表率」。也有媒體給予她「犀利人妻」的評論,而且一直試圖導引塑造成她「不受先生控制」的形象。新女性表率也好,犀利人妻也罷,實際上她和她的先生,就是平等相處的二個專業人士。柯醫師開玩笑說請她撤文卻「溝通無效」,可注意到他用的詞是「溝通」而非「要求」。今年選舉常被討論的「性別歧視」問題,其實醫界中多數醫師是「性別盲」而非蓄意的「性別歧視」,柯醫師這個開玩笑的「溝通無效」,相信是這對夫妻平常平等相處之下的產物。

無論是媒體、選舉陣營還是選民,若是一方面說著不應性別歧視、強調候選人應該要有性別平等意識,另一方面又不斷關注候選人的太太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以及一直暗示女人「不受控制」是「隱憂」,並塑造「脆弱需要被保護的候選人妻子」才是有選票,豈非自相矛盾,也成了性別平等的反面教材?

誰的太太了不起?

選舉活動拿候選人的妻子出來品頭論足甚至作為選票考量,真的本末倒置。此次選舉中連、柯兩方陣營甚至出現了家庭主婦和職業婦女誰比較了不起的論戰。不管是家庭主婦、職業婦女,以及更早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櫃檯小姐、酒吧女,通通都了不起;職業無貴賤,也都有箇中眉角、箇中辛酸,有的人有能力捧某種飯碗,有的人選擇了某種生活方式,旁人無置喙之處。術業有專攻,只看是否盡己之責。

所以討論「誰的太太了不起」並無意義,我們該討論的是關於「選擇權」的問題。重要的是一個國家的文化、環境、制度,是否讓每一個女人自由自在的選擇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生命經驗。不只是女人,男人也包括在內。社會應該沒有偏見的,鼓勵每一個男性和女性,選擇自己想要為國家、為世界付出自己所能的身分和方式。

破除性別刻板印象及「夫人」用語

這次選戰中也可以看到有因候選人的妻子個性犀利,而懷疑將來會干政的言論出現。既然投票選的是市長,應該討論的是候選人當選後是否能把握好公私分明,不會因私領域影響到市政,而不是要求候選人的太太只能閉上嘴巴當個安靜的背後的女人,而不能有自己的言論、思考。這對於女人的自主性難道不是種抹殺?反之,也不需將候選人妻子的乖巧順從形象放大強調,並認為這樣的形象是「理所當然」。甚至討論起哪一位太太有無具備旺夫相,好像女性的面相好壞價值是依附於男性的;而無論過去或現在,我們就幾乎很少看到用「旺妻相」來討論女性候選人的先生。

我們追求性別平等的社會,強調不要用性別刻板印象看待男性與女性,但是在「夫人」這個角色上,我們社會卻是把這種傳統性別刻板印象發揮到極致,壓抑和限縮了女性的主體,無論對陳佩琪或是蔡依珊來說,都是不公平的。

兩位女士都有其不容易的地方。別讓佩琪不開心,同樣地也別讓依珊不開心。這是台灣整個選舉文化該被檢討的地方,就讓選舉回到檢視候選人的能力、品行等特質,不要一再地放大強調哪個夫人犀利或哪個夫人溫柔、哪個有旺夫相或哪個沒有旺夫相,能破除框限女性的「夫人」這個詞彙更好。這才是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所應該有的態度。

相關新聞

(作者為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婦女部主任。文章編輯整理為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婦女部幹事張若眉)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