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的華麗高跟鞋

by 陳靜姿

萬華,舊稱艋舺,日據時期改稱萬華,有「萬年均能繁華」之意,同時也有 「萬德莊嚴、華嚴世界」的寓意。

阿嬤將高跟鞋擺得像百貨公司鞋子專櫃那樣。陳靜姿提供

大時代下阿嬤奮鬥的故事

民國50、60年代的艋舺可以說是台北市最熱鬧的地方,所以中南部的年輕人選擇到萬華打拼謀生。這些早期從中南部上來的年輕人,通常是家鄉沒有農地,少有機會受教育;為了謀一份生計才北上打拼,如今已是一生滄桑的銀髮長者。

環宇基金會在萬華成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據點的長輩們大部分都有著相類似的背景,小時候家裡窮困,無法就學,為了生計從中南部北上當學徒,成家創業。這些長輩們有的家裡賣肉圓、有的賣早餐或小吃。在孩子都成家立業後,便將事業交給下一代,過著退休的生活。一開始他們都窩在家裡看電視打發時間。萬華據點的游社工很希望能幫助萬華區的居民改善生活品質,於是挨家挨戶的將長輩們揪到據點來。

作者展示阿嬤的高跟鞋。陳靜姿提供

許選阿嬤(化名)今年92歲,據點長輩中年紀最長的。出生於日治時期昭和3年(民國17年),來自鹿港的她,家境清寒,家裡排行老大,有三個弟弟。當父母到工廠工作時,她就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們,並在家裡做手工貼補家用。成人後家裡人便幫忙她說親,婚後便跟隨丈夫做「鋁製鍋蓋鍋鼎」的買賣生意,但是由於生意不好,夫妻倆便商量,一起到台北打拼,一家人便來到陌生的城鄉──萬華。

許選阿嬤一邊上班一邊帶孩子,努力的把孩子養大,小孩終於成長立業。未料大兒子新婚三個月,由於工作過度勞累而生病最終癱瘓,此時60幾歲的她毅然扛起照顧兒子的責任,讓媳婦外出工作,在家一邊照顧癱瘓的兒子,一邊照顧孫子。

照顧20幾年,直到大兒子過世為止,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痛,阿嬤堅強的撐過那段最辛苦的時光,在人生一直在擔任「照顧者」的角色,她認為,做為傳統女性為家庭付出是應該的,「抱怨並不能帶來財富及快樂」,所以她心中只想著如何讓家人過得更好。或許不抱怨、不與人爭是她養生的祕訣,阿嬤完全看不出已經92歲高齡。

阿嬤認為穿上高跟鞋象徵出頭天。陳靜姿提供

楊圓妹阿嬤(化名)出生於嘉義縣大林鎮,圓妹家務農為生,因為是家中老大,從小生活困苦,她說小時候就僅有兩套冬天的衣服以及兩套夏天的衣服,要穿一整年,衣服補了又補。當然,也沒有鞋子可以穿,小學一年級時,父母買一雙布鞋給圓妹阿嬤上學,但要穿到小學六年級。阿嬤一開始就在鞋子前方塞滿著紙球,等到腳慢慢長大再慢慢把紙球拿出來,因為怕鞋子壞掉,所以只有遠足時才穿鞋子,平時都是打赤腳上學的。

1959年7月,12歲的她隻身來到臺北找工作,透過仲介到別人家幫傭,幫別人看小孩、顧家,吃住都在別人家,所有掙來的薪水都寄回嘉義給媽媽。

因為工作,圓妹阿嬤遇到了她的老公,老公是個油漆工,婚後生活過得很辛苦,兩個人租了很小很小的房子,老公都在工作,生活很忙碌,圓妹阿嬤則在家做一些手工,貼補家中經濟。孩子長大外出工作後,阿嬤便租了一台小堆車,夏天賣冰,冬天賣肉圓,阿嬤總說,他做事情很仔細認真,因此,小生意越做起好,後來買了家小店面,一直工作到這幾年,她才將店面租出去與先生過著退休的生活。若沒外出旅遊,她便會來據點上課,她總說,小時候欠栽培,趁現在還有機會她要好好學習。

筆者因和據點長期合作,因此,在他們成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時,便邀我來幫長輩們帶一些有趣的課程。設計據點課程,我首先思考的是長輩們的成長背景,這裡的長輩不識字者居多,但他們大都北上謀生,為了在台北能生活下去,所以他們必須不斷地思考因應生活中的任何改變,所以,這些長輩們頭腦及手都非常的靈活,於是我便設計藝術手作課程,讓他們發揮所長,並藉由簡單手作建立自己的美感生活,創造自我價值。

穿上高跟鞋代表出頭天

9月中旬(2019)我帶著長輩們一起做「高跟鞋」,我們的長輩從小備極辛苦,別說高跟鞋,一般的皮鞋對他們而言,就是奢侈品。除了經濟環境買不起外,她們從事的都是勞動力工作,也沒機會穿高跟鞋,對她們而言,高跟鞋是上流社會的象徵,也是她們的夢想,能穿上一雙華麗的高跟鞋,代表著出頭天。因此,我就邀請長輩們為自已設計一雙高跟鞋。

課程中,長輩們一邊做一邊興高彩烈地說:「等一下我要穿著它回家!」

我回:「好,那我們要不要穿著它一起去逛夜市。」

長輩們齊聲說:「好。」

二個小時就在歡笑的對話中,完成了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高跟鞋。

課程中,阿嬤們說要穿著高跟鞋回家。陳靜姿提供

課後長輩們紛紛將自己的作品拍照,說是要和朋友分享。為了供長輩們拍照,我將高跟鞋整齊排列。有幾位長輩們就說,鞋子不能這樣擺設。於是他們就自己動手將鞋子擺得像百貨公司鞋子專櫃那樣。

萬華據點的長輩們在父權資本主義的思想影響下,通常被要求成為家中的照顧者,身處貧困的環境中,她們必須出外工作或者做家庭代工,付出廉價勞動力以謀得生計,但家務上的勞動也是他們必需承擔的,生活極度辛苦。尤其是她們的婚姻通常不是她們所選擇的,但他們在家父長制文化的要求下,仍找到自己的位置努力耕耘,然而現在她們就是想要在自己的晚年有更好的生活,想要唸書、想要再成長,想做自己曾經想做但未能實踐的夢想。

基於這個發想,我就邀長輩們為自己設計一雙華麗的高跟鞋,這雙高跟鞋不是為了取悅男性,不是跨國資本主義下的廉價勞動力,而是為自己想望而精心設計的產物,長輩們藉由手作將各自的美感呈現出來並具有其獨特性,所以這雙高跟鞋不只創作,更多的是包含著自己的美麗與竉愛;這是一雙專屬自己的奢華高跟鞋。

(作者為輔仁大學哲學系兼任講師臺灣哲學諮商學會秘書長)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