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高衝突離婚爸媽相互安心的10項解方

by 余瑞庭

常常聽到同住方這樣回應我不讓非同住方看孩子的理由:「他/她來看我的孩子之後,孩子就會心情不好、尿床、緊張,嚴重時還會自傷,我為了我的孩子好,所以我不要讓他/她來看孩子。」很順理成章的理由,讓孩子斷了與另一方爸爸/媽媽的關係,是真的為了孩子好,還是能傷害到對方,自己覺得好?

詢問小孩他想要什麼樣的生活,讓父母雙方來配合。Photo by Анна Хазова on Unsplash

桃園市助人專業促進協會今年(2020)辦理一場主題為親子會面的親職講座,會中的同住方很誠實的說出了這段話,講師也提醒參與學員,真的是因為非同住方看我的小孩後,才有這些反應嗎?還是可以再多探究原因,不用急著把原因歸咎在對方身上。

同住方也常有一個思考誤區,非同住方是要來看「我的小孩」才造成這些不安因素,是「我的小孩」還是「我們的小孩」,這樣的思考模式,有可能讓小孩覺得我(同住方)比較好,他(非同住方)比較不好?拼一個輸贏嗎?而不是為了「我們的小孩」,我們可以一起做什麼促成「雙贏」,!

在課程中,非同住方與同住方的互動交流,講師詢問:

  • 同住方,你覺得非同住方怎麼做,你會比較願意讓非同住方看小孩?
  1. 非同住方情緒平穩
  • 同住方可以做些什麼讓非同住方安心?
  1. 讓小孩可以主動跟非同住方接觸
  2. 把小孩的日常生活分享給非同住方
  • 非同住方對於同住方會面探視覺得不安心或是拒絕會面探視的原因?
  1. 小孩疑似遭陌生人打
  2. 小孩讓對方看完就會有些生理或情緒反應如尿床、緊張
  3. 小孩會自傷
  4. 小孩被帶走
  • 非同住方覺得可以做些什麼讓同住方安心?
  1. 情緒平穩,小孩的情緒來自於父母雙方,大人要讓自己的情緒平穩。
  2. 跟小孩主動接觸
  3. 上親職課程

我們助人專業促進協會承接辦理桃園市兒少監護權調查訪視方案已逾6年,多年來嘗試以不同方式協助父母看見孩子的需要,曾以社工員進行訪視父母兩造,以心理輔導員訪視孩子、曾以實習心理師協助監護權調查訪視後有情緒需抒發的父母雙方與孩子,進行後續關懷。

2020年首次嘗試辦理兩場親職講座與兩場親職教育團體,協助司法訴訟中關係緊繃、斷裂,高衝突的兩造父母,有機會看見孩子的需求,協助父母穩定會面探視,嘗試成為「合作式與善意父母」,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讓孩子不因父母離婚而需要被迫選擇,讓離婚的傷害降低。

本次親職講座,共有10位學員參與,5位同住方,5位非同住方,期待兩方能開啟一些對話,讓同住方理解非同住方的難處,非同住方看見同住方的為難,試著促成一些了解,學習「為了孩子好」這個目標,成為一對對合作式的父母。

講師在課程中帶領用左手寫名字、兩人互推、腳移動則得分等小遊戲,試著讓參與學員,瞭解不擅長的行為,但需要多練習就能夠提升熟練度,多練習的重要性,兩人互推則讓參與兩方發現互助合作的重要性,從影響圈出發,專注自己可以改變的地方,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自己能不能多做些改變,聽到,聽懂對方的需求,為了孩子好,釋放出善意與合作的訊息,而不是一直在關注於改變對方,希望對方改變,所以要學習尊重每個人改變的意願與速度。

課程中,講師與學員分享,真正讓小孩開心的事情是什麼?對小孩最好的選擇是什麼?

學員回應:「是小孩不用作選擇!」不用選擇爸爸,不用選擇媽媽;因為叫小孩選,真的太殘忍了。

我們可以做的,從自己做起,跟對方能好好溝通、釋出善意,對小孩變動小一點,問小孩你希望你未來的生活要怎麼過?小一點的小孩,可以用條列式的問法,目前生活或正在做的事情來讓小孩瞭解。

詢問小孩他想要什麼樣的生活,讓父母雙方來配合。

我們期待接下來的親子會面團體討論,讓同住方與非同住方多點理解與互動,為合作與友善父母努力,讓孩子不因兩造離婚,而被迫選擇,一切都為了孩子好而努力著。

報名親職教育團體~親子會面,難!不難!!~親子會面實務操演在這裡

(作者為桃園市助人專業促進協會社工)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