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蝴蝶

by 張瓊齡

連續第三年,我來到安徽合肥的小團山香草農莊。

前兩年來訪的時候,都是寒冷的正月天,我曾經隨著郭中一老師、莊蕙瑛師母風塵僕僕(這不是形容詞,從合肥到小團山的車行途中,真的常見一路鋪天蓋地而來的黃沙)到小團山上走走逛逛,但從未能在山上住下,畢竟主建築體「徽風歐韻協同住宅」在前兩年我造訪時,尚未正式落成啟用。

此行,我在中國有超過一個月的逗留,進中國前,已經在東南亞遷移停留了幾乎兩個月,小團山是我預定要在中途休養生息,並且針對前一段行程進行反芻沈澱的居所。

小團山上的黑蝴蝶。Photo by 郭中一
小團山上的黑蝴蝶。Photo by 郭中一

離開小團山的前一天早晨,用過早餐,我從活動中心返回山頂上「徽風歐韻協同住宅」的碎石子路上,發現一隻動也不動的黑蝴蝶。

我確定牠沒死,但一時反應不及接下來可以怎麼處理,就先回到屋裡拿東西,跟在我身後的兩位同伴,先將牠移到路旁的草叢中,至少不會那麼顯眼被其他人誤踩,短時間也至少不會面對日照太烈的問題。

我一邊在迷宮似的「協同住宅」裡頭穿梭上樓又下樓,一邊惦記著這個單薄的小生命。

在行走的途中,突然想起郭老師有「狗將軍」頭銜的小兒子,他對雞啊!狗啊!挺有辦法,也聽過他挺身護衛過這些小動物的故事,說不定他會有辦法!我在返回活動中心的途中,便用塑膠袋一套,讓黑蝴蝶輕輕滑入(過程中牠幾乎不做抵抗,讓我更加相信牠需要幫忙),趕緊去向「狗將軍」求助。「狗將軍」當下有點傻眼,說他對昆蟲不熟呢!我轉向「狗將軍」的哥哥,他也沒碰過類似情形,坐在一旁冷不防老愛打趣的郭爺爺說,那就找一一九幫忙吧!

在陷入膠著的片刻,我把蝴蝶從袋中輕輕倒出來,原本奄奄一息的牠,竟然展翅一飛就到飛到郭爺爺身旁的牆上棲息。看到牠還有飛行的能力,只是不能行動自如,我感到比較安心了些。郭爺爺開窗,要讓牠自個兒飛出去,牠卻又紋風不動。

大家稍稍討論了一下,似乎沒能想出明確的好辦法,「狗將軍」的哥哥說,不妨讓牠回到草叢裡,讓牠依靠自己的力量,慢慢恢復吧!

而我唯一能夠做的,是幫牠選取活動中心跟前,一塊花兒特別繁多,特別富饒的土地,將牠放在盛放的花兒旁邊,以便牠有力氣的時候,就近就有各種的花蜜任牠採擷。

看著黑蝴蝶動也不動地攀在樹葉上,跟周邊忙來忙去的蜜蜂們形成強烈對比。我放心不下,還在旁邊守候。候著候著,突然一陣大風過來,只見黑蝴蝶藉著大風的力道,一躍而起,一會兒便朝著活動中心旁兩座木構淋浴間邊上的石壁翩然飛去。

原來,黑蝴蝶在等待的只是一場自然的大風啊!

我沒有辦法讓情況回到最初,讓黑蝴蝶就只是待在原處,讓另一場我無法目睹的大風自然吹過。

我也不能確知,之前經歷的種種過程,是不是白忙一場,全然多餘。

只知道,已經在小團山上生活了將近半個月的我,似乎對於此地,任何生命的存活狀態,特別敏銳,特別容易在意,即使心裡明白,蝴蝶的生命原本短暫,生生死死轉瞬之間。

後記:郭中一老師看了我的文章後,告訴我,天氣太冷的時候,蝴蝶的翅膀會凍僵,必須經過日曬,讓溫度把翅膀舒活了,才有辦法飛行。我恐怕是碰到一隻凍僵的蝴蝶了!收到郭老師寄來2009年3月拍的照片,也是黑蝴蝶,不是我看見的那隻。

瓊齡的旅程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 淑芳

    看到後記,不禁想到:「無來無去,無代誌。」
    這是有意思的功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