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輕,我不想再交女友了

by 筱瓶口述 徐緩訪談整理

印象中我小時候暗戀過男生。小學低年級時,有鄰居的女生喜歡找我出去玩,常去她家玩,她叫我碰她背或胸部的地方,要我撫摸她,那時候我不懂,不知道她要幹什麼,感覺上不糟糕,只是覺得她有點煩。

有位同學叫白白,自我認同是「不分(既非T也非婆)」,我認識她時都是婆的角色,現在交的是男朋友。曾經我們很要好,但現在人事已非。她是我的感情關係圖中唯一的共同聯結。

我交往過5個女朋友,都是在網路上認識的。

第一位和對我影響很久的第二位

第一位在一起才13天。我有點喜歡她,她不要維持長久的關係,只要上床。白白認識她,事後才跟我說:「妳們快分手了,到時候就知道。」簡直是放馬後炮,我聽了很儍眼,又生氣。

第二位很幽默,我跟她分分合合,出了許多事,那些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只要有一點事,如:知道我第一個女朋友時,也拿這來跟我吵架,她懷疑我跟她朋友曖昧,還有我的學妹等,就說要分手。總是幾天很好,幾天吵架,我想追求長遠、固定的關係,總想辦法挽回。她和白白也認識,分手後才知道她好像在中間挑撥,在我和白白面前說對方的壞話。

有一次她要我到台北,不讓我回去,我只好住她那裏。那天晚上沒回宿舍,學校通知家長。第二天回家之後,我除了哭還是哭,媽媽問:「發生什麼事情?是不是感情的問題?如果有男朋友就帶回家看看吧!」我說:「我交的如果是女生呢?」媽媽說:「那是友情,不是愛情。」妹妺很早就知道我交女朋友,曾去問爸爸,爸爸說無所謂。

那次失蹤回來後,我除了哭還自殘,去看醫生,被診斷成憂鬱症,開始吃藥,在學校常被輔導。媽媽勸她不要跟我在一起,我們就偷偷聯絡。有天她在即時通上說要分手,又叫朋友告訴我,要我放手,我將憂鬱症的藥加上感冒藥一次吃下去想死掉。

我對唸的學科沒興趣,很痛苦。實習時環境陌生不能適應,我寫的報告一直被老師退,改了又退,經常被罵,心情不好,也不想做功課,週五交不出作業,跑去找她。回家後,媽媽盤問我的行蹤,打死也不說是去見她。想到實習,我做不來,覺得很累,不如結束生命吧,就拿著菜刀想自殺。跟媽媽說我要休學,也不行,被爸媽一起帶回學校。

老師罵我,我不回話,班導師說我可以延後實習。我的手機被沒收,我叫妹妹掩護,用公共電話打給她。幾次之後,她說:「妳不要這樣,我喜歡別的女生了。」我很受傷,每天哭,暴瘦下去。

接下來有一、兩年的時間,每當想到她時,我就很難過。妹妺有時候會故意提那些事;家人沒辦法理解;我也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很多事情都能扯到這上面來,只要我出去,或手機費比較多就會被問,一直到現在都這樣。從那之後,我整個人變得比較悲觀,壓力很大,有時候想去跳樓,或希望被車撞到,總之能結束生命都好。

第三、四位;我好像都吸引黑社會的人

Photo by Made Underground
Photo by Made Underground

隔年認識了第三位,我們太快在一起,觀念不一樣,她的情緒管理有問題,EQ不好。一個月後就沒再聯絡。

第四位是我3年級認識的。那時想認識網友,不想談戀愛。想是一般的網友,聊聊即時通,並沒什麼來往。有一天她說要唱歌給我聽,她開始唱,我笑出聲音來,她聽到,就開視訊。她喜歡唱歌,喜歡開視訊,長得很帥,很有自信。

之後每天用即時通聊,後來她邀我一起玩線上遊戲,有點小曖昧。我一向不主動,怕被打槍(被拒絕),怕丟臉,沒膽又沒自信。我們很聊得來,她曾說過等到某個時候時再當她的女朋友,我想這可能是開玩笑,不要給自己太大的期待,怕萬一不是的話會落空。

後來她向我告白,我很高興,可惜是在遊戲中寫的,沒留下記錄,我回的「我喜歡妳」的字被洗頻(註:在線上遊戲同個地方重複發言,干擾其他使用者叫「洗頻」),她沒看到。我們在一起了,處得很愉快,我終於敢跟人家說:「我交伴了。」當時她有一些問題,搬回老家住,她是黑社會的人,我後來才知道的。

我好像都吸引黑社會的人。第二位的家庭背景是黑社會,小時候常在學校勒索別人;第三位的爸爸是黑社會,她自己不是,曾說必要時可找她爸爸幫忙。這個第四位,剛發生一些事,原來很有錢,弄成沒錢,工作也丟了,只好回老家。

原來工作的朋友找她回去做,同時黑社會的老大也找她,她問我要選哪一個?我說如果要安穩生活的話,就選原來的工作;想要快速有錢的話,就選黑社會,她選了黑社會。和老大見面那天,我陪她去剪頭髮,打理門面。見完後,她說她以後不會有很多時間在網路上,我們分手吧!

我和黑社會的人交往不會怕,她們不會多講那些不光榮的事情,我也不會一起去做那些事,除非是我自己想不開。

第五位;和女友一起時誰付錢?

我和第五位在一起快7個月的時間。一開始很愉快,終於遇到非黑社會的人,生活正常。那時候她剛辭職,到我們分手時,她都沒找到工作。

她的生活無聊,朋友很少,有朋友找她時,她就說其他人的閒話。我有時候為了打報告留在學校,然後偷偷出去約會,沒去的話,她就抱怨。我跟她說明,我要上學、實習,又得回家應付家人和朋友,生活很有壓力,她不聽;同時被家人懷疑,是不是交了壞朋友了?真是不勝其擾。她覺得我對她冷漠,在電話中問我們要不要在一起?我實習得很累,跟她吵架。面對面時,她又說不要分手,我很困擾,叫她找些事來做。後來我說我們再考慮好了,她哭得很傷心,換她選擇分手。

分手後,才知道她已經劈腿了。她沒有經濟能力,又要求生活品質,後來從我朋友口中聽到她說,我花她的錢花得很理所當然,又說我壞話,說我長得不好看、不能常陪她等,我覺得很受傷,覺得自己很差,沒什麼意願再去找下一個。

我們在一起時的花費,大部份是T付錢(因為我是婆),只是我從沒要求對方買帳。到了我要出錢時,就是我們的感情發生問題,已經到了快要分手的地步了。像第二位女朋友,當能借她錢的朋友都離開了,她轉而向我說沒辦法,我們在一起就要互相。後來很多東西都是我買的,用很爛的理由向我騙錢。

我不想再交女友了

我生活很忙,上課、實習,有家人要相處,生活要正常,明年要考執照,要再進修或就業,到時候會不會碰到就業困難呢?

我覺得在網路的人有這些心態:我少一個伴,就找一個,不管愛不愛都好;互相虧來虧去,放長線釣大魚;雖然認識了,但不一定會發展。我覺得那些人都不可靠。我的生活圈單純,看了那麼多無業遊民,若自己也失業的話,要怎麼辦呢?我是長女,擔負著家人和親戚們的期望,他們覺得我的科系將來有很好的出路,我如果說不喜歡唸這個系的話會被罵,跟他們會有很多衝突,唉!怎麼那麼多事?

我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好了,沒有多餘的能力去負擔另一人的感受,也沒人可以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著想,所以我不想再交女友了。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