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健康教育」的二三事

by Asian

當我開始對異性產生興趣時,我就被養在性別數量極不平橫的教室裡,那時班上男生只有五位,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將我們分成了五種,小胖、大胖、帥、眼鏡、普通,這是我第二次被分類的經驗。由於班老師決定不要我們男男坐在一起(以免剩下一位難安排),而是各自拆開和不同的女生配對,所以生性害羞的我,還是有機會讓課桌椅中間的那條線與對面的那個女孩,成為我愛情世界的第一幅景象。

我忘了我是怎麼喜歡上她的了,只記得她有一頭很漂亮的瀏海,早上總是很親切的跟我說早安,天氣不管是刮風還是下雨都不會影響到她的從容。然而雖然命運安排了我們坐在一起,但我還是不知道要怎樣開始跟她「做朋友」,那時只想著反正每天都會見面,明天再試試吧。不知不覺兩年過去了,因為我一直期待明天;所以也就沒機會和對方說,直到我們畢業。這就是純愛,純粹在大腦交流就能心滿意足的戀愛故事。

Photo by malias
Photo by malias

國中時我們學區施行男女分校(你沒聽錯是男女分校不是分班),要有機會和女生互動只能到補習班去,所以在學校裡我們自然將注視的對象移往年輕的女老師。班上某些勇敢的同學那時會在班上朗誦情詩,而老師們則彷彿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一樣地欣然接受,還會請那位同學幫忙管理班上秩序。國一下上健康教育課,我們老師剛好請育嬰假,代課老師是位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女老師。我記得她剛到教室的第一堂課就遇到棘手的十三、十四章,還記得那時班導師還特定在上課前到教室警告我們千萬不可以作弄老師;結果自然是─—沒效。雖然代課老師只是帶我們將課本讀過一遍,但不知為何那兩章之後不管怎麼考我們都是滿分,可見得只要內容吸引我們,考試就絕對不會是個問題,所以那時大家考試將自己考不好的原因都歸咎在老師身上並不完全是沒有道理的。

圖片看久了,班上開始有同學提議大家去見識一下所謂的「香港三級片」,一開始我們是到學校附近的錄影帶店裡觀賞,它那裡有個小房間,原本是給租影帶的人試看影帶有沒有問題的,後來我們這些問題學生竟讓老闆意外發現「商機」,就以一分鐘一塊錢的方式出租小房間給我們;因為那時錄影帶店盜拷正版影帶非常嚴重,片名和內容也常常亂七八糟,所以我們都必須很有耐心的看完前半個鐘頭才能確定這部片是不是符合我們的需求,後來「日本成人電影」來台,不過我們當時都稱呼它為「人類有性生殖行為教學觀摩帶」,大家馬上就變了心,原因是因為日本女星做事比較乾脆,我們比較不用快轉,而且它的畫面也比較直接,方便我們和課本所學對照,這才解答了我們這幾個月來心中的疑惑。

真相大白之後,大家開始各自擁立山頭,有人喜歡皮膚黝黑的有人喜歡嬌小可人的,研究的場所也紛紛改至自己家中。當時因為我們有幾位皆是白石姊姊(編註:前日本AV女優白石瞳)的擁護者,所以我們決定移駕到有位家中有錄放影機的朋友家觀賞,只是大家必須輪流擔任警衛,以防他的爸媽突然回家。後來有位比較有本事的同學加入,因為他家很大,所以他有一間「自己的房間」,也有自己的電視機和錄放影機,而且重點是他家很注重隱私權這回事,爸媽進來都會敲門,所以我們也就放心的欣賞影片。

不過這段蠢動的青春期很快就過去了,因為我們畢竟還是要面對聯考,也許是那些不切實際的畫面逐漸被課業壓力所取代,也許是後來去了補習班之後和女生的互動更多了,我們開始覺得和女生說話比電影快速進展的情結更符合現實,這一段男性必經的過程,就在我和女朋友約好要一起打拼考上高中之後劃上了句點。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