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約定

by 林小混

心理測驗常有這樣的題目:「你最在意自己哪一個五官?」我發現,當你見到自己孩子第一眼時所看的地方,往往就是最誠實的答案了。

身為家中唯一單眼皮的人,我一直希望安安(註:女兒的小名)能像老公有雙大眼睛,誰知初生那幾天,她的雙眼皮若有似無,偶爾還會迷路忘了返家,一度讓我頗失望,幸好眼皮們之後還是乖乖定居了下來。而老公則是仔細端詳她的唇型,真奇怪,一個大男人卻偏偏只在意女兒的嘴巴有沒有太長太厚太翹!

安安的雙髮漩。Photo by 林小混
安安的雙髮漩。Photo by 林小混

來自遺傳的特徵還有基因可溯,但安安的雙髮漩、大胎記又是打哪來的呢?

從來不知道髪漩還能有一個以上的,直到長輩們摸著安安的頭驚呼:「她有兩個『怎』(台語「髮漩」之意)耶!」還紛紛搬出台語古諺:「頭上二個怎,歹甲沒人問。」意指頭上有兩個髮漩的人,脾氣壞到讓人完全不想過問。雖也有人緩頰:越倔的人往往越聰明,但我已隱隱感到:這似乎不常見,而且言下之意就是「這孩子會很難搞」,難怪老公一臉無奈:「我已經有個反骨的老婆,該不會又來一個叛逆的女兒吧?」

另一個久聞其名終於讓我得見的特徵,就是「胎記」,很害羞地出現在安安左邊屁股上,面積還不小呢!婆婆說這是「床母做記號」,媽媽則開玩笑:想必是安安出生前就不乖,被註生娘娘打屁股留下的印記。醫學上,胎記是先天形成或嬰幼兒時期出現的皮膚變化,可能是細胞、組織或血管不正常增生或減少所致,約有10%的新生兒會有胎記,且大部分都是良性的。像安安這種青色的胎記,又稱「蒙古斑」,好發於臀部或腰椎,長大後(約六歲)就會自行消褪,不需治療。

關於胎記,我最喜歡的是這個說法:「上輩子的親人因為捨不得分開,約定來生還要繼續相愛,所以在身上做記號,下輩子再相遇時,才不會錯過彼此。」常常,抱著安安軟軟小小的身體,輕觸她屁股上青青淡紫的色塊,我都忍不住想:上輩子的我們是怎樣的關係,以致讓她如此念念不忘,還約定此生要當母女相會?若現在的她能說話,會想告訴我什麼呢?

前世的盼望、等待的熱情,只為成就今生這段母女塵緣,喔,多麼美麗浪漫的約定啊!

致網氏讀者:
回顧2009年4月至今,除了偶爾靈感乍現外,本專欄多數文章都是趕在快斷炊前,大量消耗腦細胞拼湊、回憶才及時產出的。沒想到,這一次又一次的陣痛,竟也讓「小混孕功散」專欄累積了16篇文章,足足是我當初開版時預設值的2倍哪!

隨著月子生活進入尾聲,整個孕程也將告圓滿落幕,這套練了10個月、又以文字慢煨細燉了2年的「孕功」,也是時候該出關了!

親愛的讀者們,小混的懷孕記事將暫時畫下休止符,期待在很快的將來,以更具人生況味的分享,與大家見面。

瀏覽更多小混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