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桑也可以公益旅行,嗎?

by 張瓊齡

2010年冬天,3個多年前在社區大學選修我「歐巴桑也可以自助旅行」的熟女學生,力邀我一起去看「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觀影前的餐敘,學生們念念不忘的是我當初給她們的一項期中作業:在學期結束前,到台灣自己所住縣市之外任何地區自助旅行一趟,型式不拘,唯一的要求是務必要「獨自一人」,並起碼在外頭「過夜一宿」。

當時有位學生的老公頗不以為然,說你們這是什麼老師啊!怎麼鼓勵學生離家出走!那位從小到大一直循規蹈矩、出社會後任公職也奉公守法的乖乖牌學生,緊抓住這個機會,說無論如何非遵從老師指示,定要實踐這個作業不可,不睬老公的碎碎念,執意完成她這趟壯遊。幾年過去了,學生們自然也有過和親友同行的其它旅行,意想不到的是,當年那樣的一趟個人小旅行,竟讓她們回味至今。

Photo by chiang
Photo by chiang

從事了幾年的國際志工,三不五時便會接收到這樣的抱怨:「為什麼總是35歲以下的人才有機會出國當志工?」、「是歧視家庭主婦、歐巴桑嗎?」跟幾位較早期在台灣推動短期國際志工的姊妹淘商量後,覺得可以針對我所熟悉的社大學員做嘗試。

過去,總是先招募有意願一起出國服務的成員,再一起做行前培訓,藉由在社大的授課,我們嘗試暫不預設在何時、與何人、或獨行,就先讓有興趣的人一起來上課,瞭解國際志工到底在做些什麼?又該怎樣做行前的各項準備?

第一次開課,我們幾位有經驗的國際志工,組成一個授課團隊,能夠來的盡量全員到齊,至少也都會有兩位教師到場,以「愛在加爾各答天空下」為課程名稱,號召有興趣透過國際志工之旅,藉由服務,進而更加認清自己的民眾成為共學夥伴。

不出意料地,學員都是女性,有上班族、家庭主婦、退休人員。授課過程中,逐漸發現的事實是:有自助旅行經驗的人,根本不用上完一學期的課,就自己出發了;有人知道自己短期內,無論財力或時間,根本就出不去,來上課主要是聽聽別人經驗、過過乾癮;把不同年齡層、不同旅行資歷與品味的人放在同一個課堂的結果是,年輕的、年長的,有豐富旅行經驗的、跟幾乎不旅行的,很自然地壁壘分明。

學期結束後,我們授課者回歸初衷,是想要提供經驗不足、勇氣不夠的人,一個踏出第一步的機會,因此,決意日後在授課主題上明確標示出對象,也擔心公益旅行或國際志工陳義過高,大家忘之卻步,決定先從自助旅行下手,把公益性質的旅行暗藏其中,於是「歐巴桑也可以自助旅行」應運而生。

果然招收的學員聚焦了(沒有年輕人自認是歐巴桑吧),但人數也大幅減少,社區大學義氣相挺,覺得這門課跟公益有關,就算血本無歸也要開到底。

終於到了學期末,我詢問學生們,上了一學期的課,也做了個人的期中台灣小旅行,是否有任何國外的旅行正蘊釀中呢?

一個剛當外婆的阿嬤冷不防地說道:「哎唷,老師啊,ㄚ你就組一團,帶我們一起出國去,不就好了嗎?」我一聽傻了眼,卻見到其他的學員們點頭如搗蒜。

原來,好說歹說,憑一門課就要讓歐巴桑跨出這一步,還真不是普通的困難哪?如果連台北市、首善之區的歐巴桑,都還有這麼多的顧慮和限制,那我真不敢期望其他地區的歐巴桑們,能夠多積極勇敢了!

此後,由於出國行程漸多、漸長,我不想在學期中老跟學生請假,遂不再長期開課,只偶爾接受社區大學或NGO單次演講邀約,聊聊國際志工旅行的見聞,然而,對於陪伴母親出國旅行這件事,卻持續了下來,還小有心得,每一趟都開啟一個新境界。一些同是國際志工、與母親相處不睦的同好們,在驚嘆我的壯舉之餘,也曾開玩笑地說,乾脆委託我帶她們的媽媽去旅行算了,我總是笑著拒絕。

多年前,我邀請媽媽,要出錢讓她跟著出國當志工,她的回應卻是:「我苦日子過得還不夠嗎?竟然還要自己花錢出國去受罪!」原來,自己出錢當國際志工是違反某些常理的事,我做得理所當然,卻忽略了絕大多數人並不這麼想。

到底,歐巴桑也可以公益旅行、出國當志工嗎?

已晉身為歐巴桑的我,自然覺得沒問題,然而,那卻是我從大三時代就開始在台灣當志工、還沒變成歐巴桑就已經養成的私房興趣。

瀏覽更多瓊齡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