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是個純真的年代

by Asian

近來,由於新工作的緣故,我電話鈴聲的頻率開始多了起來, 但這也讓我回想起了過去的一段往事。

那件事是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時是個純真的年代 。在那個網路還沒出現,手機也沒那麼發達的時期,由於人們無法隨時隨地隨機待命,所以那時所有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總有些「承諾」的色彩;正由於人們無法隨時相連,所以到了要「兌現」承諾的那一刻,我們總是珍惜的,而這一切正是來自於那些「未確定」的過程。

高中畢業前我談了一場遠距離的戀愛,那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卻也從此確定了我完全不適合遠距離的戀情,即使是一天可以到達的路程也不例外。

Photo by Made Underground
Photo by Made Underground

她,就讀於高雄女中,認識她就是極為戲劇化的開始。我還記得那次是我去中央大學參加一個全國性的比賽,在選手村的某個晚上,我正要去刷牙,一個與我相熟的學長突然把我叫住,我只記得當時在他大喊:「就是你了!」之後,房間突然瞬間湧進數十名全台灣各地的高中生,將我團團圍住。當時我都還沒來得及把嘴裡的那口水吐掉,就被大家請到房裡的一張板凳上坐下。在一陣歡呼聲後,學長對我說:「學弟我對你一直不錯,對不對?」我當下還沒想清楚就急著回答:「當然!」現在回想,學長當時說那句話的效果,應該跟以前八點檔古裝劇中,太監說的那句話:「啟禀皇上,小的有句話不曉得該不該說?」的效果差不多,因為接下來的劇情就是又有一位忠臣又要人頭落地了。

但我當時自然不會那麼聰明;在歡呼聲之後,有一位雄女的學生從門邊出現,學長指著我的臉對那位女孩說「就是他」,我看著那位女生面有難色的表情,之後緩緩從嘴中吐出幾個字「親愛的、親愛的小老公,我愛你」,她話一吐完又是一陣歡呼,不由得你不信,那次意外之後我們就開始密切聯繫了,儘管是從她的告白開始,而且她還是因為玩「大冒險」被處罰,但我當時還是認為我們以後會在一起長長久久。於是活動結束之後,我們便開始每週一次的長途電話互動。

那時候還沒有手機,所以我們兩個都要用家用電話進行聯絡,有時話一說起來就是幾個小時,原也無事,幾週之後,我們雙方的父母都發現了子女有了一點不同,房門關起來的時間也多了起來。於是開始進行他們美其名「關心子女」的電話竊聽活動。自此之後我們說話時都必須刻意豎起耳朵,在第一時間判斷究竟是誰的家長拿起話機,之後還不能因此草草斷線,而是必須認真地拿起我們事先準備好的題庫來應敵;像有一次我們正分享著這週學校內發生的趣事,這時突然有話機被拿起的聲音,她馬上反應很快地說:「請問國文課本這一課,余拏一小舟的小舟,你們國文老師說這裡的文法使用是譬喻還是借代?」之後我們聽到一聲很放心的話機放下聲:「討論功課嘛!」、「好事好事」。我們才剛很有默契地這樣想,那頭又出現話機被拿起的聲音,我這時馬上補上一句:「不知你們老師對於這週連戰副總統訪問歐洲有什麼看法?」……

這場諜對諜地話筒戰爭過了三個月後,我們終於見了面,還一起去看了電影。但我們都同意,我們都不適合這種遠距離關係。在我們牽著手走在西子灣的海灘時,我們決定要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也要停止之前每週一次的祝福,直到三個月後大學聯考放榜的那一天為止。最後我們都沒兌現這項承諾,她比預期考得更好,上了第一志願,而我則是考上了一所私立的傳播學院。從此我們很有默契地不再聯繫,彷彿過去那段時間不曾有過交集。

那是那個時代才會發生的故事,那種等待的過程、父母美其名為子女好的偷聽、及那個起初認為是緣份的開始及約定好要一起達到什麼的經過,都在那個時空裡才有可能發生,所以現在當我回想起當初,我仍會在開頭時加上那一句話,「那件事是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時是個純真的年代」……

了解更多Asian的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