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力與美

by 許淑屏採訪整理

家世

林秀是賽德克族,屬於泛泰雅族,今年30歲,大學畢業,在家是么女,上面有一個姊姊。爸爸50幾歲,目前沒有固定職業,有酗酒習慣,這幾年來對酒精的依賴更趨嚴重。媽媽今年也是50多歲,目前有一男友。

林秀已婚,丈夫比她小,是外省人和阿美族人的後代。他們有一個可愛的兒子,今年4、5歲。林秀的丈夫長年在外地工作,只有她帶著兒子住在花蓮,兒子很粘她。

兒子把我當唯一的愛人耶,還不敢在我面前承認自己喜歡幼稚園的一個女生,也不讓我愛別人。他說:「媽媽不能愛爸爸,不能愛別的叔叔,也不能愛自己噢,只能愛我一個人!」

母親和母親的男友

林秀的媽媽有男友三年了。早期,母親很顧家,也很照顧丈夫,常提醒丈夫酒喝太多會傷害身體,但是這幾年來丈夫的酒癮越來越大,幾乎每天都喝得醉茫茫,性情也為之大變,經常發脾氣。三、四年來,兩個女兒陸續出嫁後,只有她承擔這一切,非常痛苦。

「我能體諒媽媽交男朋友,多少是個情感的支撐和苦悶的出口。但是,我們的族人不能諒解和接受這件事,他們經常責備媽媽。」

Photo by didi_wu
Photo by didi_wu

阿美族母系社會不是不排斥已婚婦女再交男朋友嗎?婚內女性除丈夫外還有其他男人,不是並非少見的現象嗎?為什麼林秀的母親有男友卻被族人指責?

「其實,阿美族不盡然全是母系社會。花東靠海的族人是母系社會,男人大多入贅到女方家;但是山區部落卻不盡然,入贅的不多,從以前就是這樣。」

「我們部落就不是母系社會,所以媽媽有男朋友一定被議論和批評,她只好經常不回家。我勸媽媽乾脆和爸爸離婚算了,可是媽媽不願意,她擔心如果離婚,以後姊姊和我就不能得到爸爸的遺產。其實,爸爸除了土地之外,根本一無所有。」

生命中的堅持

林秀的生命力非常旺盛,而自由發揮所長是她認為活著最重要的動機和價值。

「我崇尚自由,不喜歡被人約束,所以我從骨子裡就應該是不婚族,可是命運跟我開了個玩笑,讓我和老公那麼早就戀愛結婚生子了。為了工作、孩子和老公,我已經夠不自由了,公婆還要管我,真叫人受不了!沒有自由,會讓我想造反呀!」

林秀明白自己不適合婚姻,卻因為戀愛陷進婚姻的網裡,天性中對自由的渴望使得她不斷的在婚姻關係裡掙扎,企圖釐清和削減多重角色帶來的繁雜責任,同時也不斷誠實的面對自己並更深入的探究自己內在真實的需求和渴望,勇敢堅定的在每天的生活裡奮力去實踐、滿足。

「我適合當不婚族,男性對我的吸引力和熱情只能維持四、五年,之後就可能漸漸淡化、冷卻了,而被新的、其他的人、事、物吸引。我本身不願意不忠於婚姻,因此,寧願不婚。婚姻讓我失去自由,婚姻是綁住我追求事業的枷鎖。我最近在和老公談離婚,我們沒有爭執或吵架,代替的是每天好幾通電話熱線交談。他說:『這哪像要離婚的夫妻?你為什麼不多考慮一下?是我做錯了什麼嗎?』其實他什麼也沒錯,是我的問題。」

林秀選擇放棄婚姻;另一方面,她熱愛她所選擇的工作。工作的時候,她非常專心的完全投入在工作裡。她的做事能力很強,熱誠度高,喜歡需要發揮創意、接觸人群的事務。

「我在工作的時候,總是有源源不斷的靈感和活力在我的腦袋跟身體裡湧出,如果不把這股能量釋放出來會很難受的,所以我需要工作,享受工作,幾乎每天都工作得很快樂,我非常喜歡這種自我實現的滿足感。我多麼希望能擺脫一切羈絆,全力衝刺自己的事情!」

由於林秀的能量都投注在工作上,所以工作結束時,她很需要靜謐,在一個完全安靜的環境裡把心沉澱下來。

「我下班後喜歡獨處,需要安靜,這樣才能和自己身體跟心靈的真實感受連上線,這個連線對我就像呼吸一樣重要。我很怕吵,也怕被別人分心。生了孩子沒辦法,一定要挪出時間照顧他,陪陪他。我現在只希望能全力顧好自己和兒子,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心力去顧其他的,像是我的老公和公婆啊!」

林秀在每天的生活裡不斷尋找自我實踐和角色責任的平衡點。她運用智慧和勇氣,跳脫部份社會規範的框架,做出必要的取捨。跟大多數為人母的女性一樣,母職在這樣的衝突及拉扯中,是最不願也不會割捨的角色。

「我們一生都在做對得起別人的事,但是死的時候,你對得起自己嗎?」

生命中的景致

林秀的興趣很多元,能靜能動。她喜歡上山下海,探訪各個不同的族群部落,結交朋友,深入了解不一樣的風俗民情文化。

林秀的個性外柔內剛,外表看來是個十足陰柔的女性,一頭長而濃密的淺褐色卷髮襯托著小小的鵝蛋臉,大而深的淺褐色眼睛常常隨著講話的表情流轉;然而,林秀的內在卻十分陽剛,有智慧,有勇氣,有遠見,有計畫,堅定的朝理想邁進,喜歡衝事業,熱衷於展現自己的才華。

林秀喜歡結交男性朋友,會抽空和他們一起談心、玩樂,其中有兩個最談得來的好朋友,比姊妹淘還親密,林秀常跟他們分享內心的秘密,暢談人生哲理,更經常在面臨人生重要抉擇的關鍵時刻,跟他們分析討論,聽取他們的意見。

「我有兩個知心的異性朋友,一個是黑手哲學家,天底下沒有任何事情是他不能接受的,他提出來的建議很能讓我聽得進去,而且非常有建設性。另一個好朋友是牧師,心胸開放、觀念新穎,我有問題常會和他討論。」

林秀一直以一種主動積極的方式存在,勇敢的追求生命中各種歡愉。她在自我實現的過程裡,勇於卸下傳統道德的包袱,在每個重要的轉棙點上,重新認識、檢視自己,不讓夢想失落,創造符合自己期待的人生。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