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麗的情與慾

by 許淑屏採訪整理

我的父母都是阿美族人。媽媽今年快七十了,她出身於望族富貴家庭,小時候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是千金小姐。爸爸今年已經七十多歲,他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入贅到媽媽家,卻一直很「大男人」,不擅長也不喜歡做粗重的活兒,像是上山狩獵、下田耕作或扛運重物這些事,都會讓爸爸做得很不開心,能避免就盡量避免。

我有一個姊姊,是在部落老家出生的,但是她一歲多的時候,因為爸爸和媽媽家的人相處不好,爸媽就帶著姊姊搬到台北來,我是在台北出生的。姊姊和我都是跟爸爸姓,媽媽說爸爸是一家之主,我們當然要跟爸爸姓。可是我們的族人多數都從母姓。

我的父母外形很登對,爸爸高高瘦瘦的,臉看起來很酷;媽媽美麗動人,溫婉中透著堅毅。

我小時候對爸爸的印象很薄弱,因為他常常不在家,好不容易回到家也多半在喝酒或睡覺,偶爾會帶姊姊和我出去玩。印象中爸媽很少吵架,媽媽很護著爸爸,只要爸爸在家,媽媽都對他很好,也不准我們在房間嘻笑吵鬧。可是爸爸出門,媽媽就顯得很鬱悶,還會無緣無故生氣、發脾氣,有幾次我還看見她在房間掉眼淚。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爸爸在外面有別的女人,傷透了媽媽的心。

美麗又堅毅的媽媽承襲了很多阿美族女性的優異特質。她不僅勤奮工作、任勞任怨,而且很會理財。以前媽媽賺的錢當然大多用在我們家的生活開銷了,但是姊姊和我出來工作後,每個月領到薪水那天她就把一定比例的錢拿去買黃金,量雖然很小,但是幾年累積下來,竟然也神奇的為我們添了一筆財富。

媽媽還教我們,女人的財務一定要獨立自主,而且要懂得維護自己的權益。我們照她的建議,把錢存進兩三個不同的帳戶裡,其中一個當作固定的家用帳戶,碰到丈夫或親戚開口借錢,就把這本存摺出示給他看,若仍要超額借錢,就說要去跟朋友借,還要他講好還錢的時間,才提領另一本存摺的錢借給他。因為已經說好是跟朋友借的,也講好還錢日期,借錢的人比較會努力還錢,也減少他們對我們的財務依賴。這個方法對姊姊和我非常管用!

母親深知自己沒有受什麼教育,很多方面像是經濟、生活、情感上,都必需依賴丈夫,無法獨立自主,所以不管環境多麼艱困,都支持、鼓勵姊姊和我接受高等教育。現在,我們姊妹各有專長,都在受人尊重的專業領域服務,收入穩定,也都有了家和孩子。母親持續告誡我們,女人要充分展現生命力,除了把家顧好,也要讓自己在多方面都能富足快樂,而夫妻絕對不要在長輩和子女面前吵架。

我的本性活潑熱情,但也深受母親的規範影響,我很重規矩而且思想上有點保守、拘瑾。我的外形承襲了爸媽的優點,在小學就出落得很美麗、引人注目,十幾歲開始交男朋友。對於姊姊和我交男朋友、戀愛,媽媽持很開放的態度,唯一的原則是不能影響課業成績。二十歲前,我交了三個男朋友,一個是姊姊的同學,另外兩個是飛官。其中一個想要娶我,可是因為我要繼續讀書而沒有結婚。

photo by didi_wu
photo by didi_wu

畢業後,我在銀行上班,隨即展開一場辦公室戀情,不到一年,我們結婚了。我的丈夫是外省第二代,跟我一樣年輕,二十出頭。婚後不到三年,我們有了兩個孩子。太早結婚,又太早為人父母,兩個人都還很愛玩,卻有一個必須留在家裡看小孩,而那個倒楣鬼往往就是我!眼睜睜看著丈夫出去玩,自己留在家裡顧兩個孩子,心裡真是鬱卒!

儘管已經結婚,我的異性緣卻一直很旺,不斷有男性親近我,但是真正讓我內心悸動的卻不多。

第一個是我換工作後,在辦公室認識的。他長得很高很帥,小我兩歲,辦公室不少女孩喜歡他,其中一個跟他走得很近,也認識最久,常以他的女朋友自居。可是在辦公室裡,他不太避嫌的只對我好。他跟我說過,如果我沒有家室,他誰都不要,只要我。這句話深深觸動我的心!我們很談得來,一起出去吃過飯,也曾經一起出差,可是並沒有出軌。儘管他令我心動,但是因為不會有結果,我不敢也不想做越軌的事。沒想到後來他的女朋友打電話跟我丈夫告狀。丈夫對辦公室戀情十分敏感,當初我們就是這樣結婚的,所以他不相信我沒有出軌,開始對我很不諒解,百般刁難,還要跟我離婚。為了孩子,為了家,我不答應。但是,我們的婚姻出現了深深的裂痕。

就在我的情緒低落、心情苦悶的那段時間,生命裡又出現了另一個男人,他小我十歲,卻要我當他的女朋友,我說我不行做你的女朋友,他就說:「為什麼不行?我雖然小妳十歲,也是三十歲的男人了,為什麼不可以?」 但是我就是覺得不行,我不願意傷害他,一直堅持和他維持正常的友誼。現在,我們還是會偶爾聯絡,是不錯的朋友。

最近,我和一個王老闆走得很近。他的婚姻狀況跟我很像,都跟配偶有了幾乎無法彌補的裂痕,而配偶又在財務上予取予求,感覺備受壓榨,我們需要互相依偎取暖。和王老闆的感情有進一步發展,是在前幾個月,有一天,我的爸爸酒駕被送到警局,因為中間又發生了一些事,需要一筆頗高的金額交保,我求助無門,情急之下打電話給王老闆,他二話不說立刻帶了錢趕到警局幫忙。我疲累的把頭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用手臂環著我的肩說:「我知道你是從來不輕易開口求人的,所以你一開口我當然一定幫忙到底。」真是患難見真情!我珍惜這段緣分,我想會抱著開放的態度讓這段關係順其自然發展下去。

我不是情慾很重的女人,甚至在這方面我自覺有點冷感,但是,我喜歡交男性朋友,男人也很容易跟我成為朋友。我們無所不談,也會互相拍肩搭臂做些別人看來很親暱的動作,但是也僅止於此。

以前交男性朋友我是不看年齡的,所以也會跟小好幾歲的男性出去玩。但是,現在我盡量跟年紀相仿的人交朋友,一方面可以避開情慾的困擾,年輕的異性在那方面當然需求大,有時候要設法規避或拒絕。另一方面,談心還是跟年長的比較談得來。

當初爸爸交一個個的女朋友,就一次次傷透媽媽的心。現在,我不能讓別的女人像媽媽那樣受傷害。因此,有幾次和已婚的男性朋友快要跨越友誼界線的時候,我就選擇退出,結束這段關係。我覺得因此失去不少人生益友,實在可惜!

在男女關係裡,我看見不少女性因為付出較多的愛和關懷、包容,而在關係裡處於權力弱勢,最後反而毀壞了這段關係。我和男性交往,一直是很直很坦率甚至任性、要去主導的。生氣時我會小發一下脾氣,用眼睛瞪他,噘嘴巴,跺腳,甚或摔些小東西、拍打牆壁,但我不會讓自己失控。高興或感激的時候,我會用具體的動作表現出來,比如用眼睛深深望著他、微微一笑,或親親臉頰,拍拍他的手臂。悲傷或難過就更不用說了,蹙眉、低頭、嘆氣,或輕輕啜泣,甚至大聲哭出來都可以,他一定心疼而過來安慰我。

一路走來,雖然婚姻生活給了我很多挫折,我的生命卻仍然色彩豐富。

現在,母親罹患癌症,已經抗癌八年有成。爸爸在外浪跡天涯多年後,終究又回到部落老家,一個人消遙度日,彷彿回到當初豐年祭被一位美少女選為丈夫之前的男孩生活。

姊姊和我,還有族裡族外很多年輕和中年的阿美族婦女,承襲著傳統天性,用從前支撐族人的本領和力量支撐著自己的家和頭上的一片天,我們的丈夫或失業賦閒在家、或長期在外地工作、或四處廝混,或罹病無法工作,由妻子獨自賺錢養家、照顧孩子、決定孩子的大小事情,一肩挑起家庭的重任。阿美族人堅毅、能幹、勇敢、果斷的特質,就這樣綿延不斷的在女性身上傳續下去。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