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詞「微西弗」──福島核災污染實況

by 崔愫欣

震驚世界的福島核災已經發生將屆半年,世界各國仍緊盯著核災的後續情況,台灣的媒體卻似乎已經不再關注了。事實上,災難尚未結束、輻射污染的後遺症還在不停地擴散中。長期關注核能議題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簡稱綠盟)在七月底八月初與公視報導節目〈我們的島〉合作,前往福島縣訪察第一手的資訊。

七月三十一日(2011)我們從東京出發,準備進入福島,對於輻射的污染是不敢輕忽的,我們雖然帶了許多防護裝備,心中還是有些忐忑不安。我們在距離核電廠六十公里的福島市體會了許多無法理解的矛盾與恐懼,在此地,政府宣佈的輻射劑量是1.15微西弗(μSv/h),而一般正常環境下接觸到的輻射劑量,只在0.05微西弗左右(註一)。福島市不在強制避難區,但大部分的居民生活在比正常數值高數十倍的環境下,卻沒穿戴口罩或任何防護措施。

一開始我們對於福島人如此缺少危機意識,感到荒唐而不可置信,但在福島進行深入訪問後,逐漸了解當地居民的無奈。我們拜訪了「福島環境對話和平會」的佐佐木慶子女士以及「反核日執行委員會」的深田和秀,他們都是在地耕耘已久的環境人士。因為年齡超過五十歲,因此選擇不避難,留在當地繼續組織教育並為居民爭取權益。

官方資料不可信、民間只好自力救濟

Photo by raneko
Photo by raneko

深田和秀先生向我們說明福島目前污染的嚴重情形。原來政府的輻射偵測並不確實,只是測定空間的輻射量,卻不去理會地面容易聚集輻射塵的水溝、排水管、屋簷排水下方、樹叢或路面兩側的凹陷處。他親自帶著我們到市區一家超市的停車場測量,赫然測出停車場旁的水溝竟驚人地高達10微西弗,戳破了政府的謊言。福島市處處都是輻射污染熱點,若非有輻射偵測器以及知道測量方法,大多數人根本渾然不知自己生活在高風險的環境中。

我們到福島市郊拜訪在災後第一時間成立「守護福島兒童免於輻射網路」的負責人中手聖一。他原本在身障者權益的NGO工作,三月底已經將小孩送到外地避難,但自己因為工作因素而留下來,核災後開始自行做輻射測量,發現很多被污染的地方都沒被發表,而御用學者變成政府的傳聲筒,只會一再宣稱安全,有些不安的父母已帶著孩子離開,但當地還有許多走不了的家庭。

十萬福島人自行避難

看到許多父母因擔心孩子安全而痛苦焦慮不已,他決定要幫助大家組織起來應付危機。例如核災後有八百多個孩子無故流鼻血,當地醫生沒人敢做診斷,他只好找福島縣外的小兒科醫生幫忙,也另外成立「市民放射能測定所」,募款購買用來測量食物輻射偵測器,教導市民使用與提供租借。他希望能推動政府做到以下工作:第一是盡快讓小孩出去避難;二是徹底進行福島的除污工作,等輻射完全除去後才能讓小孩回來,但他也承認這一定是世界從未做過的最大規模輻射除污工作;三是建議政府讓居民以衛星式遷離(註二),才能縮短遷離時間,減少污染。

中手先生表示,行政機關對民間要求擴大疏散不予回應,在對輻射污染的恐懼下,福島縣內最大的城市-福島市,原本有二十八萬人,目前已有十萬人選擇自行避難,政府不但不主動協助,有些公司甚至威脅員工如果自行避難就解雇。

無處可去的輻射土

目前政府的輻射測定就算大部分的資訊都是真的,但這些資訊卻對市民沒有多大幫助,因為重要的資訊被隱蔽了,例如目前有輻射污染食品被發現並禁售,但是之前有多少流入市面的數據卻付之闕如!土壤也是一樣,很多地方其實沒被檢測到。他主張福島縣民應與其他日本國民同等,有權不被輻射曝射、有權疏散、有權過不受污染的日常生活!

中手先生告訴我們,核災後學校禁止兒童在戶外活動,因為完成除污的學校只有二成,預定暑假期間全部做完。我們驅車到正在進行除污工作的學校,果然看到操場上停著數台怪手,預備將表面上的一層土壤全部挖起,但因為無處拋棄污染土壤,只好在操場旁挖洞,暫時將土堆在旁邊,以油布蓋住,讓人不禁質疑這樣能有多少效用?

日本開始力行節電,我們呢?

核災後,日本已關掉了三分之二的核電廠進行停機檢查中,也呼籲舉國上下進行節電大作戰,但相較之下,節電對生活的影響微乎其微,核災對生活與健康的影響才是最大的問題,如今的日本民眾已深深體會到這一點。但回頭想想,核電廠密度最高的台灣,難道又有危機意識了嗎?人人都了解輻射的危害了嗎?我們真的有從福島學到教訓了嗎?

(作者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綠主張月刊第96期)

註一:人類生活隨時都會接受到一些輻射。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輻射劑量,都在零點零五微西弗左右,接觸到的環境只要維持在零點二微西弗以下都是正常可接受的,但是偵測環境如果超過二十微西弗就是緊急狀況。
如果人體瞬間接受輻射量超過二萬微西弗,就會使身體會造成危害,超量接受會嚴重傷害腦中樞,還可能幾小時內就會死亡。即使是微量輻射,身體接受的輻射能量多,放射病症狀越嚴重,致癌、致畸並且對後代產生不良遺傳的可能也越大。

輻射對兒童有較高的健康風險,以一九八六車諾比事件舉例,世界衛生組織發現在事故鄰近地區罹患甲狀腺癌的兒童明顯的增多。

註二:「衛星式遷離」是指非以集體遷村的方式、而是分散式的遷村。因為集體遷村難度高,且一時找不到足夠大且適合的地區,因為福島需遷離人口高達十多萬。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