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昏=女昏?

by 泰瑞殺

「百年好合」是今年最夯的一句祝福話,而這句話也在我的婚禮中,被不斷的複誦。到底「百年」真的可以「好合」嗎?我是一直對婚姻存疑的七年級生,(不知道這個世代有多少人像我一樣對婚姻存疑?)不知不覺到了三十歲這個尷尬而又易被催婚的年紀。步入婚姻前找了許多理由來說服或質疑自己,一直到結婚的前一個月,還在自我懷疑到底為什麼要結婚(這個自我懷疑、矛盾的程度似乎隨著年歲增長而愈漸增高)。也許是看過週遭太多不幸福的婚姻,看過太多女人為了婚姻及家庭而犧牲自我的劇碼,我打從心底排斥擔任這樣的「苦情角色」。最後,我以「女昏」這個字來調侃自己,意思就是女人昏頭了才會想要結婚。

如果要問婚姻對女人和男人而言有何不同?我會說婚姻對女人而言,不只是角色的轉換,而是生活的徹底轉變。這個轉變對我或大多數已婚女性而言,最大的衝擊就是不再能和自己的家人吃年夜飯了。這是女人一生中,我認為僅次於月經初到之外,另一項非常重大的轉變。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台灣的傳統習俗,要求女人結了婚就應以夫家為己家,因此所有重要節慶,妳不再回原生家庭,而開始被要求返回夫家。這對於男人而言,沒有差別,因此他們多半也不會意識到有何不妥。然而,這樣理所當然的轉變,對女人而言,卻是徹底的生活改變。為了這件事,我和先生兩個人討論了良久,取得一個折衷的方式:年夜飯按照習俗回男方家過,而娘家則打破傳統,選擇小年夜或是初一回娘家。雖然我認為這還不是最完美的安排,但很感謝另一半願意跟我討論回娘家的時間,也願意配合我的考量,讓我們可以分別一起與兩對父母共同度過重要的日子。我可以很驕傲的說,這是我們生活中為實踐性別平等邁出的第一大步。

生?不生?如何生?每一個女人都該為自己找到意義。Photo by chiang
生?不生?如何生?每一個女人都該為自己找到意義。Photo by chiang

除了年節回家的議題是步入婚姻生活中必須協調的重大事情之一外,對我而言另一個必須面對的挑戰即是生活方式和家務分工的協調。交往時,兩個人相處的時光總是在外,因此不太知道對方在家中是以甚麼樣的方式過生活。很幸運地,我們在結婚前有一年多的同居時間,可以視為「試婚期」。我認為,這段時間對兩個人婚後生活立即上軌道有很大的幫助。可以說這一年多的時間是兩個人在一起的幾年中,吵架最頻繁的一段日子。唯有住在一起,才發現彼此的生活習慣天差地別,有人習慣東西整齊擺放,有人卻自有一套亂中有序的歸類法;有人習慣下班回家後立刻洗澡,有人卻喜歡睡前再洗;有人怕吵、喜歡聽古典樂,有人卻愛聽流行音樂……妳有一天會突然懷疑兩個人過去十年是怎麼相處的?平常以為的芝麻小事,如今卻成為每天口角的起因。

即使是最親密的親人,生活中都很難避免口角,更何況是兩個來自完全不同家庭的人,該如何和平共處一室呢?吵架在所難免,溝通則是必經的過程,這是我在這段關係中得到的深刻體會。過去我是個不善於溝通的人,與人吵架總是以冷戰的方式面對,常常陷入「如果你夠瞭解我,就一定會知道我在意什麼!」的死胡同中。然而男人總是一根腸子通到底,你不明白告訴他哪裡做錯,他永遠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你。於是適時表達出自己的不滿,便成為我的重要課題,在這過程中,我漸漸學會敞開心胸抒發情緒,也讓我們在吵吵鬧鬧中渡過了這段「考驗期」。

兩個人的事情解決之後,其他的壓力又接踵而至。婚前,常常被長輩問:「何時結婚?」結了婚後,他們開始問:「何時生小孩?」這些經驗對大部份的長輩而言,似乎是人生毫無疑問的必經過程,然而卻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被迫面對的棘手課題。當我們懷著雌心壯志正打算實現自我、在職場闖蕩一番事業時,卻面臨著來自家庭「傳宗接代」的壓力;以及年歲漸增後孕產對女人造成體力負荷的擔憂。我常常自問:到底是我們不愛小孩?還是自主性過高(白話一點就是過於自私)?亦或是社會環境不利小孩的成長,以至於不敢生?也許以上全都是女人之所以不願生、害怕生;臺灣之所以生育率節節下降的理由。如果這個社會能夠讓我們在孕產之後,無後顧之憂的實踐自我,並將小孩視為社會共同資產,化解女人在事業與家庭中「蠟燭兩頭燒」的困境,給予多元家庭最大的支持,則生育率的高低將不再是當今政府所面對的難題。

常常自忖,如果現在有了孩子,我還可以保有多少自由?我是否還可以繼續工作?還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參加喜歡的活動嗎?我的另一半是否願意一起承擔照顧小孩的責任?如果現在不生,我們將來是否會後悔?如果、如果……有太多的如果,腦海中有千千萬萬關於生孩子的疑惑,但是我知道沒有正確答案。而生活中的難題就在於它不是是非題,沒有對錯,但卻難以抉擇。生孩子,對國家而言是國力的展現;對家族而言是傳宗接代的任務;對女人而言呢?我覺得每個女人都應該要在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

喜宴上,如果「百年好合」算是排名第一的祝賀詞,則「早生貴子」可算名列第二。似乎完成了「結婚」這件事,「生『兒子』」的任務就不遠了。這些祝詞好似在婚宴中時時刻刻提醒著我,步上紅毯之後,不論妳腦袋清不清醒,前頭有很多任務等待妳完成。此時,我的腦海中又冒出一個問號:到底婚姻對女人的意義是什麼?如果女人是昏著頭步入婚姻,那當她們清醒之後,如何在婚姻進行曲中優雅(或不優雅)地跳著雙人舞(或多人舞),恐怕才是挑戰的開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