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的分工

by 小土豆

我有一對好友可以說是歡喜冤家,兩人幾乎什麼事情都可以吵,吵得不可開交後也總是有辦法合好,就這樣度過好幾年。後來,兩個人先後赴美唸書去,畢業後覺得雖然老是吵,還是對方最可靠,於是一起在美國的大城市試著安定下來,也開始了同居生活。身為好友的我,原本以為兩個人度過多年風雨,終於放下了刀劍和槍砲,沒想到一起生活後戰火更是猛烈。

「到底在吵什麼呢?」難得見面朋友們小心地問,而原來是為了「洗碗」這個問題。一方面美國的生活不像台灣,外食既不便利更不便宜,加上女孩對料理挺有興趣,因此每天下班後女友就會下廚準備晚餐,今天是義大利麵、明天是懷念的台灣家鄉味。認為自己辛苦煮飯的女友覺得碗盤鍋具理所當然要由男友來清洗,但是男友偏偏最討厭那些油膩膩,硬著頭皮洗了幾次,男友終於提出抗議。這下好了,抗議變成衝突,戰爭又起。男友認為女友不能只滿足自己的下廚慾後、就拍拍屁股走人,「又不是我叫妳煮的,我大可以隨便吃」;女友則認為男友抹煞了她的心意,「他就是被他媽媽寵壞了,從小到大都幫他處理的好好地,所以他認為煮飯洗碗都應該由女人來做,不需要分工」。就這樣,男友被扣上了沙文主義。

家事分工需靠家人共同參與,相互扮演稱職角色。Photo by cstrom
家事分工需靠家人共同參與,相互扮演稱職角色。Photo by cstrom

聽了這番話,我這個已婚婦女頓時嚇了一跳,並一邊快速回想自己的婚姻生活,我先生更是對煮飯洗碗一概不沾,洗衣拖地也是不曾見他做過。記得剛結婚的時候,親朋好友們一見面總是為了好玩,故意不叫名字而稱呼我「孫太太」,為了公平起見,我總是要大家稱他為「洪先生」,這樣打著平權主義的我,卻其實嫁了一個徹底的沙文主義者而不自知?我左思右想,回家開始從頭到腳仔仔細細打量這個男人以及他的家庭。我們夫妻和公婆及小叔住在一起,煮飯、洗衣、洗碗、掃地和拖地,在我未加入前通通都是婆婆一手包辦,現在則由我多少分擔了一些。天呀,原來這就是壓迫,讓你樂在其中而不自覺,並且還自認為幸運?我彷彿如夢初醒,想起自己唸書時多少接觸過女性主義,當下真是感到慚愧。

這樣煩惱了幾天,一邊想說是否該嚴格訓練先生做這些家事的時候;一邊卻又在點點滴滴的生活裡有了更多新的觀察。我發現,兩個人或是一家人的生活其實是很複雜的,除了基本的家事之外,如果把生活仔細地拆解,會發現還有更多繁複的細節。我先生雖然不會主動去做和廚房以及清潔有關的工作,但是他也一手包辦了許多我很容易忽略的地方,像是採買生活必需品,衛生紙、洗髮精、潤髮乳甚至我自己使用的拋棄式隱形眼鏡,他都讓它們保持在一個不虞匱乏的狀態;家中的修繕也是他全權處理。我跟先生兩個人分工的狀況就像是棒球場上的隊友,對於我不擅長或是我不喜歡的任務,他會立即補位處理,好讓生活不會失分。雖然態度被動,但上場時也不會馬虎。

我進一步思考婆婆的情況,雖然不了解她和公公之間的分工是怎麼形塑而成的,或許在那個年代由女性統包所有的家事是很正常的狀態,但我也發現家中三個男人並不完全視為理所當然,「謝謝」兩個字總是不會忘記講,或許就是維持這樣感念的心意,讓婆婆一做了三十年,連我進了這個家庭,也當自己小孩一起養。

這樣想了一想,我開始覺得自己或許應該不是可憐的被壓迫者。一起生活的夫妻和家人,其實就像是一個隊伍一樣。不論誰男誰女、做多做少,最重要的就是這個隊伍之間可以達到一個共識和平衡,依照個人的特質找到自己適合的守備位置和打擊順序,興起的時候還可以彼此交換一下守備位置,或許這樣生活反而更多得分,不是嗎?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