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看見的兩難:當助人者遇到同志青少年的性

by 夜盲

「我喔……小學低年級時就發現自己會特別注意男生的身體,你呢?」──某次到學校演講時,我遇到的一位高三男同志學生。

「請問……我可以拿這個(指保險套和潤滑液)嗎?」──某天我在辦公室時,一位按了電鈴、說是來「逛逛」的國一男同志學生。

「我的第一次很痛,那個人是網路上認識的大學生,很不溫柔……。」──在某次的活動中,主動來跟我聊天的高一男同志學生。

我是一位在服務同志的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非政府組織)任職的助人工作者,儘管我沒有在從事所謂的個案服務,但在我的工作場域中,我仍有機會接觸到這些未滿18歲的同志青少年。

在這些與同志青少年互動的經驗裡,性,常常是我們會談到的話題。從同性情慾的啟蒙經驗、一開始對同性慾望的排斥與害怕,到獨自一人的情慾摸索、開始接觸他人的性實踐,都是我從同志青少年口中聽到,關於性作用在他們身上的具體顯現。從這些互動過程中,身為助人工作者的我體認到,「同志」做為一種性身分,性對同志青少年來說,很可能是其同志認同的核心,主流社會對同性情慾的性汙名,則經常讓他們無法跨越障礙、接納自己。

因此,每當我有機會與同志青少年互動時,我盡量不避諱跟他們談性,如果情境允許我甚至會主動談性,因為我知道,他們所經歷的這些性的啟蒙、迷惘、探索和實踐,他們很可能從來不知道這其實是很多同志成長歷程的共同經驗、這並不骯髒。他們身上的同性情慾,也少有機會跳脫主流社會的價值判斷而被正向詮釋,我只希望自己跟他們的短暫互動,能讓他們看到自己身上的一點正向力量。

另一方面,在我的工作場域中,常有機會接觸的另一群人,則是與我相同、都是助人工作者的學校輔導老師、社福機構的社工、諮商工作者。這些實務工作者之所以會聯繫上我所任職的單位,經常是想多了解、認識同志族群的在職進修需求。

在這些協助老師、助人工作者認識同志的進修訓練場合中,我聽到越來越多的實務工作者有多元性別平等、同志人權的意識,想要為她/他所輔導的同志學生多做一些事,讓同志學生得以活得更好、更自在做自己。

couples in park. Photo by zoetnet

但就在這些場合中我也發現,許多法令規範讓這群有心的老師與助人工作者難以在工作情境中施展身手。舉例來說,有些適合給同志青少年的資源被列為限制級、當同志學生跟別人發生性關係時的通報責任、當同學們欺負班上同志學生的性霸凌通報義務……等,都讓他們在工作當下綁手綁腳。在他們之中,有些人想辦法技術性地迴避法律責任、有些人則是默默地遵守這些規範義務。然而就在這「顧東顧西」的過程中,他們往往無法發揮自己的專業能力。

每當我聽到這些實務工作者的兩難經驗時,我都在想我只是比較幸運一些,我的工作場域彈性較大,讓我有較多的施展空間,得以有技巧地走在法律邊緣,不用這麼常面對這些法律責任。而回到我所關心的同志青少年,我也在想,這種種關於未成年人性的法令規範(性行為、性資訊、性騷擾、性侵害、性交易、性霸凌),是否過於僵化死板,限制了我們這些助人工作者的思考,使得當我們與同志青少年(也可以更廣義地說,未滿18歲的兒童青少年)站在一起、一同工作時,心中對工作方式、工作進展的想像,不知不覺地開始少了些可能?

夾在保密與通報、自身專業與法令規範之間,碰到兒童、青少年的性,助人工作者經常面對著兩難情境。因此,我所服務的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特別邀請兩位青少年代表、兩位老師與一位諮商工作者,聊聊各自在校園現場、輔導工作裡所看到的兒少的性,以及當卡在兩難情境時,他們的處理經驗,希望能讓身為老師、助人工作者的妳/你,能有彼此學習、互相交流、看見共同與相異困境的機會。

  • 座談會名稱:「制服下的兩難──當老師、助人工作者面對兒少的性」
  • 時間:4月29日(2012)週日下午2:30~5:00
  • 地點:北市中山公民會館3樓(北市中山北路二段128號,近民權西路捷運站)
  • 參加對象:在國小至高中職任教的老師;輔導兒童、青少年的助人工作者。
  • 座談會議程:

時間

議程

2:15~2:30

報到

2:30~4:10

主持人:許欣瑞(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教育推廣部主任)與談人:小寶(青少年代表、大一學生)小藤(青少年代表、高一學生)YSL(國中導師、任教於台中市立某國中)卓耕宇(高中輔導老師、任教於高雄市立中正高工)吳健豪(心理/教育自由工作者)

4:10~5:00

回應與討論

報名方式:採線上報名,報名網址http://ppt.cc/DKY2

報名截止日期:2012年4月25日(三),場地容納人數有限,額滿為止。

(作者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祕書長,本文由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