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助人工作者遇到兒少的性

by 網氏

「性教育章節想拿保險套讓學生實際練習,會不會被家長抗議」、「一對兩小無猜的學生發生了性關係,女學生家長堅持到提告,怎麼辦」、「找到一部同志電影,適合用來跟男同志學生個案會談,卻是限制級,怎麼辦」、「那位經濟弱勢的青少女案主談到最近的一次援交經驗,我到底要不要通報」、「有群學生老是欺負一位同志學生,該通報為性霸凌事件嗎」?一通通來自教育現場的電話,詢問著有關處理學生之間性與慾望的問題,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以下簡稱同志諮詢熱線)因而決定舉辦一場「制服下的兩難──當老師、助人工作者面對兒少的性」座談會,同時促成第368期第二個焦點話題,與妳/你一起探討助人工作者在學校、家庭和安置機構中面對兒少的性議題,所面臨的兩難與困頓。

Sunflower. Photo by xlibber

鳳姐是一位協助青少年的心理諮商師,在〈孩子給我的倫理課〉一文中,細數工作中接觸各種少男少女與性相遇的樣貌,卻遇到法令規範與自身專業上的矛盾,在保密與通報義務的夾縫中,她提出最深沉的困惑。

宇璿是社福單位的社工員,在〈戀愛巴士〉中分享在接獲學校通報後,接觸案家時被學校與家庭拒絕的受挫經驗,讓我們進一步理解少男少女處於探索性經驗的封閉與壓抑環境。

兒少對自己慾望感到好奇,想要進一步探索是正常的。但是在集體安置機構裡,孩子之間的性活動又該如何被對待?曾任某縣市家暴及性侵害防治中心的不具名社工在本期焦點話題中特別寫下〈我所看見的安置機構性霸凌議題〉一文,提醒妳/你我不僅要關注家庭、學校中兒少的性,也該看看安置機構中性霸凌問題。

在助人過程中,同志諮詢熱線反思到兒少性的相關法令規範是否過於僵化,導致助人工作者難以發揮專業能力?該協會祕書長夜盲分享〈我所看見的兩難:當助人者遇到同志青少年的性〉一文,提及舉辦4月29日座談會的動機與期待,希望廣邀中小學教師、助人工作者集思廣益。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