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電影(上):電影情人夢

by Asian

很少人知道,我心裡一直有個電影夢。關於這個夢,要從我那個大一的女友說起。她是我們學校新聞系的學生,我認識她時,起初以為她是想當記者,沒想到她的夢想居然是當導演,因為父母不讓她填廣電系,所以她只好改填新聞系。

我和她,在我選修新聞系的「新聞寫作課」時認識,我當時的心情是一股腦地想當記者,剛好那時暗戀的同班同學怡文找我一起去新聞系修課,所以「新聞寫作」成了我第一堂跨系選修課。

我滿懷期待要和怡文一起開心度過這個學期,沒想到,第一堂課一上課,怡文就興奮地告訴我,寒假期間,她決定和小學同學在一起了,當下聽完,我立馬決定馬上去退選。但好加在,當我發現國小死黨正好也在這個班上,就在我們敘舊的時候,教室門口一位綁著馬尾的酷妹正聽著MP3走進教室,然後坐在我前面的位置。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訪客,我在這個教室待了一堂又一堂。

半個學期過去了,我還是只認得她的馬尾和她的三角鐵大耳機。某天下課前,老師宣佈期中考的範圍後,前頭那位酷女,突然,她轉身了!

「同學!我覺得你筆記記得不錯,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借我抄一下?」、

「ㄟ……可是我的字妳看得懂嗎?」

「嗯……是有點草,那……明天中午你在新聞大樓等我,跟我解釋一下你寫得是什麼,不見不散
喔!我下節還有課,先走了。」

她走了以後,我看了看怡文,她正急著離開,她男友正在後門等她,我又看了看小學同學,她聳聳肩說:「我跟她也不熟ㄟ。」

sad movie. Photo by Eason Hsu

後來我們交往了,我問她為何跟我在一起,她告訴我,或許因為我正好坐在她後面,或許因為我做筆記會記下自己的心得,就是這樣,就是機緣,過程雖然很扯,但這是我第一次被倒追的經驗。若你問我,我幹嘛和她在一起?我覺得她和怡文不一樣,而且很不一樣。

由於我們學校附近有三家二輪戲院,我們約會幾乎都是在電影院看電影,起初我不知道她是電影狂,我那時去電影院,只會看星爺和成龍大哥,而且還是在過年期間和表哥表弟一起去,外國演員除了阿湯哥一個都不認識,更別說導演也只認識史蒂芬.史匹柏(因為我國中看過他的侏羅記公園)。所以每當有影展時,我這個男友的功能就是去幫她排隊買票,排隊排到最後,我終於也決定進場觀賞了。

我的第一場影展片卻是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散場後我突然驚醒,她沒罵我,不過表情很酷的說「下次再加油囉」。後來看了一年的片,我們不止去戲院看,也在學校圖書館看了不少,甚至到輔大參加影片講座,最後我居然也看出了興趣,我不止成了岩井俊二的粉絲,也對台灣新電影產生濃厚興趣。但我們卻漸漸地在選片上有了歧見,她喜歡法國電影叨叨絮絮的對白,我則酷愛東歐電影裡的道德焦慮命題。

雖然我們的喜好不同,不過每到影展時我還是會幫她一起買票、劃位。升上大三的那個暑假,她休學去了法國,我們自此失去聯繫,現在我去影展排著隊、劃著位時,我仍會想起她的馬尾,也會想起那天她轉身後帶給我的一切—─一電影夢的開始。

想了解更多Asian的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