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總統不代表男女平權

by 網氏

少有國際新聞版的台灣媒體,近日最夯的話題莫過於朴槿惠以超越百萬票、壓倒性勝利擊敗對手,成為南韓首位女總統,也是東亞地區第一位女性國家領導人,為女性帶領亞洲走向新局再創新的空間。甚至有韓媒稱朴的當選標示南韓男女平等的時代來臨(見 改善男尊女卑 考驗朴槿惠)!這種宣稱,對政治家族出身的朴槿惠似乎言之過早,但朴的出線仍代表在男尊女卑的社會文化中,韓人破除了女性不能當國家元首的迷思,為女性參與公共政策打造出一條新路徑。

近10年來,在國際政壇上,女性頭角崢嶸,在各洲均有女性民選總統或總理的誕生,例如德國總理梅克爾、阿根廷總統費南德茲、澳洲總理吉拉德……還有亞洲的泰國總理盈拉(見 朴槿惠當選 女國家領袖再一人),如今東亞再添南韓的朴槿惠一人。有些人認為,選總統,性別不重要,能力才是關鍵。這句說得沒錯,問題是,任何一個國家社會提供了男女同等的參選機會?今天朴槿惠若不是前總統之女、政治圈長久打滾的單身女性,而是結了婚、被社會期待要照顧丈夫、小孩、老人家的女人,她還有多少機會獲得南韓人民肯定,賦予治國大任?因而朴的當選,放諸各國,政治家族餘蔭的成分大些了。

如何落實性別政策考驗著朴槿惠。圖片來源:SBS新聞稿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定期發布的性別權力測度(GEM),為衡量女性政經參與及其對決策影響程度,南韓在亞洲各國一向是排名倒數(見 主計處:台灣性別權力測度 亞洲第一),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全球性別落差報告也顯示,女性在韓國國會只占15%席次,遠低於台灣的33.6%(見 國會女議員比率 我冠亞洲);南韓女性生育前,薪資為男性的八成七,有了小孩後,女性薪資降為男性的五成五,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刻板印象格外嚴重;提升女性在工作場合的地位,包括爭取較高薪資,即是朴槿惠的參選政見之一,朴要突破長期為男性掌權的政經環境,實施性別權力改革,家族庇蔭難以成為助力,大刀闊斧、披荊斬棘的耐久戰正是考驗的開始。

女總統的誕生不代表國家自此走上男女平權的時代,正如台灣長期為男性領導人執政,卻能在性別平權運動的推動下,一步一腳印建立相關的法令規章與制度,雖然仍有許多性別歧視存在,若能持續落實與正視學校與社會性別教育,我們對未來抱持樂觀的態度;反觀南韓,朴槿惠的當選不代表男女平權社會的票房保證,如能喚起更多南韓女性自覺,發揮潛能,參與社會政策,翻轉男尊女卑父權文化,這些都比她當選的意義更重要。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