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人的年菜

by 魏淑卿

談到年菜,使我流口水,也流淚水。

從我童年到已是一甲子之齡,每個年菜的食物版圖都不盡相同,從我媽媽的傳統菜,到我婆婆的魚餐,再到了我自己當媽媽、阿嬤後的料理,有著天壤之別的變化。

從小到大,我媽媽拼出的一桌年菜,年年相同,得要有爌肉、滷蛋、香腸、雞捲,也必有長年菜、硬到不行的煎魚、貢丸菜頭湯、髮菜筍絲湯。母親年菜最大的特色即為弄成勾芡、羹狀,婚後先生每回陪我回娘家,也發現了這個顯著的「飲食文化」。另外,母親既不喜歡魚類料理也怕麻煩,年菜桌上鮮少見到這些水中生物,但為了拜拜、討吉祥,總也會象徵性的躺條全家人都不動筷的魚兒。在婆家,可以見到懸殊的不同,出現滿桌的鱗片精靈,裹著麵粉的炸魚條、婆婆拿手的五柳枝魚(加料勾芡的煎魚)、糖醋蒸魚,外加熱燙滾騰的鮮魚湯。夫家的成員受父母影響,也都相當捧場,一餐就能嚼去兩條。

三個女人的年菜-糖醋蒸魚。魏淑卿提供

至於我呢,年菜較偏好西式,希望孩子年節歸來聚首時,就能立刻見到美食,所以會預先備料,傾向沙拉類、小菜類、冷盤類等,也滷好肉類、內臟帶冷放涼,加上醉雞、醉蝦切好擺盤,如此一來,隨時都有好料能隨時叫喚出來。相對於需要褒燙的湯,便使用火鍋悶儲著,於是我的年菜個人特色─ ─冷的小菜配上熱湯,就這麼誕生。

三個女人的年菜-鮮魚湯。魏淑卿提供

年菜讓人流著口水,也流下淚水。由於母親過世多年,婆婆長期中風,現今只能在回憶中品嘗她們的年節手藝,以前總對於她們的傳統菜色不以為然,但現在當家的我,多年來的過節,餐桌也已無太多新花樣,輪到我問問女兒們,妳們的年菜做得如何呀?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