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看女巫

by 小勤

和 A 一起看了場電影。本來想看的片子是 「Hansel and Gretel: Witch Hunters(台譯女巫獵人)」,劇本改編自童話故事「糖果屋」。雖然對於改編之後,女巫仍是又老又醜的邪惡壞女人角色設定有點失望,但還是挺好奇新版裡英姿颯颯的 Gretel 新形象。又,當童話裡「純真」的孩子,成為擁有強大武力跟下手不留情的女巫獵人後,那糖果跟麵包屑又會變成什麼呢?因錯誤情資而誤認的大型毀滅性武器以及追蹤器嗎?會不會到最後女巫反而很衰、很可憐呢?

不巧,趕到戲院時,剛好沒有時間合適的場次,我和A臨時決定改看「Oz:The Great and Powerful(台譯奧茲大帝)」,也是一部改編自童話故事的作品。原著是「綠野仙蹤」。記憶中,小時候看「綠野仙蹤」卡通看得挺開心的,女孩桃樂絲與愛犬托托因緣際會到了魔法國度,遇見獅子、錫人、稻草人,成為好伙伴,一同踏上拯救世界、追尋自我的旅程,這樣勵志的公路電影式設定應該不會難看到哪裡去。我想,對於女性主義者而言,應該是一部即使不是很合適至少也是很安全的電影作品。

殊不知,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130分鐘長的影片,A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就這樣反覆了至少三次。我則是受不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老套劇情轉折,一直忍不住將手指縮成爪狀,一付想要使出九陰白骨爪的樣子。

這部電影中主要的角色為三女一男,當然,那個「一男」是真正的主角,他是整個故事裡的「真」英雄。Oscar是個人類,是個不怎麼入流的魔術師,而且想當然爾,是個花心的人,又再想當然爾,他的花心只是一種表面的偽裝,全是因為執意追求夢想的他,沒有自信給予深愛的對象幸福,只好含淚祝福她覓得好歸宿,自己則以花天酒地的生活方式掩蓋自己的失意(天啊!我居然寫出這種噁爛的老梗文句)!

在 Isle of Wight 的 Ryde 車站,拍到難得的晴空。快!掃帚快拿出來吧!女巫們!小勤攝影
在 Isle of Wight 的 Ryde 車站,拍到難得的晴空。快!掃帚快拿出來吧!女巫們!小勤攝影

另外三個女性角色,都是女巫。 Galinda 是年輕貌美的「好」女巫,儘管知道 Oscar 軟弱無能愛吹噓,仍舊全心全意相信男主角,完全是個刻板的賢內助角色設定來著。金髮、白皮膚、白洋裝、善良溫柔沒野心,連接吻都會一腳翹起來的典型女主角。喔,差點忘了,她還是個公主喔(翻白眼)!

Evanora 是個城府極深的「壞」女巫,意圖奪權篡位。她殺了魔法世界 Oz 國度的國王,將罪行嫁禍給國王的女兒 Galinda,讓她背負汙名,離開美麗的家鄉,躲在陰暗潮濕的墓園裡。她還從中作梗,破壞 Oscar 以及自己妹妹的感情,讓妹妹成為因妒意發狂、一心想報復的恐怖前女友。

Theodora 是個「瘋」女巫。她是 Oscar 來到 Oz 王國遇到的第一個人,輕易地相信他的甜言蜜語,決定以身相許。後來,聽信了姊姊 Evanora 的謊言,強烈的忌妒心,讓她變得綠皮尖下巴、復仇慾強烈,由愛生恨,儼然成為女巫版的「致命的吸引力」。

不論瘋女巫、壞女巫、好女巫的法力是如何的強大、酷炫,她們都不是救世主。 Theodora 的火焰之力、Evanora 的雷電攻擊、Galinda 的泡沫雲霧,都比不上 Oscar 用魔術手法製造的假法術。整個電影情節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國王的女兒是江湖郎中背後的好女人,支持他朝向救世主的成就邁進,打跑禍國殃民的壞女巫與瘋女巫,維持男巫師掌權的法統。

我不敢相信曾挑大樑演出「風暴佳人」、「斷背山」、「自由大道」、「黑天鵝」這些影片的硬底子演員陣容,居然會同意湊在一起演出這樣充滿性別刻板印象的戲。雖說電影這麼拍,觀眾不見得就會這麼信。我相信,也許會有小朋友覺得敢愛敢恨的 Theodora 很棒,或者成年觀眾覺得 Evanora 這麼努力想創造事業的高峰很感人。不過,電影的結尾中這兩個女巫的下場,怎麼看都不是很適合拿來當作模範去追求。Theodora 敗逃,乘著排放黑煙的掃帚,叫囂著孤身離去,Evanora 則是被 Galinda 奪去法力,變得又老又醜,然後死去(壞女人怎麼可以死得漂亮呢?即使她是瑞秋・懷茲也不例外)。

走出戲院,我和 A 一致認為看了一齣大爛片。這根本不是什麼啓迪人心的勵志童話故事,而是性別刻板迷思的大雜燴。

哎呀,我們的想法這麼「偏激」,當然一定也是又老又醜的黑心女巫啊(哇哈哈哈……)!

瀏覽小勤的開版辭與其他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