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舛命運‧譜命運交響曲

by 高洪金梳口述、蘇瑞展撰稿

49年次,阿蓮區中路里

我小時候住在台南關廟的田中村,小地號田仔中央,本身我家就是種田的。除了種稻、種甘蔗、種筍子,我家幾乎什麼水果都種。尤其曾經整座山都種鳳梨,面積約有三甲地。也因此,我從小就學會了做醃漬鳳梨。

命運多舛的高洪金疏。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
命運多舛的高洪金疏。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

我唸的是關廟的崇和國小,接著上關廟國中。平日放學回家就多少幫忙一些農事。畢業之後,我就去台南紡織仁德廠工作,因為不想輪三班制「積紗仔(紡紗)」,所以轉到福利社工作,賣東西賣了三、四年,我二十歲結婚,來阿蓮中路,就沒有在工廠工作了。

家庭不順遂

結婚後,我先生就去當兵,我二十三歲生小孩,生了個兒子有智能方面的障礙,二十六歲先生就車禍了,傷勢很嚴重,需要「剖腦(腦部手術)」,整個月都沒醒。

那時候,我要照顧兩個小孩,照顧我先生,那陣子公公還車禍,一個月中還有半個月需要輪到照顧阿媽。我的肩膀很重,擔子真的很重啊!這要是別人,早就「跑」了!我是捨不得我兒子啊!

我結婚到阿蓮來,我公公他們就在賣水果。在我先生出車禍後,我才開始做生意。

不服輸的個性

因為先生、兒子的狀況,有的人會看我們不起啦!社區要辦舞會,就不讓我參加;廟裡擲筊決定「董事」,也被除名。我跟我阿媽學過「鉸刀尺(張羅喪葬事物)」,卻有人當面阻止。我想,就算不歡喜我也不勉強,為什麼斷我財路?為什麼這樣欺負我?我不在中路的市場做生意,也是都有人為難我,我去別處還是一樣賺錢啊!「欲做牛,免驚無犁通拖」!

以前中路賣完還要再過去新園(路竹),因為我一大早大約三、四點就要起床採筍子,如果一天要趕兩場的話,人太累了!後來,我就固定在新園做生意,除非是遇到村中大廟拜拜,或逢初一、十五、重要節日需要「敬果」,我才會回中路賣。

我的東西大部分都是自己種的,有綠竹筍、蕃茄、椰子、香蕉,另外還種過貓(過溝菜蕨)、甕菜(空心菜)、韭菜,還有「家磨仔(菾菜)」……等蔬菜,都種在這附近。

(高雄市阿蓮區婦女口述歷史~高洪金梳。大崗山人文協會製作)

我的土地本來是一分多而已,但是一個鄰居說看我勤勞,借我三分地,而且堅持不收錢;有時候會覺得:還是有人對我很好的,我很感恩!

賣水果我已經賣三十幾年了,光在新園,就有二十幾年了,一直都是我一個人在做。我說要堅強啦!我要做給人家看,不然先生這樣、兒子這樣,人家會看不起我,我不要讓人看扁啦!我不願認輸。

「有機」哲學

我種的東西,都沒有使用農藥,但是大家都笑我。一般種玉米需要一點農藥,不過我不要用,因為我自己都不接受了,為什麼要給別人吃?我曾種玉米種得剩一支「骨」而已,被蟲吃光光!

我種筍子、蕃茄,除了拿到市場賣,也是我自己要吃的,完全都沒有農藥。我用肥料的機會很少,有的話也只是施一點鴨糞而已。我的蕃茄很漂亮,我都買整袋的黑糖,在蕃茄要結果時,加水攪一攪,澆下去,吃起來也是很甜啊!就不用施「魚精(農藥)」了。這方法都是我自己想的呢!

因為不灑農藥,所以東西有時候還是會有蟲,有蟲的話,賣相就不好,大家都要挑漂亮的買。客人嫌我的玉米都有蟲!我會反問他:妳是要吃農藥,還是要吃健康?有的客人會以為我騙他,認為不灑農藥,怎麼可能種得起來?但也有客人看了報導,也接受我的想法,就會再來跟我買。

迎向多采人生

經濟不景氣,對我的生意真的影響很多。還好東西都是我自己種的,不夠的再包攬一些來補,再加上一些固定的客人,不然真的沒辦法啦!

兒子、女兒雖然都長大了,但都還不太能照顧自己,我想,大概要做到不能做為止吧!不然沒辦法啊!反正人生百變,不知道今天這樣,說不定明天就「回去(過世)」了也說不定呢!

現在如果有空,我就學書法,跳土風舞,也拉二胡,我都不缺席的呢!就算我學不會,我還是去啊!跟大家在一起,大家都對我不錯,我真的覺得很感恩!面對不如意,痛苦是一天,快樂也是一天,我當然選擇笑臉,不然真的會變憂鬱症呢!

(本文由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轉載自《流動 市集 阮的一生》)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