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她,愛她

by 濛濛

家,是一個溫暖的代名詞,是我們在外忍受風吹雨淋後的避風港;家,也可以是一個不斷延續糾紛,牽扯出無數煩擾與無奈的地方。

by Jennifer Langley
by Jennifer Langley

生長在現代的台灣家庭,我們終究要面對父母一方的離世,或許是女性壽命較長,留下來的通常是母親。雖然是女性,卻因仍堅守重男輕女的觀念,衍生出子女要面對接踵而來的遺產分配、照顧與奉養的問題,還有兄弟、姊妹、妯娌間產生嫌隙等問題,或許,應該效法西方國家,父母不要遺留財產給子女反而是幸福的!

因為遺產不管再多或再少,都會帶來不斷的紛爭與關係的疏離,把原本關係和睦的數個家庭,變得如同陌路人。

財產分配、情感勞動,多少母親公平對待兒女?

台灣的法律,已隨時代變化及性別平等問題不斷在研修,對女性有更多的保護,處在這個時代的女性,應該是最幸福的。但是,身為女性的母親,有多少母親是以平等的愛來對待她所有的子女?更藉維護家產的名義,視女兒為外人,卻又認為女兒必須對她負起養顧的最大責任。

我媽在父親過世後主導父親留下的遺產分配權,她說:「一間價值3000多萬和另一間與老大〈我〉共有的房子〈一半部分〉全要留給2個弟弟,那是祖產,不能分給女兒。另外,我把200萬的現金留給妳們三個女兒分,這樣很公平,每個人都有分到,我又不是沒給妳們。我辛苦把你們養大,老了你們就要負起養我的責任。」

她又說:「我這200萬現金現在不能分給妳們,我要放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另外你們每人每月要給我3000元作生活費。」

過了幾年,因為某些原因,每人3000元的生活費改由弟弟們負擔,他們太太還為此鬧得不歡。既然祖產全分給弟弟,我們女兒也沒異議,但總應由他們負起媽的生活費吧!反而她又暗地對她最小的兒子做金錢的資助。

事隔幾年,媽在弟們的慫恿下將房子做遺產信託,對我們女兒來說,她可曾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就像在提防女兒會和兒子分財產。

她是個幸福的母親。雖有個最不聽話,常愛跟她拌嘴、理論的大女兒,我,卻有個遠住屏東在父親走後犧牲自己家庭的天倫之樂,長期來台北陪她住的二女兒;一個每星期會來探望她的小女兒;還有她最寶貝的小兒子和與她老死不相往來的小媳婦,另一個媳婦雖然相處不睦,過年過節時還會勉強出現一下。我,是住離她最近的女兒,一個不乖順的女兒,常為她的處理不公而打抱不平,常為陪她買東西,陪她跑醫院,載她去洗頭……為處理她的瑣碎事務,弄得我心煩氣躁,為什麼我沒有大妹的孝心、耐心、順心呢?

她年歲已高,所幸雙腿能走,但已沒什麼力氣,卻要把家裡的大庭院環境整理的乾乾淨淨,花草茂盛,她要在朋友們面前讓人家看到最完美的一切!

我常對她說:「您年紀大了,為什麼要讓自己過得這麼累?有院子可以讓您活動身體,但是要看自己的能力,不要自己累了又要所有子女跟著累,為了那庭院,大妹每天要拔草、清掃、維護,子女們每次來陪您的時候就要整理庭院,弄得大家有負擔!」

她說:「不然怎麼辦,要讓它荒廢嗎?」

我說:「把您現在住的這間大庭院房子賣了,去買一間大廈,這樣不用整理庭院,又不必擔心大妹回南部時您自己住一間大房子。」

她說:「妳想把房子賣了,叫我去住小房,整天把我關在屋裡沒有庭院可以活動?」想想也真是兩難!

弟弟是男生,我真該讓他們?

說起那大房子,是很多年前我和父母合買的,當時我公司有優惠貸款,額度很高(幾乎沒有上限),看到這大院子的獨棟,我們和爸媽都很喜歡,但都無法單獨負擔那房價,所以想出合買的主意來。他們倆老住一間面向遠山、陽光充足、視野寬闊的大臥房,另一間留給弟弟們假日來看他們時,要午睡休息的,我和先生、兩個兒子住在面向山壁、濕氣較重的兩間臥房。

隨著我兩個兒子日漸長大,我跟媽說:「他們假日回來午休的那間臥房先給我兒子住,孩子長大了兩個大男生擠在小臥房很可憐。」

她說:「不行,那間是你弟弟和妹妹們假日帶小孩回來要午休的,給你們睡,他們回來不能休息!」

「不是還有一間和式房可以休息嗎?」她說那不是房間,是開放空間,不能休息。她還說:「我跟妳爸現在睡的這兩間臥房,將來留給你弟弟時也要留這兩間,因為他們是男生,妳要讓他。」那又是多年前的往事了,後來我們又在附近買了一棟,搬過去住。

現在父親過世後她一人住一間大房子,還要我妹每月從南部來陪她住幾十天。

近幾年,她身體漸有不舒服,她說:「我要去看醫生,妳弟弟們要上班,你們女兒要一人陪我去,不然醫生會覺得我很可憐,老了看病沒人陪。」

醫生真的對她說:「妳真好命!每次看醫生都有不同的女兒陪。」她的笑容裡有滿滿的喜悅與得意。

她每次有事就打電話跟我說:「妳今天要開車載我去買東西,我腳不舒服。」我就要放下做到一半的事情去載她,我說:「您要我做什麼,能不能事先跟我說?讓我先做安排,不要把我一天割成好幾段,甚麼事都不能好好地做。」她見我不高興,有時候就自己去。

有一次和朋友S在外面喝咖啡,突然想起我妹今天回南部,晚餐我要負責煮給媽吃,但出門時忘了把要煮的肉類拿出來退冰,S說:「妳可以請她把東西先拿出來退冰啊!」

我說:「她沒跟我住一起,要她去我家拿,她一定又唸我時間太多,都在陪朋友聊天,浪費時間,只顧玩樂。」每一件小事,都能讓她唸到我心煩氣躁。

子欲養而親不在的心情轉折

我很想搬離與她距離這麼近的家,逃離那緊緊跟著我的責任與擔子,她的霸橫、她的無理……一直惱著我的思緒,我想放掉它,放掉追隨著我的責任,放掉不孝的惡名,因為放掉後我會很輕鬆,很自由,沒有人能再束縛我,這樣就沒有了責任,沒有了負擔。

我轉頭看見她無助的臉龐,一條條加深的皺紋,一雙日益無力的瘦腿,突然間,我覺得好像會失去她,失去了原來我深深愛著的母親,我開始心慌,開始想抓回母親的手,一雙養育我的手,我要緊緊握住她,我要好好珍惜她,儘管我對她有那麼多的抱怨!現在,我願帶著愉悅的眼神,傾聽她訴說著生活的點點滴滴,不再覺得無趣;我願傾聽著她的嘮叨,不再覺得心煩,請不要讓我帶著「子欲養而親不在」的遺憾,原來大妹早就開悟為人子女應有的責任,默默承受對母親的包容,而我這做姊姊的反而不知思索!

我是她的第一個孩子,我相信她也是最愛我的。

原來母女的親情是那麼的真,那麼善,那麼美!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