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二】回到告白的那一天

by 白爾雅

阿謙和蔓蔓兩個人一聊到「怎麼開始的?」這個話題,就開始攻防戰,不拼個兩三回合是不會罷休的,最妙的是,她們似乎到現在還沒有定論。補充一下,我認識她們的時候,已經是她們交往的第六年了!到底怎麼回事呢?原來,阿謙和蔓蔓兩個人對於當初是誰追誰這件事,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對女同志慶祝相守十週年。Photo by istolethetv
一對女同志慶祝相守十週年。Photo by istolethetv

一開始,阿謙就先聲奪人:「我們在一起的故事有好多個版本!」我很好奇,難道兩個人都沒討論過嗎?阿謙說有,「簡單來說,就是她追我」。我還沒反應過來,蔓蔓就大叫:「拜託!妳當初可不是這樣說的!」我害怕捲入她們的舌戰,拜託她們誰都好講個版本來聽聽,有點惱怒的蔓蔓就說:「那叫她說吧,我想聽聽看這次她要怎麼說。」阿謙故作害怕,作勢噤聲還擺出「小的不敢」的姿態,接著馬上就輪番轟炸我的耳朵,誰先眉目傳情、誰先狀似殷勤,我分不清楚,但是我努力收集了兩方的說法,相加除以二結果是這樣的:

兩個人在大學的時候就是一起打球的學姊和學妹,畢業後阿謙先找到工作,一年後蔓蔓也畢業了,阿謙幫忙推薦了一個工作,巧不巧就在阿謙公司的對面。每天下班兩個人都約著一起吃晚餐,聊工作、聊生活、懷念以前大學的日子,阿謙秉持著照顧學妹的宗旨,對蔓蔓噓寒問暖關心備至,兩人感情只增不減越來越曖昧。蔓蔓實在是受不了了,雖然她知道阿謙的性向在朋友圈裡一直是個謎,不管別人旁敲側擊或是單刀直入的問,阿謙都否認到底,但是,這半年來的曖昧真的很難不聯想到那邊去。於是她跟阿謙告白了。

這個告白沒有迎來兩人交往的起點,因為阿謙不置可否的模糊態度,讓兩人的曖昧又持續了將近一個月。直到阿謙要調職到別的城市,臨別前才發現自己原來根本捨不得離開蔓蔓……(等等!就是在這個點上兩人的說法出現了分歧),於是兩個人開始交往。阿謙說,她只是在「回應」一個月前蔓蔓對她的告白;而蔓蔓覺得,阿謙早就佈下追求的局,等待蔓蔓的表態,然後才決定交往。阿謙被逼急了,鬆口說「好吧好吧是我『先』追妳」,但是馬上又補一句:「可是告白的人是妳喔!」

誰被誰追,誰先告白,這類的事情有時候是打情罵俏的好題材,有時候可能也反應了許多女同志不敢出櫃、不敢面對感情的困境。阿謙跟自己打的心理戰就是這樣,因為擔心跟喜歡的女生交往就會被迫出櫃,只能扭曲著自己和對方相處,明明喜歡卻又不能表達。這個焦慮,直到蔓蔓帶著確切的感情來到才漸漸融化。

(作者為英國約克大學婦女研究中心博士)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