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只能活半天

by 阿靜

每天一張開眼睛,就是長達20小時的戒備狀態。

限制交友、外出、自主財務的自由,受暴女性如何離家!Photo by Christopher
限制交友、外出、自主財務的自由,受暴女性如何離家!Photo by Christopher

心裡想的永遠是如何避免挨罵,腦中不停地思索,思索著有什麼事物會讓他暴怒,我得要趕緊把它隱藏或快點處理,否則,我就又有吃不完的懲罰……

在親友面前,他是個人人誇獎的「好男人」,大家都稱羨我的幸福美滿。他說,為了我、也為了孩子好,一肩扛起賺錢養家的重擔,我只要留在家裡照顧小孩,專心「顧家」就好,當時我覺得幸福又甜蜜。

他擔心朋友會帶壞我,不希望我跟以前的朋友往來,每天都會翻閱我的手機通話紀錄,只要發現有跟她們聯絡,就會大吼大叫。平常我被限制待在家,他不定時會從公司打電話回家查勤,甚至透過家裡的監視器監看我的舉動,連出門買菜、倒個垃圾時都要按照規定時間內回到家。煮飯要放多少水,也要按他的要求,若是不小心多放或少放了點,一個眼神瞪向我,我只能害怕地去神桌邊罰跪,稍不順他的意,接下來就是一陣暴怒與辱罵。

漸漸地,生活開始有許多規範與限制,像一條鎖鍊緊緊捆綁著我。我的存摺、提款卡一直以來都被他扣住,家裡所有費用都是他統一分配,我要買菜時,才會給幾百元。所有費用我都需要拿收據、發票來跟他核帳,只要多一元或少一元,又會引來一陣風暴……

這幾年下來,孩子和我常常被罰站、罰跪,甚至半夜也會被叫起床訓話,整夜不得安眠。10多年的婚姻生活,我從來沒有像別人一樣,考慮過未來想做什麼,想過小孩長大會怎樣、老了以後會如何……每天我只能想著要怎樣平安過完這一天,其他我都不敢去想,那都是奢望。後來他發脾氣的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劇烈,我的痛苦也越來越加劇,想一天的恐懼太大了,於是我把一天分成兩段,每次只要感覺、計畫半天的時間,只想著下一段時間會不會被懲罰,其他完全不敢去想。

原本以為,給孩子完整的家才是對她最好的,但是直到孩子的老師告訴我,她每天在學校都一直發呆,也不跟朋友玩,只要聽到同學吵架音量大一些,就噙著眼淚一直發抖。我這才驚覺到,這些恐懼傷害的不只是我自己,於是我做了這輩子最大的決定,我身心顫抖著,拿起電話打了113,我不想再忍耐了。我決定要結束這段關係,我想要離婚。

但要離開不是想像中的簡單。某天趁他出差時,我收拾簡單衣物、身無分文帶著孩子逃出,站在馬路上看著車水馬龍的喧鬧,以及不斷閃爍的未接來電,我緊緊擁著孩子蹲在路邊嚎啕大哭……擦乾淚痕後,在社工幫忙之下躲到庇護所,不斷躲避他的追查以及家人不諒解的目光,我的身心疲憊,但是我知道我一定要撐下去。在社工的幫助之下,終於脫離他的掌控之後,我才看到海闊天空。我驚覺原來自己作為人的價值並不比他人少一分,我值得別人用正確的方式對待。

現在我和孩子已經離開這讓我們時時刻刻緊張恐懼的生活,我的寶貝變得比較快樂,交到了好朋友,功課也突飛猛進。我想,現在是可以開始規劃我的未來、我的新人生的時刻了。

延伸閱讀

(本文由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