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受暴噩夢,才知無比精彩自由

by Miss Y

倏然張開眼睛卻發現這個地方有點陌生,我感覺到冷汗從額頭上流下來。躺在床上,手臂卻呈現防禦姿態。我不安的環視四方,心跳得好快。花了一點時間才認出這是我的房間,而房間裡面只有我一人。

認清高壓控管是家庭暴力的本質之一。Photo by Gisela Giardino
認清高壓控管是家庭暴力的本質之一。Photo by Gisela Giardino

「沒事了,這是新生活了,而且是自己一個人的新生活」。

原來剛剛做了一個噩夢,在那個夢境裡,我回到了那段婚姻,像以前一樣嚇得腿軟卻跑不動、用力抗拒卻推不開,在極度恐慌下,我流著冷汗驟醒過來,花了點時間才把自己從夢境中抽離,也花了點時間坐在床上安慰嚇哭的自己。

為了結束這段不愉快的婚姻,竟用了三年。在婚前,我曾是個人人稱羨的高學歷人生勝利組,但台灣職場實在是讓年輕女性有志難伸,若有似無的職場性騷擾更是數都數不清。工作了幾年,我便倉促決定「嫁」給一個看起來老實又溫馴的人,當時的我認為,婚姻兩人共同扶持到老,或許不失為一個人生新方向。

婚後驚覺他是個高學歷媽寶,結婚不過是順應社會宗稷,順便找個人接棒照顧這位媽寶先生。婚後我要負責所有社會認為女性該做的事:煮飯打掃洗衣服,負責讓全家人開心順心,所有人的重要性順序都在我的個人需求之前,而我把自己排名到末尾,沒有了自我。這一切只是為了換取不必出去工作以及那些零用錢,也就是家庭主婦。

很快的,我也開始跟那些當家庭主婦的朋友們一樣一起沈淪。明明婚姻生活過得像地獄,但是卻硬要用物質生活假裝自己過得還行。明明被家暴,卻還要假裝沒那回事地粉飾太平。當我開始欺騙自己之後,就像止痛劑一樣,不把自己騙個徹底,怎麼熬過這不知何時天明的苦?

婚後不久,他開始不滿時動手打我。我每天都在掙扎離開的事。一來離開會被打,二來社會輿論勸合不勸離。每次我向外求救,總是被推回婚姻的火坑,要我繼續假裝天下太平。這位前夫除了肢體暴力之外,他還會一直灌輸我一個概念「我永遠都不可能比他好、離開他之後會無法自力更生」。暴力造成的害怕,從肉體滲到我的腦中,他總是一邊打,一邊「警告」我無法獨立,我竟然就因此分不出我順從加害者,是因為害怕再次被體罰?或是他好心提醒我無法自立?也許這不是被虐待,是因為我表現的不夠好才被打?

後來情況越來越糟,除了被打,還必須要跪下跟他道歉,每次我都害怕的不停發抖,暗自念著佛號,希望我佛慈悲,讓我脫離苦海。某次農曆年,我鼓起勇氣,假借一些理由躲在娘家不再回去。隔天趁他不在家,倉促的進去那間房子把我能拿的東西都帶走,只能用逃離來形容。

今天我成功離開了這段惡夢,花了三年才能夠完整客觀地陳述這段經歷。離婚後,我才發現可以過得更精彩更自由。在婚姻生活中不幸落敗為受虐的那一方不是我們女性朋友們的錯,而是這個社會風氣根本沒有兩性平權可言。在下願以己身經歷告訴大家:「女性要先獨立自主才能夠擁有合理的幸福,我們不要皈依這個社會規則,要有獨立思考批判的能力。」現在的我過得很幸福,希望大家也能夠脫離惡性循環,找到自己的幸福,共勉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