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

by Lee

從法院結婚公證處出來,兩鬢略顯斑白的新郎官陳副總摟著新娘蘇姨的腰,跟我和另一位證婚人道謝。

Blue Hour Bridges. flickr@Chris Combe CC BY 2.0
Blue Hour Bridges. flickr@Chris Combe CC BY 2.0

心儀之人竟成助手妻子

「老鄭,不不不,鄭總,還有林小姐,多謝兩位幫忙,促成我們的好事!以後一定加倍回報。」

陳副總和我握完手,轉身跟林小姐握手。蘇姨這時上前擁抱我,輕輕說了一句:「鄭總經理,感謝您!」

我拍拍蘇姨的背,內心百感交集。才短短三個月,我傾心已久的蘇姨,竟戲劇化成為我的老友兼助手、陳副總的妻子。

寒喧完,陳副總珍惜地摟著蘇姨,緩步離去。看著他們幸福的身影逐漸遠去,我的內心百味雜陳,其中當然有濃厚的祝福,卻也夾雜不少惆悵失落,還有幾絲妒意。一連串的「如果……」在我腦裡湧現:

「如果我當初不要顧忌那麼多,大膽的向蘇姨告白……」

「如果我當初沒有把老陳從中國挖角到台灣來……」

「如果我當初不要派老陳擔任副總經理、安排他坐蘇姨後面,近水樓臺……」

千百個「如果」,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一切都太遲了……

那說出口的勇氣呢?

三年前,我從老父手上接管這份家族企業,打算重新整頓。在檢視基層員工時,我對蘇心怡產生了深刻的印象,她的年紀明顯比其他基層員工大很多,但工作表現優異,經常幫同事解決工作難題,所以大家喊她「蘇姨」。細看蘇心怡的人事資料,我發現她當過多年記者,我如獲至寶,立刻把她調升到業務部公關組,要她發揮專長,充分運用以前的媒體人脈關係,讓公司曝光,提高公司形象和名聲。蘇心怡非常努力,半年下來成效顯著,有目共睹,不但提升了公司的知名度,利潤也隨之增加。第二年,我排除許多老將的異議,升蘇心怡為業務部經理,調她進大辦公室裡工作,座位就在我的辦公室前面,我們有了較頻繁的接觸。盡管我的年齡比她大好幾歲,但因她已博得我的信任,我也開始跟大家一樣稱她「蘇姨」。

從我的辦公室,可以直接看見蘇姨的辦公桌。「認真的女人最美」!每次我抬頭向門外望,總看到大辦公室裡的蘇姨不是專注的伏案工作,就是拿著電話說個不停,一下微笑、一下蹙眉。看著她這樣為公司努力,我的內心非常感動!她工作時全神貫注的認真表情和親切溫暖的服務態度,非常令我著迷!好幾次,我興起一股衝動想請她下班後跟我一起共進晚餐,可是,話到嘴邊卻總是沒有勇氣說出來。

「為什麼沒辦法開口邀約自己賞識的員工共進晚餐?我顧慮太多啦!最大的障礙是怕被對方拒絕。如果我開口邀她吃飯卻被拒絕,日後還怎麼相處?不是很尷尬嗎?而且,萬一傳到公司其他員工耳裡,我這總經理豈是很沒面子?以後還怎麼帶人?」

其實,我猜想蘇姨對我也有好感,不然她不會這麼盡心盡力為公司拼命吧!有時候我和她四目相交,她總是會深深的對我笑一下,而我,怕洩漏心裡的秘密讓她知道我在注意她,反而刻意板起一張臉,擺出老闆的嚴肅姿態。現在想來,當初真是太怯懦太多慮!我和她都是單身沒有家室,雙方互有好感,我為什麼不積極採取行動接近她、追求她?

「我一向律己甚嚴,從不主動和員工有多餘的互動,避免斐短流長,惹來閒言閒語。公司裡有員工會主動到辦公室找我,問問題,說說工作狀況,我很期盼蘇姨也能進我的辦公室跟我說話,可是,她很少這麼做,除非真的有事。她和別人不同!大部分的時候,她的表面十分冷靜,言談舉止似乎也有點高傲,但是觀察她的工作態度,充滿了熱誠。這些多樣矛盾的組合,正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愈了解她,我就愈發現她的內在實在是太豐富了!」

就在我對蘇姨愈來愈心動之際,因為業務發展的需要,因緣際會地讓我說服了在中國大陸相關企業工作的老友老陳,把他挖角過來擔任副總經理,辦公桌就在蘇姨的後面。

老陳十幾年前在台灣離婚後,去中國發展,曾經荒唐了好幾年,什麼女人都交往過。但是五、六年前他醒悟過來,厭倦在鶯鶯燕燕裡鬼混的生活,開始尋覓、等待一位真正讓他心儀的女性出現。然而,這樣的人一直沒有讓他遇到。這五、六年來,他的私生活像白紙一樣乾淨。

老陳來公司上任的第一天,我在大辦公室裡把他介紹給大家認識。那天下班時,老陳到我的辦公室,神秘兮兮地說:

「她出現了、她終於出現了!就是坐在我前面那位蘇經理。她是單身嗎?」

「你是說蘇姨,蘇心怡?她是單身沒錯,可是……她很難追噢!」

「是嗎?嗯,這樣更有意思!我追給你看。」

「哦?我……」

我想阻止他,告訴他我喜歡蘇姨,可是我終究說不出口。我怎能讓副總知道我暗戀著自己的下屬?這樣太失顏面,太不成體統,我做不出這種事。

伴隨著音樂的淚水

第二天,我注意到老陳和蘇姨有不少互動,除了討論公事,老陳也不時穿插一些幽默話語,大辦公室的氣氛顯得生氣蓬勃。中午,我埋頭批完一堆文件已經十二點多了,走出我的辦公室,穿過大辦公室時,耳裡傳來一首熟悉的西洋歌曲~惡水上的大橋,我看見蘇姨一個人趴在桌上,不禁好奇的問:「哪來的音樂呀?」

蘇姨抬起頭來,指指背後的桌子:「副總放的。」

只見副總的手機放在辦公桌上,音樂是從他的手機傳出來的。

「他人呢?」

「大概去吃飯了。」蘇姨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著。這時候,我竟然看見她的眼睛裡閃著淚光。

「妳怎麼了?」

蘇姨擦擦眼睛,很難為情的說:「沒什麼,是這首歌……」

蘇姨的感情被這首歌觸動了。

從那次事情之後,蘇姨和老陳的關係進了一大步。兩人在大辦公室裡認真工作,下班就一起離開,天天共進晚餐。老陳的工作愈來愈得心應手,好幾次我看見他反過來指正蘇姨一些較含蓄保守的想法和做法,帶領蘇姨的業績更往上提升。

「我一直以為上司和下屬應該壁壘分明,不得逾越雷池,沒想到老陳處理得這麼厲害!他跟下屬發展私人感情,不但沒有影響公事,反而讓下屬更努力、更進步!」

不久,老陳跟我說:「我這個週末要帶心怡去見老爸老媽。我們打算最近去法院公證結婚。老鄭,不不不,鄭總,屆時可要請你擔任我們的證婚人啊!心怡和我都很感謝你!」


(惡水上的大橋)

望著老陳摟著蘇姨的相依幸福身影,我想,男人在嚴峻如鋼鐵般的外表下,也要讓柔情、真愛自然的流瀉,才會有更完整瑰麗的人生吧!此刻,「惡水上的大橋(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歌詞在耳邊響起:

當你擔憂、感到渺小,當淚水充斥在你的眼裡,我將為你把它們全都抹去(When you’re weary, feeling small, When tears are in your eyes, I will dry them all.)

當黑暗來臨,週遭盡是苦痛,像惡水上的大橋,我將陪伴你(I take your part when the darkness comes. And pain is all around.)

你發光的時機來臨了,你的夢想來臨了,看,它們多燦爛啊!(Your time has come to shine. All your dreams are on their way. See how they shine.)

我的心中閃過一個疑問:究竟什麼才是男人的成功與快樂?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