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要孤獨

by 阿華

阿珍今年44歲,身材嬌小,留著一頭淺栗色捲髮,每次出門喜歡把睫毛夾翹塗上濃濃的睫毛膏,襯托那雙靈活的大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所以盡管她不多話,四周的人總跟她有些善意的互動。

什麼樣的男人註定孤獨。flickr@JD Hancock CC BY 2.0
什麼樣的男人註定孤獨。flickr@JD Hancock CC BY 2.0

職場上,阿珍認真負責,每天從早上到中午,都看見她在櫃檯親切誠懇的和顧客交談,快速俐落地為顧客服務。一過中午,阿珍跟另一位兼職員工交完班,就消失身影。很少人知道阿珍的背景和私事,最多只猜測到她大概是單親媽媽,因為她這份工作是透過社福單位協助而獲得的。

這陣子,原本總是形單影隻、默默工作的阿珍,顯得開朗愉悅起來,不但臉上的彩妝變得明亮,連笑容和說話聲也甜了很多。四周的同事跟她打趣:「阿珍,你談戀愛啦?下次要帶男朋友來給我們看喔!」

媽寶型的大男孩

幾次被問急了,阿珍垂下濃濃的睫毛笑著說:「噯喲,好啦,下次叫他請你們喝飲料嘛,別鬧我了。」

一天中午,阿珍交完班,大門走進一位20幾歲的大男孩,手上提著兩大袋裝滿飲料的袋子。阿珍迎上前去,帶著他把飲料分送給每位同事。同事們曖昧地偷瞧他們好幾眼,較熟的同事悄悄問阿珍:「就是他?你的男朋友?」

阿珍甜甜一笑,挽著男孩的手說:「嗯,他叫小迪。」

送完飲料,兩人不說一語地離開了。

在路上,小迪靦腆地說:「很尷尬耶!妳幹嘛一定要我這麼做?」

阿珍扯扯他的臂膀,語氣很倔強:「這是宣示主權,你不懂喔?我在教你啊!這樣同事們才知道我有男朋友,就不會妄想啦!」
小迪看看阿珍,眼神帶點得意。

阿珍接著說:「那……男女朋友在一起都怎麼走路呢?」

小迪望望阿珍,問:「怎麼走?」

阿珍提高分貝:「怎麼走?難道這也要我教你?你真的不知道嗎?」

阿珍抓住他的大手掌,前後甩一甩:「可以這樣走啊,手牽手。也可以摟著走噢,來,你摟我。」

大男孩沒反應。

阿珍語氣急躁起來:「吼,你是不敢還是不會呢?來,我先摟你,就這樣呀。你把手環在我的腰上。」

大男孩還是沒反應。

阿珍索性拉起大男孩的手,繞過背後放在自己的腰上。大男孩這才使力用手掌摟住阿珍的腰,把阿珍貼靠在自己身邊。

阿珍用大眼睛回望小迪一眼,甜甜一笑,頭靠在他的肩上。

阿珍從剛認識小迪不久,就發覺小迪的個性不同於一般男人。

「小迪就是這種個性,被動、懦弱,你必須很強势!你一定要明確地告訴他你的想法和希望,告訴他怎麼做,不然他不會主動說什麼話或做什麼事讓你高興。呵,年輕女孩才不願意跟這種男生交往咧!難怪25歲了,我是他的第一個女朋友。在我之前,他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

事事干預的老媽

小迪這樣被動、懦弱的個性,怎麼形成的?

「他總說是他受的教育和現在的工作讓他必須中規中矩,不敢造次。但是,我看那可不是原因,背後另有推手。」

小迪的家人已經知道小迪和阿珍交往。小迪的媽媽非常反對。

「小迪什麼話都跟他媽媽說。我們才認識不久,他媽媽就知道我們的事了。他後來一字不漏的把他媽媽的回應轉述給我聽:『你什麼女孩不交,幹嘛交一個老女人?那老女人一定不安好心,她想騙你!那老女人耍壞手段,要騙我們家的錢!』」

小迪自己怎麼想呢?

「自己怎麼想?哈,小迪從來沒有自己的想法。真的!他完全沒有主見。他只會說:『我媽說她生我、養我,不會騙我、害我。我媽說要小心,不要上別人的當被別人騙。』」

阿珍對小迪常把「我媽說……」掛在嘴上感覺很可笑。

「都幾歲的人了,一天到晚『我媽說』、『我媽說』!我的兩個兒子比他小,早就不管我說什麼啦!他們很早就學會獨立自主了。」

小迪會不會聽信媽媽的話,擔心阿珍欺騙他、貪圖他家的錢財?

「小迪這點很聰明!他知道我是真心愛他,常岀點子幫他,不可能騙他或害他。他不是笨,就是太軟弱,不敢、也不習慣說出自己真正的感覺和想法,這是從小就養成的習性。」

小迪已成年而且在外面工作好幾年,卻仍由媽媽控管經濟,媽媽保管他的存摺,每月薪水直接匯進存摺,小迪刷信用卡的帳單寄到媽媽那裡,媽媽再從存摺支付帳單費用。前幾個月有連續假日,阿珍安排了溫泉之旅,兩人首次出遠門度個小假,隔月小迪的媽媽就一筆筆檢視帳單,追問小迪細節,小迪像做了錯事理虧似的不敢吭聲,讓阿珍氣得不得了。

「他是花自己賺來的錢正當度假,又不是去吃喝嫖賭做壞事,還被他媽媽罵,罵了也不敢反抗,真沒見過這樣的事!25歲的人,行動還這樣被約束,我簡直受不了!也難怪啦,他是家中獨子,從小爸爸就忙事業和應酬,媽媽把他當成寶,投入所有的時間和心力照顧他,到現在都不放手。在她眼中,小迪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她不知道,真正讓這棵小樹沒辦法長大的是她這塊擋在上面的鐵板。」

溫泉之旅事件後,阿珍提分手,這才了解小迪對危機處理和情緒管控的應變能力異常薄弱。兩人說好一個月不聯絡、不見面,好好思考各自的未來走向,以後再看狀況可以做普通朋友。不聯絡的前三天很安寧,阿珍回味起小迪的好,覺得很珍惜這段情。第三天夜晚,小迪打破了約定,連傳好幾個Line,都是簡單的字:想妳,我要見妳。阿珍流下眼淚,沒有回他。第四天一早,小迪蓬頭垢面出現在阿珍家門口,一見阿珍出來就抖著肩膀抽泣起來,阿珍忍不住擁抱著他。原來這三天來,小迪無法正常過日子,幾乎不吃不睡,連班也沒去上。阿珍想到他的好,不忍見他因為自己而變成這樣,就和他合好了。

「他不是沒有優點和魅力。他的感覺很細膩敏銳,心地好,脾氣好,寧願委屈自己也不傷害別人,跟我以前交往的男人大不相同,這一點深深打動我的心。」

年齡上的差距、特別在生理方面,難道對他們沒有任何障礙嗎?

「噢,年齡上、特別是生理上的差距,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助力,這點很出乎我的意料!我們很享受『性』這件事。一開始因為他沒經驗,都是我在引導他,可是他很快就上手了,而且,還滿愛做的,做得很好!我想他是藉性行為宣洩生命裡被壓抑的能力和行使他的主導權。至於我,噢,和他做那件事,太讚啦!」

阿珍和小迪合好後,感情向前進了一大步。阿珍要求小迪帶她去見他的家人。

消失的男人

「我知道在我們的關係裡,我如果不積極一點採取主動,就不會有進展和希望。既然兩人相愛要在一起,我就不希望偷偷摸摸背著他的家人交往。我要他趁著元旦放假帶我去見他的家人。我跟他說:『你的媽媽見到我、跟我說過話後,說不定會改觀呀。』」

元旦那天,小迪帶阿珍去他家。他的媽媽在大門口等他們,見他們到了,笑著走來拉他們到附近的小公園散步。在小公園裡,阿珍懇求小迪的媽媽讓他們交往,也保證他們會互相照顧、扶持。小迪的媽媽不動聲色,不置可否,只淡淡的說:「這年頭,孩子要跟誰交往,哪是我這個做媽的可以干涉的?主要是看他自己呀!」

那天,小迪的媽媽請他們在小吃攤吃了米粉當午餐,吃完後說她頭痛,要兒子陪她回家休息,叫阿珍自行回去,堅持不讓阿珍進她的家門。

「他的媽媽是個見過世面的高明女人。她絲毫沒有動氣,也沒有一句惡言惡語,只是很簡單而堅決的不讓我進他們的家。我哪會不明白她的意思?這件事徹底傷了我的心!我問小迪到底要媽還是要我?這問題幾乎讓他再度崩潰。」

幾週後,小迪失去音訊,阿珍發給他的Line一直未讀沒回,打電話去也沒有人接聽。阿珍怕他發生事故,跑到他工作的地方去找他。他的長官來到會客室,告訴阿珍,小迪因故掉換職務,搬到外地去了,並語重心長地拋下一句話:「他的媽媽特別要我轉告你,請你不要再去打擾他。」長官離開會客室,留下阿珍十分錯愕地呆站在那兒……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