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女孩的飛吻

by Miss Y

開版辭:生在一個與大多數台灣人一樣的傳統家庭,過著一樣的傳統生活,直到被家暴離婚,去了海外工作。也因為這層類似回顧的關係,讓我看待原生文化時有了更多的角 度、更多的同理心。

Monster Kiss. flickr@amboo who? CC BY-SA 2.0
Monster Kiss. flickr@amboo who? CC BY-SA 2.0

在海外時,接觸到了提倡兩性平權的環境:海外已經在討論兩性解放,而台灣還大多是在討論誰對誰錯。聯想到過去住在台灣時接觸過的兩性關係,都是在討論兩性應該如何互相忍讓相處, 女性應該如何戒慎。但是在海外(已開發先進國家),所謂的兩性關係,基本上是互無控制,互相尊重的(大多數正常人皆此),當女性覺得被另一方侵占到自己最重視的私人空間時,大多時候,她們會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思考我有沒有必要為了一段關係放棄或改變自己? 是否應該改變的是對方?但是在台灣,當兩性關 係出現問題時,卻常常聽到:妳必須先自我檢討,為何妳還不夠理解男性的世界和語言?是的,台灣社會個是女依附男的社會,這種思考模式若不早日破解,定會帶給女性太多罪惡感,甚至甘受懲戒。而台灣男性也沒有比較好受,因為這社會先加諸過多壓力在男性身上,男性再回過頭來指責女性不夠扶持以及原諒一切。這是個惡性循環。

基於同理心,我開始寫作。女人不是因為能力不及人,才淪為弱勢,而是被習慣性打壓罷了。但同時我也相信,台灣社會與國際接軌的程度以及人文的彈性,是可以幫助很多女性朋友找到方法解套,並大步邁向前!讓我們相信自己,成為閃耀著獨特光輝的迷人女性,一起為兩性解放努力!

開欄文章如下

「妨礙女性發展最嚴重的,就是自我犧牲(Self-development is a higher duty than self-sacrifice.)- 伊莉莎白.凱迪.史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註)

飛吻行為背後的意義

帶了本Helen fisher的《第一性──女人的天賦正在改變世界》,我戴著墨鏡,在東南亞某個各色人種熙來攘往的度假飯店池畔,邊做日光浴邊看書。突然一幕映入眼簾,那是一位韓國媽媽帶著三個小孩,其中兩個年紀較長的在泳池內,一個看起來才兩歲的小女孩待在泳池外,不停地向池內的兩個姐姐送上飛吻。

「妳不覺得奇怪嗎?」跟我同行的G7男跟我看著同一幕。G7男來自德國。因為2014年G8工業國合力經濟制裁俄羅斯,所以工業國名稱從G8改為G7,不然他就是G8男了。

「很可愛呀,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妹的女兒今年也兩歲,她從來不會這樣(突然來了個飛吻的動作),這也是我到了亞洲之後覺得最奇怪的一件事。」G7男用英文說道(不好意思,我直譯囉)。

「你是指方式不一樣嗎?」

「應該說,這個動作是被教育出來的吧?在我們國家,每個人從小就是被教育要遵守規則、誠實和順從自己的心,討好別人不在我們的教育或規則內。」

他的這番話,突然擊中了我,畢竟我在這樣的文化裡生長了數十年,我覺得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小女孩動作,但在三分之一個地球外竟然是個奇異的動作?到底教育和環境給我們帶來多少影響?過去數十年我們到底被這個社會文化餵食了什麼?在歐洲,17世紀時已婚的英國婦女曾是供丈夫享樂的存在,現今21世紀,歷經無數次女性運動洗禮的歐美已然與過去大相逕庭,而亞洲為何還有如此多皇帝妃子思想,我們的時光暫停了嗎?

充滿騎士與公主的社會

在台灣網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兩性文章,對女性的期許:就是當個讓大家賞心悅目且不具威脅感的女性,在臣服於另一性別的前提下,如何增加自我價值及身價。對男性的期許:就是成為一個能夠成功攻下許多城池和讓許多女性傾倒的男性,掠得的資源越多,報酬也就隨之越豐盛。

講白了,這是一個女依附男的社會:一個男性讓利給女性的社會,一個充滿騎士與公主的社會。

在這個社會裡,如果一位男性願意多為女性做點事,例如家事或體諒太太的辛勞,立馬讚聲不斷。但若是鼓勵一位女性自立自強,恐怕只能落得一個「太強勢的女性沒人要」的奚落了。因為「主動讓利」的角色是誰?簡單說,給妳好處的是誰?男人還是自己?

在這個社會裡,如果男性離開女性,女性會從檢討自己的不是開始;如果女性離開男性,後果如何有時還真要看對方的度量了。但是女性朋友們,想做自己有錯嗎?這個社會是不是一直告訴妳,選擇單身風險大了點?

這公平嗎?但如果我告訴妳,索取全然的自由,就是要付出相對的義務,妳願意公平嗎?那將會是一個沒有騎士和公主的全新自由世界。工作或在家,會是女性自主的選擇 ; 如何維護一個家,會是兩性一起討論且承擔的義務 ; 想不想繼續跟這個男人走下去,會是個被尊重的選擇 ; 喜歡什麼自己買,不必用「這是我老公買給我的」來添加自己的價值。女人們,妳們的價值已經在妳們的手上了。1985年美國女運領袖伊莉莎白.凱迪.史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曾說過:「妨礙女性發展最嚴重的,就是自我犧牲(Self-development is a higher duty than self-sacrifice.)」。

這一切我們習以為常,但卻不平等的兩性關係;一個兩歲小女孩的飛吻,而她的人生才剛開始……

註:伊莉莎白.凱迪.史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生於1815年11月25日紐約約翰斯敦市,逝世於1902年10月26日。她和蘇珊.安東尼(Susan B. Anthony)在1869年成立全國婦女參政權利協會(National Woman Suffrage Association),積極推動女性擁有投票及參政權立法,深具演說與寫作長才,可說是美國第一波婦女運動爭取婦女權利的重要領導人之一。資料來源:Elizabeth Cady Stanton 自傳

(Miss Y,在亞洲工作、有著世界各國朋友的女性。期許自己成為世界平等公民,而不是受特定文化制約的人)

了解Miss Y 遭遇婚姻暴力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