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妳、定義我、定義我們

by 白爾雅

朋友圈裡面信仰T婆的也有,對性別角色嗤之以鼻的也有,跟T交往的可不一定是婆,今天是T明天為愛「變性」成婆的也不是沒聽過,情慾流動停留在哪裡誰也說不準。墨璽卻沒有這種模糊地帶,她打扮俐落帥氣、說話低沈而溫柔,有著清楚明確的T認同。跟墨璽相處是很舒服的,她有禮貌又關心朋友,需要她幫忙的時候一通電話就到,遞茶遞菸把朋友都照顧得像公主。這殷勤的舉動難道是對每個女生都放電?不是這樣的,墨璽不是單身,這些對「女生」的照顧對她來說,是T婆的基本社交禮儀,並非有所企圖。

flickr@seyed mostafa zamani CC BY 2.0
flickr@seyed mostafa zamani CC BY 2.0

真的是這樣嗎?在某一次親眼見到她把菸盒「丟」給另一位T朋友之後,我不禁懷疑起來,墨璽憨笑解釋「對待T和對待婆當然不一樣啊」,我大喊拜託別把每一個不是T的女生都當成婆!正打算跟她聊聊僵化的二分法,但是對墨璽來說,確認對方是T是婆這件事情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她才知道要怎麼跟對方相處,該用什麼樣的禮儀來對待。也不怕被所謂反對複製異性戀機制的朋友嘲笑,她舉了一個例子,「如果今天有一個婆跟我走在一起,我一定替她開門讓她先過,如果是一個T就不管她了。但是如果一個T要幫我開門,那簡直是詭異到不行,太有問題了」。

這樣子一位明確認同的T,會碰上什麼樣的另一半呢?在跟墨璽交往之前,爾芙從來沒有進入過任何一段異或同性的關係,交往十年,她覺得這樣的關係很「對」,她不吝於跟朋友分享她的戀情,也勇於反駁某些對同志不友善的言論。墨璽介紹爾芙是「女朋友」,她覺得理所當然,朋友們戲稱爾芙是大嫂,她也笑笑覺得好玩。不過,當聊到她自己的認同的時候,她覺得這個問題很困擾,她說「很好笑吧!我們竟然為了認同問題差點分手,墨璽不能接受我不想要認同任何一種什麼」。「不想認同任何一種什麼」,聽起來實在太女性主義了,本來以為接下來會有一長串振奮人心的演講,沒想到爾芙只是聳聳肩,「刻意要去定義些什麼妳不覺得很不自然嗎」?她跟墨璽的認同觀差異這麼大,怎麼辦呢?爾芙輕描淡寫,「我都跟她交往這麼久了,還要認同什麼」。

爾芙講得也沒錯,兩個人這麼相愛,定義「我是誰」真的這麼重要嗎?墨璽的T婆交往禮節在和爾芙的交往上依然行得通,她到底在焦慮什麼?墨璽的思維是另一套系統,她自己是確定的,不希望交往對象是游離的,游離的認同讓她有危機感。她認為爾芙如果對自我認同有清楚的意識和定義,就會進而對女女關係堅定。朋友們故意扯她後腿,說確認女女關係也可能被別的女生追走啊,墨璽不理會她們的調侃,她要的堅定不只是爾芙對女女關係的認同,而且是爾芙對她的一心一意,「她認同女女關係的那個女只能是我,我不會讓她被追走啦」!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