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知青的反擊:妃子休皇帝

by Miss Y

1931年8月23日的北平(現北京),發生了一件撼動京城的大事。溥儀的淑妃文繡向天津地方法院提出和溥儀離婚之訴。

中國歷史上唯一與皇帝離婚的皇妃--文繡。網路截圖
中國歷史上唯一與皇帝離婚的皇妃–文繡。網路截圖

溥儀一聽天旋地轉,已然成為遜清的末代皇帝、被迫搬離紫禁城遷至天津的他,竟然還加碼被妃子休了。

離婚原因是,由於宮中傳統文化所帶來的桎梏,以及溥儀對她的冷落,淑妃文繡漸漸地找不到生命的依託,心生以離婚一途脫離此生活的念頭。想當然爾,此事對遜清皇室及前清王公大臣、溥儀可謂是極大的震撼。當時只有皇帝處置妃子,而妃子要求以法律途徑離開皇帝,可是前所未聞!面對這古老又堅固的文化高牆,淑妃文繡堅持自己的想法,勇敢正面面對家族成員對她的公開反對和指責、媒體的大篇幅報導、不接受溥儀的律師提出的和解方案,堅決決定用自己的力量跨過這片文化的高牆藩籬,以法律一途爭取她的人身自由:向天津地方法院提出和溥儀離婚一案。

文繡離婚為爭取人身自由

整件事的經過是,有天文繡的遠房表姐夫毓璋的女兒玉芬去拜訪文繡。當玉芬得知文繡婚姻不幸、處境悲慘時,立刻坦誠地對文繡說:「現今是中華民國時代,法律上寫著男女平等,而溥儀早已被攆出皇宮,是平民一個,不是什麼『皇上』了,他也得守法,平等待人。你應該請個律師,寫狀子,控告他虐待妻子,同他離婚,另外索要撫養費。」玉芬這一席話,使文繡決意離婚,爭取人身自由權利。

經過兩個月的雙方律師簽字和談:「淑妃文繡和溥儀皇帝完全斷絕關係,溥儀必須支付五萬五千銀元作為贍養費,而文繡終身不得再嫁,雙方互不損害名譽。」

1932年離婚後,淑妃文繡改名傅玉芳,在北平一中小學教授國文自食其力。此時的玉芳非常滿意她的生活,直到她教得太好,文化水平明顯過高,才被踢爆曾是溥儀淑妃的事實。此時1933年,因為公眾壓力,她只能辭職。辭職後她為保平安,只能不停花錢消災,到最後贍養費徹底沒了,她只能做家庭手工藝以及叫賣香菸,貴族世家出身的她,此時飽嘗世間饑寒困苦。但在那個時代,誰又不是如此?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國民黨統治北平,時光因緣際會下,有人介紹了一段姻緣給玉芳,1947年兩人結婚,1953年9月18日玉芳突發性心肌梗塞病逝,享年44歲,一生無子女。在這最後的幾年,據稱玉芳有得到她身為一個女人應有的快樂,而不是在紫禁城中那般桎梏的、絕對的男尊女卑的生活。1949年1月北平政權更迭為共產黨,眾所皆知當時的共產主義是不管男女一律平等都要工作的,也有人稱,在那時男女是平權的,因為沒有誰要為誰多盡分力,每個人都要盡全力維繼生命。

末代皇妃為自己而戰,而我們做得到嗎?

玉芳和末代皇后婉容都一樣是貴族出身、高知識份子,在紫禁城裏時,他們甚至都有英文教師,對於西方文化也甚熟悉,婉容甚至還彈得一手好鋼琴。這兩位末代皇帝的女人,一個為自由拼力一搏,一個不得不順從在時代的洪流之中。傅玉芳死在相對自由的環境,婉容卻終其一生因為溥儀而生不如死。

一個清末民初的知識份子做得到為自己而戰,那現今的我們呢?每次我去北京,轉開電視就是那些時代劇,不難想像愚民政策是怎麼執行的。只要人越願意被控制,把主權交到別人手上,那真是自甘奴役,無關消極自由啊(編註:此句由來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同名書評標題)。而我們現今的網路文章呢?有多少是在告訴妳當兩性關係出現裂痕時,女性的優先選擇是放軟身段求和,否則就不配當個合格的女人?有多少是在告訴妳如何成為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孩?有多少是在告訴妳:停止反擊。妳只能接受,並且承擔吧,女孩們!

下次看到這些文章時,也許我們可以想想,1931年有一個女知青曾經這樣不顧一切的奮戰過,如果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都能做到,那2015年的今天,我們更該相信自己,不是嗎?

資料來源:文繡維基百科

(Miss Y,在亞洲工作、有著世界各國朋友的女性。期許自己成為世界平等公民,而不是受特定文化制約的人)

瀏覽Miss Y的開版辭與更多文章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