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女孩都應該學會的幾個字

by 吳淑姿

不久前,我參加了一場為跨性別者舉辦的分享座談會。三位分享者講完後,開放提問,有位聽者E(看起來中性的女跨男)舉手問問題,其中一位分享者A(看起來陽剛的女跨男)在E講了幾句話就打斷他的話,教他要怎麼做,不然會怎樣……E繼續說,A又打斷,說自己的看法,E繼續說下去……反覆幾次之後,我忍不住舉手 :「A,我的建議是,讓他將話講完,你再回答。」A不再插嘴。我聽完E講完之後,很清楚他講的問題根本不是A所認為的。

性別特質和身體無關, 和個人認同有關。Photo by chiang
性別特質和身體無關, 和個人認同有關。Photo by chiang in LGBTI PRIDE

主持人是男跨女,講話慢慢的、斯文有禮。A頻頻插嘴時,我原寄望她出聲「主持」一下,讓人家把問題講完,但完全沒動作,只好我自己來了,免得我得繼續忍受沒意義的噪音。

啊!連跨性別者也一樣如實呈現出性別特質?只要他認同是男的,而且是陽剛那端的,那些男性的特質一樣跑出來?她認同是女性,就表現出女性溫柔婉約、有修養、保持和諧的女性樣?哇哇哇!性別的特質和身體無關,和個人的認同有關,而且是社會建構而來,讓我親眼目睹這樣的場景,開啟了另外的省思,真值得。

回家後,Email信箱裏收到一篇長長的文章,來自美國作家Soraya Chemaly所撰寫的「10 Words Every Girl Should Learn(所有女孩都應該學會的幾個字)」(註)

Stop interrupting me. 不要打斷我」、「I just said that. 我剛剛才說過了」、「No explanation needed. 不需要解釋」。

太好了,不只我有這種感覺,許多女性也是有的,女性講話不被聽到,容易被打斷。

想到這幾年我聽演講時,常常注意到一些情形。講者講完後問:「有沒有問題?」聽眾裏的男性通常會舉手,但他們不是「問」問題,而是發表自己的意見或經驗,尤其講者是女性時更會這樣;女性舉手通常是問問題,針對今天這個主題,或是講者在其他地方發表的言論,一起提出來問清楚。

講者是女性的話,會等提問人講完再回答;如果是男性,提問者又是女性的話,常會打斷問話直接回答。

家裏的情形呢?舉一個例子,我同學當年在為孩子選幼稚園,有一次聚會時她先生對大家說:「我同學說XX幼稚園採用的是蒙特梭利教學,特色是什麼,多好多好……」說得口沫橫飛,同學和我轉述時說:「這些話我之前跟他說過了,他一點都沒聽進去,他同學一說,他就倒背如流。」他的男性同學說的才算,太太說的是狗屁。

我自己主持的寫作班或座談會,有時候會限制只有女性參加,常有人問:「為什麼?」我說:「希望讓女性練習在團體裏說話的習慣,如果有男性在場的話,她們比較不發言,或發言的內容會不一樣。」我自己早就知道這些情形,但好像做得還不夠。

回到 Chemaly 文章說的,清楚地印證我的經驗,如她所言:「……the interrupting and the over-talking, also happen as the result of difference in status, but gender rules. 打斷別人的談話、不採納某人的意見這類的行為模式,經常也出現在不同階級地位的情況下,但是性別的因素仍然是主因。」性別是最清楚可見的,不需要收集資料、觀察等,可以馬上反應出來。反過來說,我得主動打斷別人這種反應的慣性,自己的的發言機會要自己捍衛,本文的提醒,我要特別注意,記得在被打斷時說:「不要打斷我,讓我先說完。」

重覆問了前面才講過的話時,答:「我剛剛說過了,就不再重覆說了。」

當有人試圖幫我解釋、翻譯時,我馬上打斷他的話,說:「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不需要你幫我解釋。」

哈!太好用了。不只為自己,當有人粗暴得打斷他人說話時,我也可以出聲「建議」一下。性別偏見無所不在,性別教育和提醒,增進大家的性別敏感度也是隨時進行,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啊!

註:10 Words Every Girl Should Learn全文中文翻譯,引用自ICA文化事業學會。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